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異類開發者”:3年隻賺到4500元

【Gamelook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Gamelook報道/2013年開始,隨著移動遊戲行業的井噴,不少人都開始投身手遊大軍,甚至不少人都自主創業成立瞭手遊團隊。但是現在來看,相比於市場的爆發,小團隊的生存狀況卻不容樂觀。根據此前的一份調查數據,日本地區23%的獨立遊戲開發者,每個月收入不到1萬日元。其中也有一些團隊創業多年一分錢沒賺到,反而欠瞭一屁股債。

s9

cleanings的兩位開發者

這裡gamelook也找到一個名為cleanings底層的開發團隊,進入移動遊戲領域3年來,公開發瞭13款遊戲,但是累計隻獲得瞭7萬日元的收入(約合4500元),甚至連撿垃圾2個月的收入都超過瞭這個數字。對於這樣的說法,這個開發團隊卻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為此,不少日本的媒體給予這個團隊的評價是移動遊戲行業中的“異類”。

cleanings旗下一款叫《相撲與鵜鶘》的遊戲

“異類開發團隊”:3年隻賺到4500元 還不如撿垃圾

事實上,根據日媒的相關報道,cleanings並不能算是一個完整的獨立遊戲團隊。整個團隊由2名開發者構成,從這點上來看似乎沒有什麼奇怪,但是這兩個人其實是正經的上班族,由於公司裡明文規定禁止發展副業,所以不管是開發或者是發行遊戲,都是以匿名的形式進行的。

其中一位開發者在接受采訪的時候也曾表示,因為公司的規定,一旦被發現(開發手遊),就會立即被開除,所以更多的時候都是在職工食堂,偷偷摸摸的商量遊戲的企劃。甚至出席公開活動也是以頭戴面具的方式出現。

根據其中其官方博客中的連載,這個團隊其實並不以在遊戲行業賺錢為首要目的。之所以會開發手遊,最初的目的其實是用來發泄壓力。因為對於這兩位開發者來說,自己本身是“愛開玩笑的人(ふざけた人間)”,但是在公司裡卻要“扮演”“認真的職員(マジメな會社員)”,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壓力,讓他們產生瞭“冒險”的打算。加之那段時間手遊十分流行,所以就想著不如嘗試著做手遊吧。因為隻是嘗試,所以即使不賺錢也沒關系。

s7

截止今年5月份cleanings旗下各款遊戲的下載和收入

於是乎,兩個開發者就走上瞭手遊開發的“不歸路”。在這3年的時間裡,他們一共在移動遊戲平臺上推出瞭13款遊戲,而且他們所有的產品都沒有內購項目,可以說收入完全依靠廣告。根據其博客上的數據,截止今年5月,這些遊戲加起來的下載量僅21176次,累計的收益金額也隻有7萬日元(約合4515元)。如果按照工時進行計算的話,每小時的工資隻有14.5日元的樣子。

事實上,這個數據相較一年之前已經有所改觀。當時,他們的11款遊戲,下載量為6948次,累計收益僅12962日元。雖然我們很難詳細描述14.5日元在日本到底能做些什麼,但我們姑且可以給一個參考數據,在日本剛進入遊戲行業的實習生的平均工資大概在12萬日元左右,按照每個月22天,每天10個小時的工作時間進行計算,每小時的工資在545日元。甚至在日本撿空瓶子,每小時都能賺200日元左右。想到這裡,甚至這兩位開發者現在還在慶幸,還好當年沒有辭職一門心思做手遊,不然走錯一步的話,現在的狀態絕對是露宿街頭的。

“異類開發者”的反思:究竟做錯瞭什麼

特別奇葩的一點是,雖然兩位開發者都是做智能機的原生遊戲,但是其中一位開發者竟然沒有智能設備,至今還在用很久之前買的一臺功能機。甚至這傢夥到現在還經常因為功能機上面那些300日元月費的遊戲的停運而唏噓不已。而另一位開發者則是沉迷於《智龍迷城》,還曾近因為這款遊戲,停更博客長達半年之久,可以說是任性的2人組。

對於為什麼遊戲的收益普遍不如人意,其在博客上也是表示首先是遊戲題材的問題,對於cleanings來說,基本上所有遊戲中的主角都是相撲選手。對此,開發者也是解釋道,相撲這樣的赤裸著的運動看上去也會比較有意思吧。而事實上這一靈感的來源其實是一次在車站等車時看到有相撲隊的廣告,自己與廣告中巨大反差也讓其萌生瞭做這一題材遊戲的想法,甚至是一條道走到黑。而也正由於這樣不撞南墻不回頭的策略讓旗下遊戲的成績一直上不去。

x

基本上cleanings的每款遊戲的主題都是相撲

其次是用戶屬性的不明確。首先,cleanings的主要用戶其實是以40~50歲的大叔。但是在推送廣告的時候卻推送瞭一些占卜類的應用程序,兩者在用戶屬性上巨大的差異也直接導致瞭廣告收益不盡如人意。不僅是在線上廣告,線下周邊的銷售也可以說跑偏瞭。比如之後推出的遊戲《極限短發》的實體周邊,一款印有遊戲圖案的手袋。但是對於更多的玩傢來說,這樣的手提袋根本不可能帶上街,所以基本上沒有任何的使用價值。

最後是受限於他們在現實中的工作,兩位開發者一般隻能在午飯時間討論遊戲的開發,甚至到現在依舊是如此。在他們看來,這樣做也是非常不靠譜的,沒有詳盡的思考隻是憑自己喜好做出來的東西,能獲得成功反而就奇怪瞭。加之日本遊戲市場更為崇尚於制作人,受到公司限制不得不隱藏真面目的他們也很難通過打出自己的名氣來提升遊戲的成績。

但即使如此,cleanings都沒有放棄,如此“真愛”也叫人不得不佩服佩服。不過這兩個“異類”自己也都說瞭,想要靠手遊發傢致富的人千萬不要學他們那樣。對於他們來說,賺不賺得到錢是後話,但cleanings既然把做出來的東西放到應用商店上,那自然是希望獲得更多人的承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