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舉措並施 看育碧在動蕩中的背水一戰

文:superwave

最近一段時期,育碧動作連連,新聞不斷。

在主機領域,育碧的王牌大作《刺客信條》系列續作一再延緩,發售日遙遙無期,還推出瞭一些新的大作IP,並且要復活一些經典IP;在手遊領域,育碧全面進軍中國,還收購瞭《2048》的開發商Ketchapp。

一系列行為背後,育碧到底想幹什麼?

我們可以從最近的一則新聞中尋找答案:9月底,育碧創始人兼CEO Yves Guillemot成功贏得瞭獨立股東的信任,得到瞭65%的支持率,繼續連任育碧CEO一職。而之前想要惡意收購育碧的維旺迪,在這一次的股東大會上沒有獲得任何的董事會席位。

雖然育碧度過瞭這次危機,但是外界普遍認為,維旺迪不會放棄收購行為,未來可能還會發動攻勢,而育碧這傢老牌遊戲公司最近這些年因為口碑下跌和財政收入不穩定等因素,倍受外界批評和指責,這正是維旺迪可以趁虛而入的直接誘因。經歷瞭諸多浮沉之後,育碧現在希望通過在主機和手遊兩大領域的一系列改革舉措來改變公司的處境。

31

內憂外患

育碧這些年來的危機主要表現在多個層面,就旗下產品來說,經常表現不穩定,素質良莠不齊,這種不穩定除瞭使得育碧口碑不斷下滑之外,也反映在財報的不穩定上面,例如2013年Q2育碧銷售收入7600萬歐元 ,同比降42%,這是因為當年《幽靈行動4:未來戰士》表現不佳,而在2015年上半年,育碧總銷售收入下滑57%至2.07億歐元(14.3億元),按照非國際財務報告準則(NON-IFRS),該公司凈損失6570萬歐元(約7100萬美元)。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當時育碧沒有發佈新的大作,雖然之前發售的大作持續帶來收入,但是新的大作缺乏使得財報出現瞭下滑。

正是種種狀況使得維旺迪看到瞭育碧的軟肋所在,試想育碧如果可以長期保持很高收益,那麼維旺迪對於收購育碧一事就必然會更加謹慎,試想如果育碧再來一次財政收入下滑的狀況,那麼股東必然會大受打擊,到時候維旺迪想要完全收購育碧也並非不可能,恐怕這也是為何育碧要持續推出一些改革措施的緣故所在。

育碧為何陷入危機?

之所以旗下產品和財報表現不穩定,主要是因為育碧之前延續多年的研發模式出現瞭狀況,主要表現在過度依賴《刺客信條》系列,以至於這個系列在過去幾年推出太多的產品。

在過去數年,育碧每年都會有一款該《刺客信條》系列的正統續作問世,公司要投入巨大的研發資金和較長的研發周期,這些續作需要育碧全球二三十個工作室共同協作開發——如此龐大的一個工程體系,想要不出錯實在太難,因此每次續作出來後都會因為Bug和優化等問題,引起玩傢和媒體的吐槽和批評,於是育碧還要在公關方面花費大量精力來消除這些負面影響,這在《刺客信條:大革命》的時候達到瞭頂峰。

32

過度依賴《刺客信條》系列也帶來瞭其他問題,從2014年年底發售的《刺客信條:大革命》到2015年年底發售的《刺客信條:梟雄》之間的時間裡,育碧缺乏類似級別的3A大作,導致育碧2015年上半年財報下滑。

育碧的種種遭遇,無疑反映瞭快速量產化3A大作模式的做法面臨一些問題。在主機遊戲領域,SE和KONAMI等公司都減少瞭3A大作的產量。不少評論傢指出,未來3A大作將更加追求質量而不是數量,比如R星,《GTA5》研發多年,自2013年推出後依然在盈利,在過去的一年中,這款遊戲為Take-Two帶來瞭超過7億美元的收益,也驗證瞭這種精耕細作的模式似乎要更為穩妥一些。

育碧變革舉措的效果如何?

面對財務到口碑的種種負面情勢,育碧正通過多層面的各種舉措試圖改變現狀,目前來看,他們的努力還是取得瞭一些效果。

1.刺客信條續作延緩

此前《刺客信條》系列幾乎一年一款正統續作的節奏,已導致瞭玩傢口碑的下滑,因此在主機遊戲上,育碧不再采用以前那種量產化的開發模式,大大放緩瞭主機平臺上這個系列新作的研發進度。此前育碧已經宣佈《刺客信條》正統續作不會在今年發售,最新的消息是,這個續作很可能明年也不會發售,育碧CEO Yves Guillemot表示隻有當準備充分的時候,確實感到有創造性突破的時候,這個系列才會重返市場,所以2017年我們可能也無法看到新的《刺客信條》續作。

2.更多的大作IP和經典續作

另外,育碧也推出瞭更多的3A大作新IP,例如《看門狗》系列和《全境封鎖》系列。其實早在三四年前,育碧就投入巨額資金研發這些新的IP,就目前來看,這些IP產生瞭巨大的財務收益,並且正是這兩個新IP的活躍使得《刺客信條》系列得以有喘息的機會,更重要的是,因為是新IP,玩傢對這兩個系列的評價要寬容許多,這對於育碧改善公司形象大有助益。

另外,新IP產品也能對育碧旗下的多款大作起到互相銜接的效果,不至於再出現像2015年上半年因為缺乏大作而導致收入同比大幅下滑的情況。例如,今年3月發售的《全境封鎖》引發熱潮後,將於11月發售的《看門狗2》則成功擔起瞭延續頭部產品效應的重任。

33

從財務報表我們也可看出新系列帶來的巨大效益,育碧2016-2017年Q1財報(截至2016年6月30日)顯示,公司營收達到瞭1.53億美元,高於預期的1.3766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44%。

育碧公司CEO兼聯合創始人Yves Guillemot在報告中指出:“2016-2017年Q1財報的表現已經證明瞭數字遊戲業務優秀的發展趨勢,同時也證明瞭公司很好地執行瞭戰略計劃,第一季度玩傢的參與度也達到瞭前所未有的高度,這樣的表現多虧瞭《全境封鎖》,《彩虹6號:圍攻》和《饑餓的鯊魚世界》。”從Yves Guillemot的表述我們不難看出,他提及的三款遊戲中,《全境封鎖》排在第一位,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最近,育碧也表示要復活更多老的經典系列,Yves Guillemot提到的《彩虹6號:圍攻》就是經典系列《彩虹6號》的最新作,表現同樣不俗。此外,最近育碧確認瞭《超越善惡》系列新作正在研發中的消息,這個系列初代在2003年發售,在玩傢中口碑相當高,IGN評分高達9.0。還有傳聞說育碧旗下經典的《細胞分裂》系列新作也在研發中,該系列上一作《細胞分裂6:黑名單》於2013年推出,雖然口碑較高,但是過於硬核的難度使得最終銷量未達到育碧的預期,此後一直沒有新作的消息。

總而言之,推出更多的大作IP和復活經典IP,都是提升玩傢口碑的嘗試,至少從財報上,這兩項舉措有一定成效。

3.收購手遊發行商和開發商

除瞭在主機遊戲領域動作連連之外,在手遊領域育碧也有諸多重大舉措。相比起此前隻是在手遊領域試水,現在育碧明顯想要在手遊領域有更多的作為。

育碧Q1財報中CEO提及瞭三款重要遊戲,其中有一款手遊是《饑餓的鯊魚世界》。最近幾年,育碧在財報中很少會提及手遊作出的貢獻,由此可見育碧憑借這款手遊已經在該領域有所斬獲。值得一提的是,《饑餓的鯊魚世界》並不是iOS和安卓最暢銷的遊戲,但App Annie數據顯示,《饑餓的鯊魚世界》進入瞭48個國傢的iOS暢銷榜前500,並且在發佈後不到6天時間內就突破瞭1000萬次下載。

34

或許正是因為在手遊上嘗到瞭甜頭,最近育碧收購瞭《2048》發行商 Ketchapp,這傢公司在業內有“山寨”的爭議,因此有些業內人士對這起收購案感到不解。但是換個角度來看,育碧自己研發手遊經驗並不算豐富,雖然《英雄無敵》、《雷曼》系列、《CSI:罪案迷蹤》、《特技摩托:前線》、《波斯王子:影與火》等手遊都曾經創造出不錯的成績,不過盈利周期都不長,熱度下降較快,所以育碧或許可以通過收購知名發行商的形式,令手遊更好的給公司營收做出貢獻——雖然Ketchapp在研發上有山寨爭議,但是該公司強大的商業發行能力卻在業界處於領先地位。

Ketchapp 在手遊行業中確實屬於高產者,原因在於 Ketchapp 自始至終都是扮演發行的角色,且與開發團隊合作推出的遊戲都是輕量級別,不管是內容深度還是系統架構都非常簡單。其次, Ketchapp 在遊戲中無一例外地植入瞭交叉推廣機制,因此 Ketchapp 旗下遊戲的平均下載量都很高。另外 ,Ketchapp 也很看重社區分享和分數比拼,這就造成瞭用戶之間為瞭攀比而增加瞭遊戲留存時間,在業界看來這根本就是一種病毒式推廣。

除瞭收購Ketchapp外,育碧在去年還收購瞭手遊研發公司Longtail工作室,並以此為基礎成立Halifax工作室,借此強化移動遊戲的研發能力,這在當時普遍被外界解讀為育碧準備全面進軍手遊市場發出的顯著信號。

35

4.全面進軍中國手遊市場

如果說收購Ketchapp是為瞭完善手遊發行業務,收購Longtail是為瞭加強手遊研發,那麼育碧在中國手遊領域的一系列行為,則意味著育碧想要在這個擁有著龐大手機用戶的國傢有更多作為。

今年7月底的時候,國內遊戲發行商勝利遊戲宣佈與法國育碧Ubisoft聯合研發和發行全新移動遊戲《刺客信條:血帆》,故事將圍繞《刺客信條4:黑旗》構建的海盜世界觀展開。育碧重視中國手遊市場,或許也和主機/PC遊戲在中國面臨的一些難題有關。一個是審批難題,數年前據說育碧的《刺客信條3》要引進到國內,但是因為審批上的諸多困境沒能成功。另外,雖然主機入華已經有一段時間瞭,但是國行主機銷量一直難有突破,今年7月Niko公佈的調查數據顯示,國行PS4與Xbox One總銷量才55萬臺,僅僅是世界銷量的1%左右。雙重困境下,育碧那些主機大作在中國很難有太大作為。

所以,育碧通過授權的形式,讓《刺客信條》等名作的手遊版在中國推出,更容易擴大育碧旗下品牌在國內的號召力。《刺客信條》系列此前推出的手遊版大多都是單機類型,但盈利周期不長,作為一款移動網遊的《刺客信條:血帆》如果在中國市場能夠取得成功,對於育碧來說是重大利好,在未來不但可以效仿這一案例授權更多旗下經典IP進入中國手遊領域,在收入方面也可以帶來一定提升。

無論是自己在手遊領域的收購還是授權等行為,都說明育碧迫切想要建立起更廣闊的手遊產品線,使得公司未來財政收入更加穩定。雖然育碧現在主機大作研發漸趨穩定,但是3A大作研發費用越來越高,因此立項數量在逐漸減少,而且誰也無法保證未來某款大作不會出現問題,因此研發資金少周期短但是數量眾多的手遊可以豐富整個育碧的產品線,就像我們中國人經常說的一句老話一樣:不要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

結語:

在如今的環境下,遊戲大廠紛紛轉型,日本的KONAMI和SE那樣早就大力轉型,已經打造瞭一些拳頭手遊產品,相比之下育碧的行動其實並不算快。不過,比起日本另一傢同樣是近年來名聲不佳的CAPCOM,育碧的轉型力度還是大得多,CAPCOM同樣缺乏手遊研發經驗,但是目前還沒有進行收購、授權等行動,依然堅持自研手遊,但效果似乎還不盡如人意。

很明顯,育碧的種種變革舉措,都將對公司今後的發展影響深遠。維旺迪在未來可能會再度發起對育碧的惡意收購,而育碧轉型的效果,不僅將決定著他們未來的財報表現,也決定著他們未來是否能夠更好去應對維迪望的挑戰。

from:騰訊遊戲頻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