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電競學院學費近2萬 可獲大專文憑

自從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進入教育部增補專業名單後,國內多傢高校開始瞭電競專業的籌辦。而這樣一個面向新行業的新興教育領域將有著怎樣的具象呢?通過走訪,我們可以得到一個模糊的答案:作為電競行業的一環,電子競技學院,是一個能發文憑的電競行業“新手村”。

這所電競學院坐落在北京懷柔區,與一傢專修學院共用校區。學院以兩個綜合教學樓和兩個宿舍樓圍成的四方形為主,現已有舞蹈和韓語專業的學生500人左右。由於是封閉式教學,學生的活動區域並不大,宿舍到教室隻有不到20米的距離。在這裡,電競學院擁有6間普通教室,3間集體訓練室,兩間戰隊室和一間模擬訓練室。在4層高的教學樓裡,超過300套的專業電競設備正等待著第一批電競專業學生的正式入學,他們將在這個電競新手村裡進行3年的專業學習,並在畢業之後走上電競的職業道路。

之所以將電競學院稱為電競行業的“新手村”,是因為學生從入學開始便確定瞭職業方向,並將受人指引,並完成各項針對性的學習任務。

22

韓國專傢室

進入教學樓之後,首先可以看到“院長辦公室”“韓國專傢辦公室”和“電子競技系教師辦公室”的門牌。學院副院長稱,目前電競學院的專業課老師共有30餘人,由韓國退役的職業選手擔任院長,韓國團隊是目前整個教學隊伍的核心,為瞭解除語言障礙,學院為此配備瞭專業的翻譯團隊。

雖然沒有獲取到具體的教職工名單,不過在與兩名韓國教師的交談中,筆者瞭解到目前該競技學院的韓國教師團隊由15名韓國電競從業人員,其中大部分為星際爭霸和英雄聯盟賽事的職業選手和教練出身,在教學工作中,他們將負責制定學生的專業課培養計劃以及戰術、技術訓練指導。

23

集體訓練室

24

模擬比賽室

在專業課方面,學生可以根據興趣選擇專修科目,其中包括英雄聯盟、星際爭霸2、Dota2以及守望先鋒等電競遊戲項目。日常的專業課學習分為理論教學、集體訓練和模擬比賽三個部分,其中理論教學和集體訓練部分所有學生均可參加,教師將根據學生在前兩部分的表現情況選取一定數量的成績相對優秀的學生,組織模擬比賽。

可以發放大專文憑,“網癮少年”也要學馬基和英語

在與副院長的交談中,筆者瞭解到該電競學院由國傢開放大學認證並組建,將在12月開始首次招生,並在2017年3月正式開學。首批招生計劃在300人左右,預計分為6個班,學制為3年。學院目前設有電子競技學業教育和短期培訓兩種模式和辦學層次,學生學習之後可獲得國傢開放大學認證的大專學歷和電競行業認可的從業資格證。

25

理論課教室

在課程方面,這所學院設置瞭公共課程、專業課程、選修課程3個大類,總計25門課程。電競專業的學生除瞭在以專業課程方面之外,在通識、選修上的培養計劃基本與其他專業學生相同,他們同樣要接受馬基、英語、思修等高校通識教育以及設計多個學科的選修教育,這些課程的學習成績同樣被納入學生的學分考核系統,從而影響畢業成績。在目睹過內蒙古電競專業的試卷之後,“電競教育不隻是打遊戲”的事實已經擺在公眾面前,而現在馬基、毛概和英語等必修課程的加入也將使幻想著“上學就是打遊戲”的網癮少年面臨更大的挑戰。

招生沒有硬性規定,畢業後將提供就業渠道

學院副院長表示,目前由於審核問題,招生簡章還不能對外公開,但這次的招生將不會設置過高的門檻,“隻要健康水平達標,並且對電競有著興趣的孩子都可以入學。”

由於專業所對接的電競行業並不為大部分人所熟知,學院招生老師表示目前學生傢長最關心的問題依舊是就業渠道和行業的薪資水平。在就業方面,院方表示已經與數傢俱樂部、賽事組織方以及直播平臺達成合作,學生在入學之後可以提報自身的職業發展方向,如“職業選手”“戰術分析師”“賽事組織”“裁判”或“主播”等。這些“就業志願”將被學院列入分班依據中,並由教師團隊在之後的學習生活中予以針對性的指導。而在具體合作方名單和就業保障合約內容的問題上,副院長隻是笑著說:“我們不會騙人的,但是東西要等審核過瞭再給你看。”

這不僅是教育,也是生意

電競學院與多數公立高校的不同除瞭其本身職業教育的定位之外,還在於其濃厚的商業氣息。在近10個教學區域的參觀過程中,各種直播設備、PC硬件廣告的痕跡無處不在。而在與學院負責人的交談中,“成本”也是一個高頻率的話題。按照學院目前給出的信息,除瞭教學樓、電子設施等硬件成本之外,職工的人力成本是一個明顯的成本問題,在30人組成的教師團隊中,15名國內職工的薪資將保持國內一般高校教職工薪資的標準,而韓國團隊則沒有透露。

根據國內某職業戰隊成員透露的信息,目前LPL8強戰隊中,韓國教練的年薪大約在100萬元左右,雖然電競學院的商業化程度遠不及職業戰隊,但本次由15名韓國電競從業人員的組成的教師隊伍的薪資成本依舊會是一個遠超硬件成本的數字。對此,學院負責人雖沒有透露明確數字,但在談及國內團隊和韓國團隊的薪資比較問題時,也表示“差距會很大”。

通過對教學區其他專業學生的采訪,每名電競專業學生除近2萬元的學費之外,還將繳納最低1600元每年的住宿費用,和2000元左右的雜費,如果300名學生的招生計劃能夠達成,那麼該電競學院每年在學生繳費方面將獲得超過700萬元的收入。而除瞭學生繳費之外,學校教師還表示在學生模擬比賽以及外出比賽時,將通過直播平臺進行網絡直播,如果這些比賽直播屆時可以產生商業利益,將同樣作為學校收入的一部分。以目前的情況來看,在培養出所謂的“明星學生”之前,單純的依靠學生繳費等收入方式恐怕無法負擔高額的人力成本以及超過300套的電競設備的更新與維護費用。

那麼,“科班出身”的畢業生就業前景到底如何?

談到就業問題的時候已經幾近傍晚,校區內大約500名的學生開始向宿舍和食堂流動,在電競專業理論課的教室裡,可以聞到2樓食堂飯菜的香味。副院長表示“現在電競行業發展很快,人才需求量也大。但是國內並沒有科班出身的專業人才,經過這3年的學習,電競學院畢業的學生會比其他渠道的求職人員有優勢。”雖然3年之後的行業狀態我們無從獲知,但從目前來看,國內電競行業確實正處在飛速發展的階段,資本熱度高、媒體曝光頻繁也有著龐大的賽事觀眾基數。但這種熱潮能夠持續3年之久嗎?似乎不會。

部分業內人士認為,電競行業的市場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大。電子競技不同於傳統體育,可以有足球、籃球等上百個項目,目前市場上流行的遊戲項目有限,像英雄聯盟、DOTA2、CSgo這種具有廣泛影響力的遊戲項目並不多見,對人才的需求量並不如想象中那麼高。因此,高校開設電競專業,隻能暫時先將其作為試點,社會反饋如何,還需進一步觀察。

樂觀、逐利的學生和SKY口中“九死一生”的電競路

在和幾名教職工告別之後,筆者隨著幾名外出去網吧的學生走出瞭校門,並在交談中問道如果又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會不會考慮選擇電競學院。其中一名男生回答道“如果爸媽同意,那肯定會報,你看現在若風PDD那些主播,不是說一年能賺上千萬嗎?”他的同學也在幫襯著“恩,又不累,每天就玩兒遊戲,還是免費的。”

聽到這些“樂觀”、逐利的表達,筆者想起瞭SKY曾經對所有愛好電競並想以此為生的年輕人說過的一段話:“我一直在跟他們說一點,去年整個電競聯盟新進來的職業選手,大概不超過30個,去年清華本科錄取大概是4000多人,我會告訴他們能打職業的幾率比考清華北大的幾率小太多瞭,我為什麼會勸他們?不是因為這條路不好,是因為在目前這條路太窄瞭,要走這條路真是九死一生。”

按照該學院的計劃,第一批電子競技專業學生將在2017年3月入學,並在2020年畢業。彼時從新手村走出的300名熱血青年想要真正地融入電競行業之中,還要面對哪些新的挑戰?而電競教育的出現到底是泡沫的一部分還是真正補全電競產業鏈的人才環節呢?所有的問題還要等待這個新興行業的發展,並由時間和事實來一一解答。

from:Donew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