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品才是“老板”:創業者要做到產品為核心

很多人錯誤的理解瞭創業。他們隻看到瞭老板的權力,而忽略瞭老板肩負的責任。而要想做一個成功的創業者,那些權力必須要用在對產品負責上。

換言之,創業者還是員工的時候是對老板負責;直到自己當瞭老板才知道,自己還必須要對產品負責。我們對堅持必須要對產品才有用。如果理解到這一點,會不會對老板的工作多一些理解?

3

1、為什麼要把產品當成老板?

其實,打工的時候我們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即老板一直都在對產品負責。當老板批評你的設計色調偏離、程序過於復雜缺乏延展性、銷售方法不對時,並非老板隨心所欲的在批評你,而是在替產品說話。

但是很多創業者卻忽略瞭這一點。他們並不知道產品到底怎樣,隻是按照自己的喜好來要求團隊跟上。這樣會出現以下問題:

首先,產品的概念會越來越模糊。大傢都不知道產品到底應該是什麼樣,轉而去琢磨老板到底喜歡什麼。這會偏離最初的初心:所有關於產品的決策由老板決定,既增加瞭老板的負擔(雖然也顯示瞭權力),也讓專業人士沒有用武之地。

其次,大傢缺乏瞭討論的統一基礎。舉例來看:如果讓大傢發明一個更適合北方人冬天使用的保溫杯,大傢都可以各抒己見,提出意見。但是如果讓大傢想想老板會喜歡怎樣的保溫杯,恐怕在沒有雜音的同時,大傢也沒有什麼創造力瞭。

最後,整體效率變得低下。把產品當成老板,整個團隊都是從初心開始,直奔產品的目的地,由於目標明確,整個路徑每個人都可以提出改進意見,讓產品變得更好;如果一切聽老板的,那麼大傢在做產品時首先要服從老板的意志,說服老板再做產品,然後出瞭問題也無法找出責任人(因為老板首肯瞭),整體的溝通效率也會大幅下降。

把產品當成老板,就意味著我們自己的身份有發號施令者,變成瞭產品的傳令官:沒錯,你確實說瞭算,但是你是在替產品說話,自己個人喜好也要放到一邊。

這一點,喬佈斯給我們做出瞭最好的榜樣。在《喬佈斯傳》中,他說:

如果誰把什麼事搞砸瞭,我會當面跟他說。誠實是我的責任。我知道我在說什麼,而且事實總是證明我是對的。……我們相互間誠實到殘酷的地步,任何人都可以告訴我,他們認為我就是一堆狗屎,我也可以這樣說他們。我們有過一些激烈的爭吵,互相吼叫,那是我最美好的記憶。我在大庭廣眾之下說“羅恩,那個商店看起來像坨屎”的時候沒什麼不良感覺。或者我會說“上帝,我們真他媽把這個工藝搞砸瞭”,就當著負責人的面。這就是我們的規矩:你就得超級誠實。

在喬佈斯看來,這些誠實和坦率代表著尚未誕生的偉大的產品。喬佈斯不是有意要羞辱別人,而是這些人辜負瞭偉大的產品。他必須得替產品說話,因為他是偉大產品的孕育者和監護人。

如果你不把產品當成老板,你怎麼能去傾聽產品的聲音?如果你以為你總是對的,那麼產品自身的問題怎麼解決?

2、為瞭產品專制,為瞭產品妥協

同樣以喬佈斯為例。在創意不斷的蘋果,每一天都會有設計者向喬佈斯展示關於新產品和在現有產品上加入新特征的創意,而他的回答幾乎都是拒絕。“我為那些我們沒有去做的產品感到驕傲,正如同我為那些我們做出來的產品感到驕傲一樣。”喬佈斯在 2004年接受采訪時說。

喬佈斯一度被認為是獨裁和專制的。這從媒體的描述中就可以看出來。他去掉瞭iPod Shuffle的屏幕,把iPhone屏幕換成玻璃的,他去掉瞭光盤,去掉瞭軟盤,專制的程度超過瞭很多普通人理解的范圍。iPhone早期想推出白色版本,由於樣機效果很差,產品數次跳票,兩年後才推出來。

但是,我們也看到瞭更多的妥協:

iPhone最開始並沒有開應用商店的打算,但董事會的一名董事10餘次打電話給喬佈斯,最終推動瞭軟件商店的誕生。

再比如,蘋果在開發iPad時,準備采用英特爾的芯片。但iPod之父托尼·法德爾堅決反對,他堅信蘋果此前一直使用的ARM芯片更適合。“我怕瞭你瞭。”喬佈斯最後終於妥協瞭。

這也是“以產品為老板”所必須具備的一種素質。即:為瞭偉大的產品絕不妥協的能力;以及為瞭偉大的產品,可以對自己的意願妥協。

要做偉大的產品,就必須有充分的思考。也就意味著有不斷的創意和不斷的否定。這要求每個人都有說不的能力。這種說不,不是為瞭反對而反對,而是要有更多想法,能夠提出更好創意。喬佈斯是產品的監護人,但他隻是阻止糟糕的產品,從未阻礙更優秀的創新。

所有人的“老板”是“新產品”——企業傢隻是“未來產品”的首席雇員和第一責任人。

因為企業的核心是產品,企業傢是第一責任人,每個高管都是直接責任人,任何人都沒有逃避責任的借口。因此,組織流程也就變得格外簡單。

小結:

讓產品成為真正的老板,這事殊為不易。因為原本按照自己喜好就能裁決的事,現在必須得用產品來衡量,而產品的衡量標準是目標用戶和已經敲定的願景。自己由老板變成瞭裁判,掌控力必須來源於對產品準確度的把握,這又要求創業者自己成為整個公司裡思考最多、對產品理解最透徹、切實能夠帶領團隊向前的leader,而且還必須建立完整的激勵標準和評價體系,這些看不見成績的幕後工作,才是創業者的價值所在。

最終,隻有創業者捍衛瞭“產品的最終形態”,產品才能超越任何消費者的預期,受到追捧。最終產品才會帶領企業走出埃及,到達流著奶與蜜的應許之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