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行者”陳天橋:10億美元攀登腦科學高峰

投資哪項業務有“錢途”?陳天橋的選擇是金融行業。今年4月和6月,盛大先後斥巨資入股美國最大資產管理公司之一的美盛(Legg  Mason),以及美國最大的網貸平臺Lending Club,並成為兩者的單一最大股東。

3

在很多人看來,金融和盛大起傢的互聯網娛樂產業完全不沾邊。但陳天橋卻認為,兩者對經驗和能力的要求完全一致。因為,金融和娛樂在本質上都是數字化產業,講白瞭都是0和1,兩者都依賴於後臺系統的建設、運營和客戶服務。

如果僅僅是經驗和能力匹配,還不是盛大選擇金融業的理由。一個明顯的趨勢是,全球已經迎來瞭降息浪潮,貨幣供給越來越多,而收益率高的好項目越來越少,國內熱議的“資產荒”就是這麼一種現象,這對資產管理機構是挑戰更是機遇。

到目前為止,中國的資產管理行業還處在一個相對早期的狀態。比如興盛一時的互聯網金融,因為亂象頻出已經進入嚴厲的規范整頓階段。盛大的想法是,通過投資美盛和Lending Club,把國外資產管理行業的一整套邏輯、理念、人才帶到中國來。比如Lending Club所處的網貸行業,在國內經常和非法集資掛鉤,而在國外這個機構每年的交易額卻有翻倍的增長。

“盛大的出發點,一是金融產品的創新,二是邁向全球化。”陳天橋說。人民幣正在成為全球的主流貨幣,境外人民幣的存量也越來越大。盡管因為種種因素中國金融開放的步伐有所放緩,但人民幣自由兌換仍是中國金融改革的長遠目標。

在每種貨幣走向全球的過程中,都會催生一批世界級的資產管理公司。陳天橋和盛大定下的目標是,做華人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之一。他透露,除瞭在美國佈局,盛大也在和國內的大型資產管理公司探討收購的可能性,並且積極申請國內的資產管理牌照。

依靠人口紅利和模式創新的時代過去瞭

盡管淡出互聯網江湖已有時日,但和陳天橋聊天,仍然免不瞭談到互聯網行業——現在受到熱捧的智能電視盒子和客廳娛樂,盛大早在2005年就提出並付出實踐瞭。很少人懷疑陳天橋的戰略判斷力,包括他的合作者、對手以及離開盛大的人。

其實,說盛大完全淡出互聯網行業也不準確。2012年以後,盛大將集團已經成熟、且現金流很好的部分如盛大遊戲、盛大文學出售瞭,但將那些符合移動互聯網方向的新產品拿出來,成立瞭一個叫做“掌門科技”的新品牌獨立運營。

最近,“掌門科技”旗下的連尚網絡宣稱,其開發的Wifi萬能鑰匙,全球總用戶已超過9億,成為國內最大的移動互聯網工具軟件之一。而連尚網絡完成新一輪融資後,估值預計達到30億美元,幾乎和退市時的盛大相當。

盡管在悄然之間,又創造瞭一個新的盛大,但陳天橋認為,互聯網行業的核心是技術創新:“從盛大代理韓國的遊戲算起,中國互聯網企業依靠人口紅利和巨大市場的優勢,通過簡單的商業模式創新取得快速發展,這條路已經走瞭十幾年瞭。”

按照陳天橋的觀察,模式創新的路以後會越走越窄,互聯網金融在國內的挫敗就是案例之一。“以往中國互聯網企業總是學習美國的模式,但在互聯網金融這件事上終於抄錯瞭。因為美國金融業有強大的征信系統,而中國沒有這樣的生態環境。這可以促使大傢反省,什麼是真正的創新。”

一些變化已經開始發生。凱鵬華盈中國基金主管合夥人周煒說,以前中國的互聯網企業普遍是Copy to China,但現在越來越多是Copy From China。像人工智能、機器人這些領域,在應用層面中國有可能做到世界領先。

也許,正是因為對真正的創新的癡迷,讓陳天橋選擇瞭去投資腦科學研究。雖然這看起來,是一項國傢才能承擔的任務,但陳天橋仍然覺得可以一試。

縱觀歷史,很多改變人類的科技創新,都是在哈佛、斯坦福這樣的私立大學完成的。在內心裡,陳天橋的終極目標,就是投資或者創建一所真正做腦科學研究的學院。

在討論實施這個項目時,陳天橋的下屬開玩笑說,是不是可以策劃一個“王者歸來”的概念,但遭到陳本人否決。

的確,對於中國的創新創業來說,無論在前臺還是潛行,陳天橋一直未曾離開過。

from:新華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