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戰艦少女著作權糾紛 看手遊權利歸屬

今年4月26日,上海知識產權法院針對《戰艦少女》研發商幻萌網絡和發行商派趣科技的著作權糾紛作出判決:駁回杭州派趣的訴訟請求,並要求受理費由杭州派趣方承擔。

z

事情的起因是,2013年11月起,被告上海幻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組成《戰艦少女》手機遊戲開發團隊。第三人陸田負責客戶端程序開發。2014年9月18日,幻萌公司對戰艦少女手機遊戲進行瞭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2015年2月28日,幻萌公司與第三人簽訂《合作合同》,約定:《戰艦少女》手機遊戲的客戶端源代碼所有權歸第三人陸田所有。未經幻萌公司同意,不得將此代碼出售或毀損。後第三人陸田將上述源代碼贈與給原告杭州派娛科技有限公司。派娛公司認為,其已經受贈取得涉案遊戲計算機軟件程序的著作權,故提起訴訟,請求法院確認涉案遊戲計算機軟件程序的著作權歸原告所有。被告則認為,客戶端程序必須配合服務器端程序、用戶界面、美術作品、音樂作品等一起才能運行,無法獨立構成一個作品。故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對於這場糾紛的裁定,法院方面也作出瞭詳細的點評:

裁判要旨

電子遊戲作品整體無法按照著作權法第三條規定的作品類型進行歸類,應視為由不同作品要素組合而成的集合作品。電子遊戲整體的著作權不同於其中具體要素作品的著作權。電子遊戲中計算機程序、美術、音樂等可以單獨使用作品的作者,有權單獨行使其著作權,但不應影響遊戲整體的著作權,亦應遵守與遊戲整體著作權人的約定。

裁判

上海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涉案遊戲是集合不同作品要素形成的作品。涉案遊戲包含的計算機軟件中客戶端程序的權屬,並不等同於手機遊戲整體的歸屬。涉案遊戲的客戶端程序雖然屬於可以獨立使用的作品,但客戶端程序的著作權受到《合作合同》有關“不得出售或毀損”的限制。第三人向原告贈與的行為屬於無權處分,在被告未追認且原告明知存在上述限制的情況下,無法受贈取得涉案遊戲客戶端程序的著作權,故判決駁回原告杭州派娛科技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一審宣判後,原告提起上訴,後撤回上訴。

評析

1.涉案遊戲的作品性質

從涉案遊戲的制作過程看,涉案手機遊戲是通過計算機編程的方式將人物形象、音樂、特效等資源,按照事先設定的故事情節、界面設計等創作的,由一系列有伴音或無伴音畫面組成的作品。涉案遊戲包含瞭不同的可能受到著作權法保護的元素。首先,計算機編程形成的計算機程序及相關文檔可以作為計算機軟件受到保護。其次,涉案遊戲中涉及的故事情節、形象、圖片、音樂等資源如果具有獨創性可以作為文字作品、美術作品、音樂作品等受到保護。再次,遊戲運行後形成的一系列有伴音或無伴音的畫面如果體現瞭一定的故事情節和設計,具有獨創性,亦可以作為類似攝制電影方法創作的作品受到保護。因此,涉案遊戲是集合不同作品要素形成的作品,並不能簡單地將涉案遊戲整體按照著作權法第三條規定的作品類型進行歸類,而是要根據涉及的具體元素或內容進行判斷。

2.客戶端程序是否屬於獨立於涉案遊戲單獨使用的作品

受到著作權法保護的計算機程序應是能夠由計算機等裝置執行且能實現某種結果的代碼化指令序列、符號化指令序列或者語句序列。本案中,涉案遊戲的客戶端程序系由第三人獨立編寫完成,可以由計算機、手機等裝置執行且能實現某種結果的代碼化指令序列。雖然涉案遊戲的計算機軟件程序包括服務器端和客戶端程序兩部分,客戶端程序的運行需要與服務器端程序進行對接,但這僅意味著客戶端程序要實現事先設定的功能或結果需要服務器端程序的配合,並不影響客戶端程序作為代碼化指令序列的相對獨立性。而且,《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關於計算機程序的規定並不要求其必須獨立實現某種功能。因此,涉案遊戲客戶端程序屬於可以獨立使用的作品。

3.客戶端程序著作權的原始歸屬

客戶端程序不屬於法人作品。著作權法第十一條第三款規定:“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主持,代表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意志創作,並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承擔責任的作品,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視為作者。”本案中,涉案遊戲的客戶端程序由第三人獨立編寫完成,並不體現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意志,故不屬於法人作品。

客戶端程序的著作權根據約定屬於第三人所有。作品創作作為一種民事活動,應當遵循自願的原則。對於作品的著作權歸屬,有約定的,應當優先按照約定。在被告沒有證據證明上述《合作合同》系違背其意願的情況下,涉案遊戲客戶端程序的歸屬應當依照《合作合同》的約定確定。

4.派娛公司受贈行為不構成善意取得

首先,本案第三人對客戶端程序享有的著作權受到“不得出售或毀損”的限制。鑒於客戶端程序是涉案遊戲計算機軟件程序的重要組成部分,雖然客戶端程序可以分割使用,第三人亦享有客戶端程序的著作權,但為瞭確保涉案遊戲計算機程序整體的有序運行,確保涉案遊戲的代碼安全,在涉案遊戲客戶端程序約定歸第三人所有的情況下,被告對第三人享有的客戶端程序著作權進行限制,並無不當。第三人在行使客戶端程序著作權時,應當遵守上述限制。

其次,贈與行為受到《合作合同》有關“不得出售或毀損”的限制。“不得出售或毀損”限制的目的在於防止客戶端程序毀損或者權利人變更,影響涉案遊戲的正常運行。贈與將導致客戶端程序的著作權人發生變更,故贈與行為亦應受到《合作合同》有關“不得出售或毀損”的限制。

再次,原告主觀上並非善意。原告與第三人簽訂客戶端程序贈與協議前,知道第三人享有的客戶端程序受到“不得出售或毀損”的限制。但原告並未進一步與被告溝通確認上述限制的范圍,瞭解被告對第三人贈與客戶端程序的意見,故原告主觀上存在過錯,並非善意,無法受贈取得涉案遊戲客戶端程序的著作權。

本案案號:(2015)滬知民初字第633號

案例編寫人:上海知識產權法院 凌宗亮

from:人民法院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