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制作人席德·梅爾:要不斷嘗試新想法

作為知名模擬遊戲《文明》系列的開創者,席德·梅爾玩《文明》的水平隻是“一般”。當他承認這件事的時候,並不是故作謙遜,而是想闡明一下自己玩遊戲的風格。

“要玩好《文明》,你必須找出並利用遊戲中的弱點,” 梅爾說,“我不會做那種事。在玩遊戲的時候,我會遵循設定好的規則,扮演特定角色……其它玩傢可能會說,‘哦,我發現戰車的能力超強,因此,我要造出一大堆的戰車。我的競爭心不強,因此,我不能說自己玩的很好。”

最近,《文明6》即將發佈之際,席德·梅爾接受Ars Technica網站采訪,談到《文明》系列開發的一些事情。

22

《文明1》

從《文明1》以來,這個系列經歷瞭許多變革。在梅爾的心中,《文明1》占據瞭一個特別的位置。“我與它一起度過瞭一年半的時間。基本上,那部遊戲是我與Bruce Shelly 兩個人做出來的。至於其它的《文明》遊戲,我會偶爾參與其中,然後就去做其它事情瞭。”

在接下來的《文明》遊戲中,梅爾擔任瞭指導,向開發人員提供歷史知識、建議和支持。“設計師們的自尊心都很強,很容易受傷。制作遊戲的過程會充滿痛苦。我的部分任務是鼓勵他們。如果某個想法不行,再試試其他的想法。”

因此,梅爾並不去做微管理。他不在意新遊戲的純粹性或者傳承,“我發現,最好的做法是放開手,讓他們嘗試新想法……設計師們理解《文明》的核心部分。他們是遊戲的粉絲,因此,他們不會把《文明》變成第一人稱的射擊遊戲。我的工作不是去否定他們的想法,而是告訴他們那些想法是合適的。最終,隻有試過某些東西,你才知道它是否真的合適。”

作為一款模擬人類社會的遊戲,《文明》系列必然涉及到政治問題。梅爾說,多年的遊戲設計讓他更加理解現實政治瞭。“批評政治傢、領導者、你的老板,或者某個處於領導職位的人,那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我認為,《文明》會讓你發現,政治並非想象的那麼容易。一切都是交換。你在某個地方取得瞭成功,卻要在另一個地方付出代價。”

23

《文明6》

不過,由於遊戲強調趣味性,並以玩傢為主題,它不會宣揚什麼政治觀點。唯一的例外是《文明1》。“我比較驕傲的是,《文明1》涉及到瞭全球變暖問題。當時,那是非常超前的想法,” 梅爾回憶說,“它是遊戲機制的一部分。回顧《文明1》是件有趣的事情。不過,總的來說,它裡面的許多話題都已經過時瞭……”

另外,雖然《文明》系列展現瞭歷史事件,但是,遊戲首先強調的仍是趣味性。“我們內部有個玩笑,‘研究總在遊戲開發完成後,’” 他說,“在制作遊戲的過程中,我們會使用一些人們熟悉的歷史事件。然後,要證實某件事情時,我們才會回頭去翻歷史書,找找真實的事件。我們會給你一些基本的要素,但不會重現歷史。一個事件總會存在許多變數,因此,遊戲才可有重玩的價值。”

最後,梅爾談到瞭遊戲的創新。“25年前,我們的優勢是,幾乎一切事情都是新的、沒人做過的。如今,一切事情都有人做過。但是,我仍然樂於尋求新主意。我曾提到一個恐龍遊戲。那是我一直想要做的,但從未搞清楚如何去做,因此,有些想法還是讓我很感興趣。”

from:moddb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