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數直播網站無牌照 “視聽證”成最大門檻

在廣電總局出臺一系列嚴苛的視聽許可證相關制度之後,不少直播平臺都開始尋求快速有效的應對方案,並且通過更多技術手段來監控可能存在的不當直播內容。

9月20日,映客、陌陌、一直播、唱吧等多傢直播平臺與其視頻雲服務商金山雲聯合成瞭綠色直播自律聯盟。該聯盟主要通過金山雲視頻直播平臺監控研發中心的相關技術,來解決直播內容的監管難題,以促進直播行業自律和良性發展。

zz

根據金山雲的統計,目前大大小小的直播平臺數量已經超過600多傢,其中不乏一些主播通過打涉黃擦邊球來吸引粉絲。更確切的說,這已經成為直播行業的普遍現象,但由於直播行業準入門檻低,直播時間長、違規行為相對持續時間短、直播內容追溯難等特點,直播網站所采取的人工審核也存在很大的難度。

據咸蛋科技CEO李智力介紹,此前該公司采取圖片審核+人工審核的方式來彌補漏檢現象,但直播的場景頗為復雜,難免會有漏檢行為。“現在采用技術和人工結合,可減少我們出錯的概率。”但他強調,直播監管更大的難點在於行業性的標準問題,目前尚沒有統一的標準對網絡主播的內容、行為和形式等做出明確規定。

在完善的標準出臺之前,上述直播網站尚可通過技術監測的方式進行自檢,但更大的問題則來自於不斷縮緊的政策監管。

9月初,國傢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曾下發一份《關於加強網絡視聽節目直播服務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在政策方面給火熱的直播行業潑瞭一盆“冷水”。

通知規定,開展網絡視聽節目直播服務,必須持有《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下稱“視聽證”)。不符合上述條件的機構及個人,包括開設互聯網直播間以個人網絡演藝形式開展直播業務但不持有“視聽證”的機構,均不得通過互聯網開展上述所列活動、事件的視音頻直播服務,也不得利用網絡直播平臺(直播間)開辦新聞、綜藝、體育、訪談、評論等各類視聽節目,不得開辦視聽節目直播頻道。

此外,未經批準,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在互聯網上使用“電視臺”、“廣播電臺”、“電臺”、“TV”等廣播電視專有名稱開展業務。

據界面新聞記者瞭解,在廣電總局出臺“視聽證”相關政策之前,大多數直播平臺隻要拿到文化部辦法的《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簡稱“文網文”)即可。如今廣電總局的“視聽證”無疑給不具備資質的直播平臺加高瞭準入門檻,一些沒有能力的小平臺很可能因此而關閉。

按照廣電總局的《<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審批事項服務指南》當中的內容可知,申請單位需滿足的條件需要“為國有獨資或國有控股單位”,且註冊資本應在1000萬元以上。這也意味著,大部分的直播平臺均不具備上述資質。

在眾多知名的直播平臺中,已經拿到“視聽證”的公司僅有YY、映客等少數直播網站及騰訊、愛奇藝這樣的成熟視頻網站,包括鬥魚TV、熊貓TV、花椒直播、一直播在內的大部分直播網站尚處於“無證”狀態。

對此,一下科技副總裁陳太鋒在接受界面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最近非常關註“視聽證”的事情,這已經成為整個行業的最大門檻。“各傢的做法都是采取曲線救國的方式,即收購一傢有牌照的公司或與他們合作來解決。”據他透露,目前視頻牌照的價格已經炒到瞭2000多萬元。

另一傢直播平臺咸蛋傢也表示尚沒有取得“視聽證”。“不過2015年我們已經在申請,目前處於審批狀態。我們也在等廣電總局更為具體的內容出臺,屆時看是否能夠對直播行業有所傾斜,同時通過合作的形式盡快解決牌照問題。”李智力說。

據此判斷,盡管“視聽證”門檻極高,但主流直播平臺都已找到或想到瞭應對之策,視頻直播的發展勢頭已成不可逆轉之勢,不同的是直播的內容和形式將變得越來越規范。

就在中秋節前一天,花椒直播舉辦瞭一場聲勢浩大的“花椒之夜”頒獎典禮,頒發獎項的對象是那些在某個內容領域有出色表現的網絡主播們。當晚,作為花椒直播的投資人,360董事長周鴻禕曾發表過一番“為直播正名”的言論。

他認為在過去幾年裡,直播行業並沒有完善的市場規則,劣質、低俗的內容充斥在直播行業中,這使直播尤其是主播被污名化,人們對直播產生瞭很深的誤解。周鴻禕強調,移動直播憑借更加真實、實時互動的特點,正在成為繼微博、微信之後全新的社交方式,即將成為下一個互聯網風口。

from:界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