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入侵二次元“聖地” B站面臨商業化之惑

星期五晚上,在一傢設計公司工作的年輕人陳愷乘坐地鐵回到自己租住的青年公寓,連上wifi,把自己埋入佈藝沙發中,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彈幕視頻客戶端Bilibili,刷一遍當天各板塊的視頻排行榜。

b

1992年出生的陳愷是Bilibili(嗶哩嗶哩,又稱“B站”)的忠實用戶,從大學到工作階段,幾乎一有空閑時間他都會去B站看一看。這個2009年創建的視頻網站,如今已發展出十幾個頻道,陳愷最鐘情遊戲區,尤其是專門講各種比較小眾的獨立遊戲UP主“老E”—一個武漢的遊戲視頻制作者。B站的視頻沒有廣告,貼近年輕人,有許多其他視頻網站上沒有的有趣內容,用戶非常講究彈幕禮儀,這一切吸引陳愷成為B站的資深用戶。

近兩年來,隨著90後、00後逐漸形成自己的審美和價值觀,以及二次元文化在中國大陸的興起,一批“非主流”視頻網站開始迅速壯大,他們主打的彈幕文化、日漫、鬼畜等一系列新玩法讓其“叔叔”輩的人摸不著頭腦,但卻蔚然成為一股不可逆轉的風潮。

今年9月,老牌選秀節目《超級女聲》中,來自B站的二次元少女、主打日本動漫歌曲的“圈9”一舉獲得冠軍,不禁讓觀眾驚呼“二次元”闖入瞭主流世界。

彈幕文化代表

如今,彈幕已成為各大視頻網站的標配,但說起B站的彈幕,陳愷認為其他視頻網站根本無法與之相比。“B站上大傢非常講究彈幕禮儀,不隻是搞笑而已。”陳愷說。他列舉瞭一些表現,比如一段視頻裡廢話太多瞭,彈幕就會說,“請你空降到哪裡哪裡”,恐怖視頻裡,彈幕會提醒你“前方高能”。一名網友“阿B是bobo的”說:B站彈幕素質是最高的,而且能引起共鳴和笑點,現在很多視頻網站也模仿這種彈幕文化,但彈幕內容不忍直視,全是人身攻擊,出口成臟,所以看視頻還是更喜歡去B站。的確,與愛奇藝、騰訊視頻等主流視頻網站相比,B站彈幕一個更明顯的特征是,幾乎沒有反日、反美、地域歧視等激進言論。

2009年成立以來,B站其實長期保持著小而奇葩的特點,一個例子是,網站成立4年後的2013年,Bilibili在上海梅賽德斯-奔馳文化中心舉辦首次線下live,現場隻來瞭800位觀眾。

可能正是由於對小眾文化的長期孕育,對用戶群的敏感甄別,才造就瞭現在的B站。2013年5月,Bilibili調整瞭註冊制度,用戶必須輸入邀請碼或答對100道題才能成為正式會員,這些題由於難度變態而被封為“中國禦宅學高考”的選擇題。於是,在百度文庫下的教育專區“IT資格考試/認證”分類中,你可以發現大量類似於《2014最新版Bilibili_嗶哩嗶哩_B站_正式會員題庫8000題》的文檔。

直到如今,B站逐漸進入大眾視野,用戶激增,內容板塊也越來越復雜,如何在“長大”的同時不失去以前的“童真”,成為一大考驗。

二次元文化小區

在官方簡介中,B站是“國內最大的年輕人潮流文化娛樂社區”。彈幕是B站的王牌,以此為核心構成的社群文化也成為B站一系列板塊的基石。簡介中說,這種獨特的視頻體驗讓基於互聯網的即時彈幕能夠超越時空限制,構建出一種奇妙的共時性關系,形成一種虛擬的部落式觀影氛圍。

2006年時,日本一個名為“呵呵”的動畫網站—NicoNico上線,短短一年後,它的月均PV據稱已達1億次,總留言數高達1000萬條。2012年年底時,日本首相野田佳彥與自民黨黨首安倍晉三等10位黨首,破天荒地在NicoNico展開瞭一個半小時的現場公開辯論,吸引140多萬人次觀看,留言超過50萬條。

在國內,Acfun(又稱“A站”)和Bilibili成為NicoNico最成功的模仿者。Acfun成立於2007年6月,是中國大陸第一傢彈幕視頻網站。去年8月,Acfun獲得合一集團5000萬美元投資。

不過,在二次元文化的迅速發展中,B站逐漸超過A站,成瞭國內最大的彈幕視頻網。2009年上半年,A站服務器經常出錯,且稿件常無人審理。作為A站早期用戶的徐逸此時脫離A站,創建瞭彈幕視頻網站Mikufans,這就是Bilibili的前身。

2011年,獵豹移動聯合創始人陳睿作為天使投資人加入Bilibili,2014年,陳睿以董事長的身份正式加入Bilibili。如今,70後“大叔”執掌著一個以90後、00後為主體的網站,陳睿卻時刻樂在其中。

陳睿雖然身為70後,但卻是資深的動漫愛好者,小時候的陳睿看《聖鬥士》《七龍珠》《亂馬》和《北鬥神拳》,每天晚上六點趕回傢看上一集動畫片。進入金山網絡工作後,有瞭公司的高速寬帶,他在三個月內的“閱片量”超過瞭此前的10年。

陳睿自然而然地成為互聯網上最早一批接觸二次元文化的用戶。據報道,早在B站剛剛從mikufans改名為Bilibili的時候,還在金山獵豹移動做副總裁的陳睿就會每天花費至少一個小時在這個網站上。早年混跡日漫論壇的經歷讓陳睿認識到:二次元並不僅存在於90後人群當中。

2010年,陳睿決定見一見B站的創始團隊。

在接受采訪時,陳睿表示:“B站的用戶跟視頻網站的用戶是兩類用戶,或者說,B站的用戶其實是視頻網站不太看得上同時也服務不好的用戶。”比如B站用戶之間會有一種歸屬和認同感,但你很難在主流視頻網站上看到這一點,用戶更多的隻是把它們當成互聯網上的電視機;比如,從二次元網站開始流行的“彈幕”已成瞭視頻網站的標配,但“B站的彈幕是最和諧、最好玩的”。

陳睿認為,B站就像是一個小區,這個小區裡面有住客、有商戶,裡面的業主就是用戶,這些商戶的經營者就是Up主,Bilibili就是這個小區的物業公司。

大人來瞭

B站最早吸引到一批忠實用戶,就是因為它讓小眾人群產生瞭獨一無二的感受。這本是一條小眾之路,沒想到走著走著,同行的人越來越多。

“無論是從情感上還是從理性的公司經營上,我們當然希望B站用戶越來越多,但問題是,我們也希望用戶都擁有一個很好的體驗。當人數過多時,我們不確定還能不能達到這種體驗,所以隻能選擇讓一部分人特別滿意。其實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因為B站是一個基於興趣的社區,用戶之所以聚在這裡是因為周圍的人和你有相同的興趣和文化共鳴,假如這種共鳴消退瞭,那就不是B站瞭。”陳睿曾這樣對媒體表示。

在陳睿看來,B站隨後擴展的新領域完全屬於自發的“野蠻生長”,各個子頻道都有一群up主願意上傳視頻,同時又能對應找到一群喜好這類內容的用戶,決定權都在用戶。甚至連B站首頁的頻道排序都可以由用戶自由調整。陳睿認為社群管理的方式大同小異,核心就兩條:一是保證相對公平,二是讓用戶覺得自己有話語權。

與B站的擴大相比,彈幕文化的探路者A站顯得步伐遲緩,易觀智庫分析認為, A、B雙方作為市場寡頭,采取瞭截然不同的戰略:B站偏商業化,已逐步由傳統“彈幕視頻網站”向多元化商業模式轉變,從諸多商業試水中可以看出,它圍繞著二次元用戶的各種需求開展商業探索活動,而且也較為成功,也挖掘多元化商業模式;而A站堅持更加精準的傳統二次元文化社區建設。

2015年11月,B站完成騰訊的新一輪投資,估值15億元;2016年1月,B站進行瞭大規模線下推廣活動;最新的大動作是推出瞭新的頻道—廣告區。

單就市場而言,B站顯然走得更好,但在許多珍視二次元文化的年輕人心裡,市場、資本、廣告卻是侵蝕“聖地”的罪魁禍首。一篇評論稱:大人來瞭,他們帶來資本和商業化的前提正是越來越多的人以及背後的流量—雖然這些人,並不都是那些原住民想要看到的。

from:時代周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