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聖光不在 那些退役電競選手該怎麼生存

文:時光箭

有人說:電子競技的世界裡,競技黃金年齡就是17-25歲這8年,一旦過瞭那個年紀就會出現反應跟不上的問題,而且這是被無數實踐證明的規律,到瞭年紀你就要退休,賽場上有時候0.1秒就足夠決定生死。

所以很多到瞭年齡的電競選手,雖然外人眼裡他們看起來還年輕,但是事實就是這麼殘酷,沒什麼情義可講,畢竟俱樂部為要生存,為瞭要活力,不得不這樣做。

據一份數據統計介紹,電競項目與其他身體對抗的體育運動項目一樣都是吃青春飯的,甚至他們退役年齡會更早。一般來說25歲左右退役是常態。目前的國內LPL俱樂部基本都是90甚至95後隊員居多。比如今年23歲的LOL戰隊裡面的EDG廠長在電競世界裡已經是屬於高齡狀態瞭。

那麼這些年紀輕輕就退役的職業選手,退役後該怎麼謀生?我們一起來看看那些已經退役選手的經歷吧!

8

知名職業選手退役,月入過萬已經成常態

電競為什麼成為目前最火的行業,那是因為有足夠龐大的基數用戶,才能促成這個眼球經濟的發展,上億的電競粉絲們為產業鏈的逐漸成熟插上瞭騰飛的翅膀,隨後又產生瞭職業選手、解說、經紀人、教練、遊戲運營商、俱樂部、贊助商、賽事承辦方、媒體、直播平臺、賽事制作團隊等等各行各業。

縱觀現在的退役選手,有的選擇去做直播的;有選擇在俱樂部做教練,更有能力者則去管理崗位繼續發揮人生經驗的;也有選擇退出江湖的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消失在公眾視野裡。

對於那些電競選手,尤其是冠軍電競選手,隨著電競賽事的發展,電競選手更多的轉型明星化、同時由於各遊戲直播平臺之間挖人大戰,一時間使得遊戲主播的價錢炒到瞭天價,而作為萬眾矚目的電競頂尖選手,由於有著高超的遊戲技能和人氣,也成瞭遊戲直播平臺的寵兒。

他們會根據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特點,選擇不同的道路,在這裡筆者大概給他們分為幾種類型

第一種加入遊戲媒體

朝著職業解說方向轉型最為成功的選手,典型的選手有七煌的笑笑和西卡,他們從解說到如今的官方賽事解說,職業出身的專業性和自身的逗比風格深受看口味叼專網友喜愛,率真又接地氣的他們在圈內落下良好口碑的同時,自己未來的發展路線也十分清晰穩定。當他們職業性培養起來之後,未來工作的穩定至少不用太過操心,就算幾年後如果這個遊戲不火瞭,遊戲媒體也會一直存在下去,他們依舊可以順利地進行轉型,就跟當初玩魔獸和刀塔轉型過來的娃娃和米勒。

第二種半專業半商業化解說

從個人到機構,隨著龐大的粉絲的出現,整個產業鏈逐漸的每一環慢慢出現。所以說這是電競產業最好的時代。為瞭吸引人氣,各個專業遊戲直播平臺從2015年下半年以來,不惜重金競聘退役的電競職業選手,有時薪酬數額高出職業選手收入的數倍,同時這些頂尖的職業選手也做著其他副業。比如

LOL的知名解說若風不僅從遊戲直播平臺有筆收入,而且還在淘寶跟廣大商傢合作外設、零食、服裝等LOL周邊商品抽取提成。曾經有網友曝光他的三個淘寶店一個月有80萬收入,2015年解說排行榜上他的收入高達2000萬,也就是說他一年收入就有3000多萬。可以傲視許多群雄。

電競知名選手“草莓”,22歲便結束瞭在LOL的職業生涯,在退役前他的月薪僅為2萬元,退役後他通過直播解說LOL再加上跟其他廣告代言,收入已經達到年薪500萬元。

第三種成為俱樂部管理人

除瞭做直播解說外,還有的職業選手轉型做俱樂部管理,其中就有很多成功職業經理人,比如WE的SKY。白色月牙也從戰隊的靈魂角色從臺前走向瞭幕後,一個優秀的電競俱樂部,光靠著一群職業選手自然是維持不下去的;一支成功的、有底蘊的戰隊,往往都會有一群出色的管理人員來負責俱樂部的運營,曾經的在RNG EDG的中國電競第一經理人三少就是最好的證明。

9

第四種是做職業戰隊的教練

俱樂部管理人除瞭經理這個位置外,教練這個職位也成為圈內職業選手一個很不錯的發展方向。在國內比較知名有EDG的主教練阿佈、IG的MAFA,VG的homme。都是不少大局觀以及戰術思維比較出眾的選手,退役後走到教練的代表案例。隨著越來越多的新興戰隊和年輕選手加入職業圈,教練位置的需求也著實有所提升。

第五種從事電競相關遊戲行業

隨著電子競技逐漸從萌芽轉入朝陽,電競賽事的獎金也是水漲船高,現役電競選手代言,工資等其他方面的收入也使得他們財富完全可以跟中國足球運動員的收入相媲美,所以他們退役後,隻要不吃喝嫖賭抽,身上都會有一大筆錢,所以很多選手退役後都會自己去做大老板,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就是李曉峰退役後宣佈創立自己的電競裝備品牌,而且還賺瞭不少錢。

普通職業選手退役後生活趨勢低迷

教練往往是職業電競選手退役後的主要選擇,但是電子競技現實是,俱樂部並沒有那麼多的教練職位、電競俱樂部管理職位讓這些退休的選手養老,而且頂尖知名職業選手解說的收入與普通選手的收入不平衡造成行業的畸形發展,那些不太知名的職業選手來說,他們的謀生道路跟普通人來說,處於相對劣勢。比如以下例子:

10

做打工族,移動互聯網上班

《星際爭霸》選手Lee “Light” Jae-Ho ,他在職業賽場的首次亮相是在2005年,開始時他隻是業餘選手。後來被挖掘成職業選手,他在韓國著名三支電競戰隊效力過,2015年完成軍役之後打過直播,因為母親的原因,他不得不在一傢移動互聯網過著程序猿工作的生活。

搞電競,做電競與動漫的活動

2000年萬傢輝16歲,他和網上幾名共同打魔獸的朋友組瞭戰隊,一路所向披靡他曾經所在戰隊的VG最好的積分排名曾一度達到世界第九。如今退役後的萬傢輝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他白天上班,晚上就和志同道合的小夥伴商量,如何把電競業做得更好,又要維持生計,又要為興趣做牛做馬,可想而知生活的艱辛。

做老師,從事大學輔導員

周葉是一名競選手,退役後當瞭大學輔導員,專門幫助學校解決各種網絡、遊戲疑難問題,某一天他的故事被某著名段子手看中還編成小說。雖然很多電競選手知識文化水平不高,但是他們那種電競精神、還有遊戲技術都激勵著一代又一代孩子進軍遊戲相關行業。

開店鋪,做電競行業相關行業

許多運動員都會在退役之後選擇投入到電競相關行業的工作中,因為對於做過電競選手的人來說,他們使用的設備、鼠標、鍵盤、顯示器、鼠標墊的評測比一般普通人的評測更加有說服人,畢竟人傢是打過職業的選手。就好像開過F1的人,肯定會知道什麼樣的車子最好開。

電競退役選手生存終歸要靠政策、行業扶持

我們都知道體育運動員退役後,都會有相關政策扶持,2003年電子競技成為中國體育總局承認的正式體育項目,但是相關政策的扶持並沒有普及到電競退役選手上。

但現在有個好消息,9月30日教育部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發佈《關於做好2017年高等職業學校擬招生專業申報工作的通知》,公佈瞭13個增補專業,其中包括“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專業代碼670411,屬於教育與體育大類下的體育類。這意味著未來“電競”將成為正式教育的其中一部分。標志著湖南成為我國首個正式將電子競技納入高校專業的省份。同時也意味著越來越多的教師、教授崗位更多向退役的職業選手招手。

莫泊桑曾經說過:幸福的故事都同是一個套路,不幸福的故事都有自己不同的遭遇,沒有打出名堂電競選手退役基本上都有著不同的原因:比如俱樂部戰績不佳、內部矛盾、身體身體狀態不佳、粉絲及輿論壓力。

“人如果沒有夢想,那和咸魚有什麼區別”。很多玩傢都有一個對於電競的夢想。電競看著很容易但實際不容易。這就好像踢球的孩子有成千上萬,但是可以踢進中超的球員就是幾百個,電競也如此,還更加殘酷。據一份數據統計目前在中國打職業電競註冊選手,也就是幾百個,這裡還包括瞭那些退役的選手。

在這裡筆者想對那些業界大佬們說一句,你們把如此巨大的電競市場搭建起來,那就要去考慮一下選手們的未來吧。不能讓年輕選手的青春當做你們的搖錢樹,青春逝去不再復有,如果退役選手普遍都找不到謀生的出路,那麼電競行業離死亡就不遠瞭,畢竟沒有一位傢長願意讓孩子瀟灑幾年美好時光而失去一輩子的幸福,所以有關部門還有業界大佬要建立起一套完整的產業體系,為選手們退役基本生活提供最基本的保障,這也是實現電競職業化正規化的關鍵一步!

那麼,一個健康的電競行業應該是怎樣的呢?

首先,讓現役選手繼續文化教育,畢竟打職業選手一般都是學習不太好,高中就不讀書的孩子,他們的退役後在跟飽讀書經的孩子來說找工作處於相對劣勢,俱樂部有義務給他們提供文化、相關生存技巧的培訓。

其次,電競熱度持續高漲,越來越多的人發出電競申奧的呼聲,讓電競成為奧運會的項目,雖然這個可能性不大,但至少在社會層面上認何打遊戲的行業,畢竟360行行行出狀元。這樣才可以讓電競行業更規范化和標準化。

最後,成立成熟的聯賽,雖然現在國內電競比賽,比如像LPL已經很成熟已經舉辦瞭多年,但是在跟中國三大球、還有其他體育項目相比,粉絲受眾還是局限在網絡上以及90後這些群體,怎麼擴充影響力,以及持續打造聯賽,需要行業大佬們持續宣傳以及投錢。至少保證電競職業聯賽的知名度、人氣在社會普及化。

猶記得若風在直播中說過:“我也有夢想,說來你們可能不信,但並不是“奪冠”才必須是我的夢想。”越來愈多的觀眾獲得展商的重視又投入越來愈多的資金,越來越規范化的賽制,越來越高強度的競爭,視線和名氣空前投放在電競遊戲每個,對於選手來說,它不再是項娛樂,而越多的傾向於一份工作。

打職業就是這樣,無論是現役職業電競選手還是退役職業選手,當人生的煙花升起的時刻,那個曾屬於自己的青春時代不會隨年華逝去,而隻會在年華的飄零中常常記起,當年的我,激情彭放,誰與爭鋒?

from:騰訊遊戲頻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