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借遊戲 足球在美國找到瞭自己的立足點

對於生長在紐約市一個多米尼加裔傢庭的孩子凱文·加西亞來說,最主要的體育運動有兩項。“作為佈朗克斯區長大的拉丁裔孩子,我玩過的運動項目是籃球和棒球,”現住德州的加西亞說。小的時候,足球幾乎沒有吸引到他。他還記得,2010年世界杯期間,他跟來自歐洲的顧問們一起為運動營工作,自己還暗忖,這足球究竟有什麼可興奮的。作為一名籃球迷,他更關心的是勒佈朗進不進尼克斯隊。

如今,加西亞每天都要把他鐘愛的安東尼奧·孔蒂以及其掛帥的切爾西俱樂部掛在嘴上,每天談論切爾西能不能奪冠。

到底發生瞭什麼?加西亞,這個佈朗克斯男孩、從小就粉紐約尼克斯籃球隊和揚基棒球隊的他,怎麼忽然間開始愛上足球這項美好的運動?答案非常簡單。“老實說,都要感謝《FIFA》遊戲,”他談到瞭這個長壽的電遊系列,最新一個版本於上周二發佈。“沒有這個遊戲,我根本不會瞭解足球,也不會培養起對它的熱愛。”他說。

26

在大學裡,朋友將這款遊戲介紹給加西亞後,他開始欣賞足球所代表的體育精神,同NBA的高分比賽和美式橄欖球賽NFL的走走停停相比,足球具有獨特之處。“我發現自己愛上瞭那種簡潔的傳球,還有,兩隊連續對抗90分鐘卻一個球都沒進的狀況。在足球比賽中,一個錯誤就可能導致全場盡輸,甚至讓你丟瞭決賽冠軍,(比如)兩年前對陣切爾西比賽中,史蒂文·傑拉德意外滑倒這個出名的事件。”

現在對加西亞來說,選擇哪個運動已經沒有疑問瞭。“我發覺,看足球比賽要比看籃球、棒球、或橄欖球賽更容易,因為我事先知道我要花多長時間看一場比賽,而其它幾項比賽超時太多瞭,也缺乏變化。這就是我喜歡FIFA的原因,我認為這是最好的體育類遊戲,它體現瞭這項運動本身的真實感。”

FIFA對美國足球粉絲的影響力的確不容忽視。實際上,北美地區是FIFA系列增長最快的市場之一,剛好與美國總體足球運動增長的速度相同。Richard Luker發起的一項ESPN民意調查顯示,在美國人當中,認為自己是足球迷的人數自從2009年開始穩定增長,值得註意的是,大多數為12-17歲。而在同一時期,FIFA的熱度也在增長,從2010至2012年,遊戲在美銷量跳升瞭35%,四年前已達260萬套。根據上述調查報告,在購買瞭FIFA遊戲的人當中,超過三分之一的人玩過遊戲後成為足球迷;50%的人玩遊戲後開始對這項運動感興趣。

顯然,在這個國傢,FIFA遊戲的體驗和真正的足球比賽體驗之間存在很強的關聯性,而且FIFA在美國青年文化中也具有重要地位,特別是在大專院校裡,學生們常常聚集在一起玩主機遊戲。

27

“FIFA是最適合在宿舍裡玩的遊戲,”最近畢業於威斯康星大學的維蒂說。“玩起來簡單,默認設置裡邊的比賽日程讓玩傢註冊並選擇自己喜歡的俱樂部,通常我們更關註美國球隊,最後人們都開始看周六上午的足球比賽瞭。”維蒂的一生花瞭大量時間玩FIFA,他相信這款遊戲的成功與美國電視中足球賽事轉播的增多也有關系。根據尼爾森調查公司的研究,目前轉播足球賽的電視網已經增加到瞭十幾傢,而在2010年時僅有5傢。另外,英超的粉絲在美國已經增長到瞭3000萬。

“在大學裡玩FIFA確實令我對足球的迷戀加速增長,”來自洛杉磯的阿士爾說。“不論是與8個好朋友組織一場世界杯遊戲足球賽,還是外出之前抓緊時間來場遊戲,FIFA都是非常好的選擇。”阿士爾22歲,他說他玩FIFA之前也不是足球迷。實際上他過去連一個職業足球球員的名字都叫不出來。“現在,我是足球控瞭。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觀看現場足球賽是在帕薩迪納區的玫瑰碗球場,那是兩年前曼聯隊以7比0勝洛杉磯銀河隊。

從實際參與的角度看, FIFA也促使青少年開始踢足球,有時在學校裡,有時在休閑活動中。“我5、6歲的時候參加瞭我們當地的兒童足球聯賽,但沒有體會到樂趣,所以也沒持續下去,”西北大學的新生塞倫塔諾說,“小學階段我都在打兒童棒球聯賽,後來打兒童橄欖球聯賽,但是我從來沒完全投入這兩種運動中。到瞭六年級,我加入校隊再次開始踢足球,同時也開始玩FIFA遊戲,我粉阿森納俱樂部。從那個時候起,足球成瞭我情有獨鐘的項目,我感覺到瞭過去在棒球或橄欖球中沒有過的那種情感紐帶。”

28

作為校園足球運動員,塞倫塔諾把FIFA當作足球百科全書,他不僅瞭解瞭各個球隊和球員,還學到瞭比賽策略和技巧。FIFA成瞭他學習足球知識的源泉,他把遊戲中學到的東西悉數運用於足球場上。“我認為,FIFA讓美國青年獲得瞭一個開心學習足球的平臺。FIFA裡邊有海量的足球數據庫,你越玩學習的越多,與足球的關系也就越密切。“

盡管許多美國足球迷並不常玩FIFA遊戲,或者雖然玩遊戲但並不迷戀足球,FIFA不容置疑的一點在於,它培養瞭大量的足球粉絲:他們通過在虛擬環境中學習瞭解這項運動,最終認識到足球在現實中的魅力。

from:界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