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縫裡求生存 國內中小遊戲公司凜冬將至

12

“隻有0.04%的小遊戲公司能夠活下來,”這是樂動卓越CEO邢山虎在去年對當時熱火朝天的遊戲行業作出的預測。盡管今年的形式尚未惡劣到中小遊戲公司全部洗牌的地步,但是在遊戲產業內,拖欠工資、老板跑路、裁員、倒閉等新聞已成瞭常態。

伴隨著版權IP的規范、營銷等成本的上升和產品的同質化,整個市場用戶數和收入的增長率的持續放緩,以及騰訊、網易的絞殺,中小遊戲公司的凜冬將至。

寡頭趨勢加劇

中國有著各個遊戲公司都垂涎不已的龐大市場。根據遊戲工委發佈的《中國遊戲產業報告》顯示,2016年上半年中國遊戲市場實際收入達到787.5億元。

其中,網易和騰訊上半年遊戲收入分別為124.53億和342.09億元。也就是說,網易和騰訊上半年遊戲收入占整個遊戲市場的份額升高到瞭約59.3%。

在資本大量湧入的移動遊戲產業,網易與騰訊兩傢出盡風頭。伽馬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上半年國內移動遊戲收入為374.8億元。在第二季度移動遊戲(手遊)流水中,端遊巨頭產品收入占六成,第三季度極可能達到七成。在中國移動遊戲實際銷售收入中,騰訊、網易兩傢公司占總收入比例接近七成。其餘企業沒有一傢能夠超過5%的市場份額。

中國2015年移動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為514.6億元,根據財報,騰訊移動遊戲2015年收入213億,占比達到41.39%,行業分析師根據網易高管解讀電話會議給出的比例推算,網易移動遊戲收入約77.14億,占比14.99%,兩傢公司的移動遊戲市場份額為56.38%。

網易騰訊兩傢不斷攀升的營收與市場份額擠壓瞭中小遊戲公司的生存空間。中小遊戲公司即便獲得政府的支持,也抵擋不住市場的洪流。得益於成都市政府的大力扶持,成都一度號稱是遊戲開發與運營的“千遊之城”,擁有近千傢傢遊戲公司,遊戲創業成為風潮。但是成都遊戲產業的現狀卻並不樂觀,據成都媒體估算,目前活下來的遊戲公司不到100傢。

新增用戶數減少,爭搶用戶拉高成本

相較於近年來略顯蕭條的實體產業,遊戲行業的輕資產、低成本、高回報、短周期的特點,吸引瞭大量資本湧入。加之中國市場特有的人口紅利,讓遊戲產業快速發展。根據國內數據服務機構TalkingData的報告顯示,2014年四季度移動遊戲活躍設規模增速達到瞭10.9%。

但是隨著移動智能終端市場銷量的放緩和迭代換新消費需求的減弱,移動遊戲的新增用戶卻在此後大幅減少,截止到2016年的二季度,當季的新增用戶僅為1.5%。

在新增用戶數減緩之時,爭奪存量用戶成瞭各個遊戲公司的著力點。大型遊戲企業占據更多市場份額和收入,並且抬高瞭行業門檻,使中小企業生存環境更加惡劣。

根據伽馬數據的分析,在大公司競爭下,用戶成本從幾元錢迅速攀升至20+,遊戲公司60%的市場預算用於買量,還要為刷榜支付大筆費用,一款5000W流水的手遊,市場預算就占瞭3000W。在推廣方面,大公司做品牌營銷不僅是投放廣告,而是全方位立體營銷,以投入200W推廣成本為例,還有很多條件,才能發揮作用。比如花這200W的同時得花400W把遊戲沖上免費榜前10,花350W做SEO把長尾流量收割回來。

同時,《花千骨》帶來的影遊聯動效應也讓IP在遊戲端的價值越來越大。為瞭獲得獨傢的熱門IP,遊戲廠商往往投入大筆資金,比如《屍兄》用瞭5000萬元,《古劍奇譚》用瞭6000萬元。中小遊戲公司很難花重金購買IP,所以其研發的遊戲也很難蹭到來自影視作品的熱度。

中小公司與之爭奪用戶,就要投入同樣甚至更高的成本,用戶質量還難以保證。

《2015年移動遊戲行業報》中顯示,截止2015年第四季度,移動遊戲CP規模達3.18萬傢,並在持續增長。而這個數據在2014年10月為1.3萬傢。如此龐大的移動遊戲CP研發團隊,幾乎達到瞭全世界其他手遊開發團隊的3-4倍。這和2012年以來,手遊回報率極高有著密切關系。但是發展到現在,無論是開發團隊還是產品都遠遠超過瞭市場容量,隨著行業的成熟,淘汰和整合是必然趨勢,這也是今年死亡潮的重要原因所在。

from:經濟觀察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