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鼎盛一時的開心網 如今卻黯然離場

1

日前,一則開心網母公司開心人信息最終作價10億賣身上市公司賽為智能的消息刷爆瞭各類信息網站。曾經創下用戶增長率高達500%的輝煌,推出“搶車位”“偷菜”等遊戲而刷爆網絡的開心網,就以這樣的方式結束瞭其在創始人程炳皓手上的輝煌生涯。

作為曾經鼎盛一時的社交網站,開心網的黯然離場折射出的是國內社交類網站生存的艱辛與困頓,但是互聯網的大環境就是這樣,隻聞新人笑,不見舊人哭,陌陌赴美上市,開心網作價出售,人人網被迫轉型,微信卻依舊笑傲群雄,一騎絕塵。這不得不引人深思,國內的社交網站到底在一片怎樣的戰場廝殺著,在光鮮背後是怎樣的暗流湧動。而開心網和人人網到底是怎麼在軍備競賽中雙雙被淘汰出局的?

1、上市乏力,加速衰敗

開心網創立一年時估值便超過1億美元。據當時報道,2010年,開心網年收入3億元,同時開始盈利,開心網創始人程炳皓喊出瞭“一定要上市”的口號。但是事實是直到今日,開心網的上市美夢也沒實現。開心網創始人程炳皓認為上市雖是一把雙刃劍,但上市後可以獲得更多的資源去拓展,而開心網一開始不急於上市,等準備上市時,用戶活躍度下滑,被券商建議暫停上市。

彼時的開心網顯然在這一步走錯瞭,而其最大競爭對手人人網卻加速上市。對企業來說,上市確實能夠獲得更多的資源,其中最為重要的便是融資渠道比非上市公司通暢。換句話說,企業來錢更為容易。誠如現在轉型金融服務的人人網一樣,其也在社交網站的競賽中敗下陣來,但是卻遠不如開心網倒得徹底。

說到底,無非是上市可以為開心網之後的路爭取更多時間和機會,但是並不是決定開心網生死的問題。屢次上市失敗,並最終分拆VIE結構隻能說明開心網並不具備上市能力。其從2010年開始訪問量迅速下降,人均網站駐留時間則從最高時的40分鐘下降到不足十分鐘,谷歌發佈的全球網站TOP1000排行榜,開心網2010 年6月的全球排名是第107位,而一年後,卻下跌到235位。用戶流失嚴重的開心網逐漸無人問津,被用戶拋棄的社交網站還能被投資方寶貝多久,自然不用說。

2、想在BAT手上搶流量?難瞭點

在當今互聯網的環境中,BAT握有接近90%的用戶流量。而做社交發跡的開心網,無論如何規避都不可避免的會與三巨頭發生用戶爭搶。微信微博強勢崛起的時候,開心網正忙著和人人網互撕,連競爭對手都沒看清的兩傢公司都被遠遠的甩在瞭後面。盡管程炳皓在其自述中並不認為是微博和微信擊敗瞭開心網。但是不能否認,2011年真假開心網之爭,微博正式更名,讓整個社交網站領域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

當開心網意識到自己已經不再被用戶瀏覽使用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其在一開始就不曾將微博微信等社交平臺作為競爭對手,是其對行業發展和競爭對手的把握不準的表現。在遭到微博擠壓時開心網沒能好好及時應對,而陷入瞭陳一舟的軍備競賽,鎖定瞭錯誤的競爭對手,浪費瞭大量的資源和時間。

3、誰能活著,市場說瞭算!

在快速更迭的互聯網發展中,從來不都少火爆一時又快速隕落的產品。開心網,人人網,貓撲等都曾曇花一現。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後,社區、貼吧疲態明顯,受到的沖擊更大。如2012年12月,創辦15年的網易社區宣佈停止服務。而百度貼吧也因為魏澤西事件鮮有人問津。

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陌陌等一系列社交平臺獲得瞭新的發展,知乎等社區也迎來春天。這無疑不在說明一點,時代的加速發展,促進瞭社交平臺的更迭。隻有抓住核心功能的產品才能活下去。陌陌的社交屬性讓它規避和微博、微信的競爭關系。而知乎利用社區屬性也很好的劃出瞭自己的范圍。從而將流量競爭降至最低。

但是盡管如此,社交屬性的平臺,社區,網站都存在商業化模式不清晰,變現能力弱的問題。擺在這些網站面前的問題,同樣艱巨。想要做到像騰訊一樣,將流量大面積變現談何容易。

而其他的帶有社交屬性的網站和平臺則近乎茍延殘喘。

4、熟人無力盤活產品,剛需才能帶來效益

誠如程炳皓自己所言,偷菜停車,也有生命周期,而且這不是剛需。社交遊戲,和傳統遊戲看起來有很大不同,樂趣的核心點在“社交”,其實應該稱作“遊戲社交”可能更合適。專註社交的開心網,並沒有完全走清楚這條路,這也導致瞭程炳皓自己在今日選擇抽身出來,因為包括這個創始人自己都沒辦法看清和相信這條道路。

與遊戲相比,他們註重社交,那麼遊戲體驗自然不能強於社交體驗。無法做到專業的遊戲體驗和升級,而社交屬性也在這個過程中逐步被淡化,因為用戶既無法完成社交體驗,也沒有遊戲刺激。審美疲勞,讓開心網的缺點徹底暴露出來。開心網始終停留在這個地方,無法再進一步。

而以通訊為基本功能的微信經久不衰的原因就是抓緊瞭剛需兩個字。用戶黏性非常強,微博亦然。而開心則不具備這樣的屬性,主打的熟人社交是不具備黏性的。即使是已經在美上市的陌陌也在積極發展直播等多種增加用戶黏性的手段。如果不能找到剛需所在,而繼續依靠約炮神器來發展的話,其前途也讓人堪憂。

開心網倒下瞭,從飛速發展,到無人問津,顯得悲壯更悲哀。那些還在社交紅海掙紮的各類公司,依舊還在這個資本寒冬瑟瑟發抖。捧紅這些網站的是互聯網,而選擇淘汰它們的也是互聯網,隻有選擇出正確發展的道路,才能在這片紅海中脫穎而出。頭文字D裡高橋涼介曾有一段著名臺詞,有時候一個決定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一生,做人如是,飆車如是。而做社交網站,亦是。

from:藍鯨TM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