盛大上演權力的遊戲 全方位清洗“老盛大系”

肥皂劇般的人事動蕩隻是資本層鬥爭的一個縮影,正是由於大股東之間的持續惡鬥,盛大遊戲的私有化之路至今仍未走完。更令人唏噓的是,曾經那個盛大遊戲王國正在這樣的內耗中逐漸瓦解。

9

9月5日,記者接到爆料稱,自8月底“清洗”完首席運營官(COO)朱繼盛後,盛大遊戲“銀泰+世紀華通”系開始瞭對研發業務崗位,即工作室的陸續清洗。

據悉,老盛大、崇德工作室總經理蔡瑋以及去年底回歸並擔任傳奇工作室總經理的“傳奇之父”陳浩健已經離職。

記者也從多位接近盛大遊戲的知情人士處確認瞭上述爆料的真實性。

繼銀泰入局,謝斐接任CEO以來,盛大遊戲高管人事變動不斷。

8月25日,記者曾獨傢確認朱繼盛辭職離開盛大遊戲的消息。同一批離職的還有盛大遊戲副總裁崔嵬、熱血傳奇手遊制作人鄭建鑫、IP發展總監朱健等。

多位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目前“銀泰+世紀華通”所控制的管理層正在加大對“老盛大系”的清理,清理正在從高層往中層,從職能管理往業務研發方向的趨勢發展。

管理層的持續動蕩是資本層鬥爭漩渦泛起的漣漪。在銀泰系入局後,原本波折不斷的盛大遊戲私有化之路變得越發坎坷,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進一步激發。

如今,監管層對中概股回歸的態度不明,政策收緊之聲不斷,盛大遊戲未來的私有化之路前景不明。

全方位清洗“老盛大系”

資料顯示,蔡瑋曾是《傳奇世界》初代負責人、浩方在線總經理、《英雄年代2》制作人,去年底回歸盛大遊戲前,蔡瑋曾任完美世界副總裁,分管電競業務群。

爆料稱,蔡瑋回歸後牽頭的《熱血傳奇》MOBA版本在半年時間裡已經搭建瞭30餘人的研發團隊。隨著蔡瑋的離開,預計這些研發團隊人員將直接被砍掉。甚至由原副總裁朱笑靖一手創立、蔡瑋“接棒”的崇德工作室也會被“摘牌”。

除瞭蔡瑋之外,被列入“黑名單”的還有同樣在去年底回歸並擔任傳奇工作室總經理的“傳奇之父”陳浩健,以及北鬥工作室總經理舒健。

陳浩健也是“老盛大”,2011年從盛大離職後,曾擔任昆侖副總裁、北京多遊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兼CEO。

舒健則是盛大最早的研發領軍人物,盛大遊戲歷時數年自主研發並於今年6月上市的3D大型端遊《傳奇永恒》便是出自於舒健之手。

對此,記者從盛大遊戲多位知情人士處確認,蔡瑋已於9月1日離開盛大遊戲,並且“離開得很突然”。此外,陳浩健也已確認從盛大離職。

值得註意的是,陳浩健、蔡瑋曾被新任CEO謝斐列入“盛鬥士”之列。去年5月19日,盛大遊戲宣佈銀泰入局,同時,原華數傳媒副總裁謝斐也隨著銀泰入局,取代張鎣鋒成為盛大遊戲新CEO。

謝斐上任後曾明確表示:“銀泰入股並不會影響盛大遊戲現有的管理格局,董事會各方都高度認可管理層的能力和業績,後者依然具有公司經營事務的決策權。”

然而,謝斐上任一個月後,6月23日,朱笑靖離職;6月25日,元老級“盛大系”人物、CFO(首席財務官)姚立和CAO(首席行政官)張瑾就被曝當場解職。據記者確認,當時二人被解職的現場極其難堪,“二人是被強行帶出辦公室的”。甚至,連原來盛大遊戲的保安都被全部替換,升級成為“黑衣人”。

當時,朱笑靖、姚立、張瑾的離職被視為“老盛大系”遭清洗的信號。

巧合的是,隔天記者便收到盛大遊戲官方發送的《盛大遊戲蓄力二次起飛“盛鬥士”批量回歸》新聞稿。內容是,6月28日,謝斐委任譚雁峰擔任公司副總裁,負責市場傳播等工作。

“任命離職人士回歸出任高管職位,證明雖然股東背景幾經變換,但‘盛大系’在盛大遊戲的公司運作中依然發揮著中流砥柱的作用。”新聞稿中稱。

同時為瞭佐證“盛大系”依然是中流砥柱,文中還列舉瞭諸多例子,其中蔡瑋、陳浩健均是“盛鬥士”回歸的案例。曾創造《熱血傳奇手機版》的唐彥文也是案例之一。

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當時發出召回“老盛大系”的新聞稿就是希望能穩定動搖的軍心,抵消之前管理層動蕩帶來的內外部人員的負面心理,同時達到順利控制盛大遊戲的目的。但這些所謂的“盛鬥士”中,有些人擁有另外的背景——新“銀泰+世紀華通”人。

在爆料中,爆料人直指唐彥文是新“銀泰+世紀華通”人。8月25日,宣佈朱繼盛離職的內部郵件同時宣佈任命唐彥文擔任首席制作人,分管旗下的九大工作室。

知情人士告訴記者,目前“銀泰+世紀華通”所控制的管理層正在加大對“老盛大系”的清理。

商標使用權年底到期

肥皂劇般的人事動蕩隻是資本層鬥爭的一個縮影。而正是由於大股東之間的持續惡鬥,盛大遊戲的私有化之路至今仍未走完。

其實,在中概股私有化大潮中,盛大遊戲參與時間並不晚。2014年1月27日,以盛大集團、春華資本為首的財團向盛大遊戲提出非約束性私有化方案,擬以每股美國存托股6.9美元的價格完成盛大遊戲的私有化。

之所以至今未完成,一方面是因為參與私有化財團成員的不斷更迭,另一方面則是更迭之後股東之間鬥爭不斷。

記者粗略統計,自宣佈私有化以來,參與財團至今變化瞭7次。

一開始這還是一場以盛大集團為主導的私有化。但2014年11月,盛大集團對外宣佈,不再持有盛大遊戲的股份,退出瞭盛大遊戲私有化。同時,盛大集團CEO陳天橋辭去盛大遊戲董事長等職務,這場私有化開始變得撲朔迷離。

2015年6月,第六次財團變更、世紀華通通過“礫系基金”入局之後,形成瞭九大股東平臺,這九大股東又歸屬於三大派系,分別是中絨集團、世紀華通和盛大管理層。其中,寧夏億利達便是以盛大遊戲時任CEO張鎣鋒為代表的核心管理團隊控制的公司。

而今年5月,盛大遊戲管理層宣佈,寧夏億利達所持股份和投票權均已全部出售給銀泰集團旗下子公司JW HOLDINGS CAYMAN LP(下稱“JW”),這也是盛大遊戲最近的一次私有化財團變更。

截至目前,中絨集團擁有盛大遊戲股份總數的41.19%和表決權總數的46.66%。世紀華通持有43%的股權和略高於16%的投票權。銀泰集團持有9%股權及34.5%投票權。

中投顧問文化行業研究員蔡靈此前對記者分析,寧夏億利達把股權出讓給銀泰集團主要是為瞭平衡中絨集團和世紀華通的利益,加快盛大遊戲私有化進程。“因為中絨集團和世紀華通作為盛大遊戲的兩大股東,在公司私有化回歸A股過程中由於利益點不同而產生矛盾,使得盛大遊戲的私有化陷入僵局,引入銀泰集團有利於打破僵局”。

但此舉顯然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6月12日,中絨集團公告稱,已將寧夏億利達、上海鎣鋒投資及張鎣鋒訴至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中級人民法院,並申請追加JW為第三人,要求判決這筆交易無效。

6月24日上午,中絨集團質疑任命謝斐為盛大遊戲CEO這一舉動的合法性,並聲明稱,未經盛大遊戲全體投資人一致同意,任何人或所屬公司無權任命和撤換盛大遊戲高層管理人員,及變更高層的職責權限。

8月19日,中絨集團披露,在日前召開的盛大遊戲母公司股東大會上,其提出的改組董事會、委任中絨集團及其關聯方提名的三人即日起為董事等五項提案均未通過。

中絨集團稱,這是由於寧夏億利達將股權轉讓給銀泰所致,所以將繼續推進起訴事宜。

分析人士認為,世紀華通和中絨集團對於盛大遊戲的爭奪,除瞭爭誰是盛大遊戲回歸的殼資源外,更是未來盛大遊戲回歸路徑之爭。

目前,除瞭參與盛大遊戲的私有化回歸之外,世紀華通還同時主導瞭另一傢遊戲中概股中手遊的私有化回歸,另外,還收購瞭點點開曼與點點北京,其在大遊戲業上野心十足。

事實上,在此輪糾紛之前,中絨集團和世紀華通之間的矛盾已然公開。去年底,為瞭為防被中銀絨業踢出局,世紀華通還曾搬出香港高院“禁制令”,此舉導致盛大遊戲董事會延期。

此外,中絨集團還同合夥人因盛大遊戲進一步資本運作發生糾紛,這些糾紛都讓中絨集團被合夥人列入瞭法院訴狀的被告席。

據知情人士透露,如今銀泰顯然和世紀華通是一致行動人,已然掌控盛大遊戲管理層,在投票權和股權比例上稍占上風,未來戰局如何仍是一個未知數。

令人唏噓的是,曾經那個盛大遊戲王國正在“消失”,盛大遊戲公司將在今年底交出“盛大遊戲”的商標使用權。按照合同約定,盛大授權給盛大遊戲公司使用的“盛大遊戲”商標將在2016年12月31日到期。

from:國際金融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