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級制度被重提 中國遊戲何時能實現分級?

近段時間,因為號稱“最強手遊新規”的《關於移動遊戲出版服務的通知》實施在國內遊戲圈中掀起瞭不小的波瀾,8 月初,遊戲從業者聯名向有關部門提交瞭《致國務院:關於對廣電總局<規定>和<通知>進行審查的建議》,矛頭直指廣電遊戲版號新規與 2 月份頒佈的《網絡出版服務管理規定》。

這次聯名建議的發起人巨斧陳宇還在社交平臺上為呼籲建立遊戲分級及審核制度發起“眾籌”,眾籌並不是為瞭籌集資金,而是要籌集國內“支持度”。在提交國務院的建議書中也給出瞭建立合理的遊戲審批制度和合理的遊戲分級制度的詳細建議。

遊戲分級再次被提起

遊戲分級其實是一個老話題,從中國遊戲的網遊時代開始,國內關於遊戲分級的爭論就已經存在,而且屢屢和未成年人保護聯系在一起,早在 2004 年 7 月 7 日,由中消協、中國軟件行業協會遊戲軟件分會等聯手發起的“為未成年人營造健康網絡遊戲環境”公益活動新聞發佈會上,就已經宣佈將在我國建立遊戲軟件分級制度。然而,時至今日,政-府仍然沒有頒佈、實施相關制度。

隨後網遊迅猛發展,網絡遊戲成為傢長和社會眼中嚴重影響青少年健康成長的不良事物。2008 年 China Joy 上,一向喜歡語出驚人的巨人網絡董事長史玉柱提出瞭“孩子沉迷網遊並不應該隻針對遊戲和遊戲公司,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實行遊戲分級制”,並表示,如果可以的話,自己的網遊永遠不碰未成年人市場,“假如網遊有分級制,我願意讓《征途》歸為三級(禁止未成年進入)”。

在隨後的 8 年裡,國內遊戲市場已經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主機禁令被解除,國行主機、國行主機遊戲登上歷史舞臺,網遊逐漸衰落,手機迅猛發展,中國成功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遊戲消費國,遊戲產業的地位也日益重要。

市場開始壯大,國傢監管力量也開始進入,然而監管權力的不明確,分級部門的權力重疊等情況,又讓這種監管與行業的高速發展之間產生矛盾。於是遊戲分級制度被再次重提。

分級制度 是否必要?

相信大多數人的回答都是肯定的。如果不必要的話,各種遊戲官方峰會、產業大會上,也不會頻頻提出這個詞瞭。上至廣電領導,下到普通玩傢,都希望國內有自己合理的分級制度,甚至於每年的全國兩會上,關於遊戲分級/電影分級的呼聲都時有出現。

分級制度是針對文藝作品(主要是電影、電視劇、動漫、遊戲等)內容區分的一種標準,一般分為電影(電視劇)分級制度和遊戲分級制度。按年齡段和內容對兩大類進行細分,並且詳細地定義其內容的標準,例如有沒有涉及暴力、不良語言、血腥、性以及涉及的程度等等。

分級有什麼作用呢?

在一套成熟詳細的分級制度下,創作者可以在合法范圍內不受內容限制進行創作,創作的作品在提交第三方機構審核之後,給出對應的分級和理由。如果這位創作者如果對自己的分級不滿意,可以對內容進行修改,然後重新提交申請。如果無異議,則按照分級標準進行出售。作為商傢,嚴格按照分級標準區分銷售對象,絕不將有年齡限制的遊戲賣給那些沒有權限購買的人。作為消費者,則按照自己的需求進行購買,主動舉報那些非法買賣遊戲的個人、商傢和企業。

執行合理的分級制度可以讓遊戲市場更加規范有序,開發商可以依照分級制度,制作面向不同消費用戶的各個層級的遊戲。成人可以接觸到內容更開闊、題材更深刻的遊戲,而孩子們則可以被保護,他們將隔絕在不應接觸的內容之外,享受純真和健康向上的遊戲。正是因為缺乏一種有效的分級辦法,國內現在什麼遊戲都同等地在市場上銷售,被成年人、未成年購買。與此同時,開發商很多時候也不清楚自己什麼時候會“觸線”,很多國內外遊戲在審核的時候容易遭遇“一刀切”,涉及暴力、政治、戰爭等敏感題材的都基本被一棒子打死,國行遊戲又被玩傢戲稱“閹割版”,意即被和諧過瞭頭。

這樣看來,建立分級制度確實有必要,但為什麼偏偏老生常談,成績為零?

中國無法沿用美日分級制

有人說,發達遊戲國傢像美國、日本的遊戲分級制度不是執行得很好嗎,為什麼我們不能借鑒他們的分級方法?

作為世界遊戲大國之一,美國的分級制度有著最悠久的歷史和最完整的體系,美國“娛樂軟件分級委員會”(Entertainment Software Rating Board,ESRB)建立於 1994 年,是一個由美國“娛樂軟件協會”(Entertainment Software Association,ESA)建立的非營利性獨立組織,負責進行年齡和內容的分級,保障美國和加拿大地區的電腦和電視遊戲以及其他娛樂軟件的規范化和對隱私法律的貫徹。

美國 ESRB 分級標識及含義:

e

而說到日本遊戲分級制度,電腦娛樂供應商協會 CESA(也就是東京電玩展主辦方)於 2002 年 7 月成立瞭分支“特定非盈利法人活動機構 ”CERO(Computer Entertainment Rating Organization),即“電腦娛樂分級機構”,負責日本遊戲分級制度的制定,以及遊戲所屬級別的審查。目前所有於日本地區發行的電視遊樂器遊戲和 PC 平臺遊戲都受到 CERO 分級制度的約束。

2006 年 CERO 頒佈的最新版分級系統,共分為 A、B、C、D、Z 五個級別:

c

但是與中國完全不同,西方國傢的分級制度建立在合法的正版單機遊戲占遊戲市場主導地位的基礎之上,其結果是,西方遊戲分級制度的出臺多數都來自於眾多的遊戲企業對共同利益的追求,西方先進的分級制度是因為有大多數廠商覺得自己的合法利益得到瞭保障,因為制定這些制度的,都是為它們提供打擊盜版“服務”的私人或者獨立非營利性組織,既然你提供給我們保護,那麼我們當然自願遵守你們的規矩。

西方分級制的核心是商業社會的契約精神。但目前中國的遊戲行業,還遠沒有達到這種商業程度。中國幾乎沒有什麼出於廠商共同利益而建立起來的非營利性組織,廠商們各自為陣,共同利益何在?也就更不可能出現西方的“既然你保護我,我就守你的規矩”,靠中國廠商自己,難以完成這種行業自律型的分級體系。

中國離遊戲分級還有多遠

除瞭分級制天生不可避免的缺陷外,中國具體情況也是導致分級制無法在大陸推廣的重要原因。一直以來,針對電影、遊戲等文化產品的監管,官方一直以審查的方式進行。通過這種細致入微、謹慎嚴謹的監管手段,從內到外成功杜絕瞭大量非法及不良信息的出現和蔓延,保護瞭文化產品的精神內核健康。

中國針對電子遊戲的監管更是嚴格謹慎。一款遊戲要想在中國大陸市場運營,需經多個部門審批備案。遊戲運營商需提供關於遊戲的說明以及樣品等文件材料,甚至遊戲中全部對白、旁白、描述性文字及遊戲主題曲、插曲的歌詞文本等內容,都需經過官方審核。審核不通過直接連上架的機會都沒有。

與之相比,分級制性質則完全不同。分級制是通過分級審查的方式,對各類文化內容進行等級標註,這本質上允許大部分文化內容(包括積極的和消極的)在市場上進行傳播。比如性暗示、暴力等,打上“18 禁”的標簽,就能在櫃臺、店鋪對成年人銷售。

總結

短時間內,中國是很難實現如同美國、日本那樣的遊戲分級制度的,這個行業目前至少需要解決兩個問題,進而才能擁有遊戲分級的基礎:一是有關部門的分權與放權,建立一個對遊戲行業進行統一的分級部門,更直接也更權威地對遊戲市場展開監管,並且促成遊戲行業自律組織;二是打擊盜版,盡快完善起國內正版遊戲市場,建立分級制度永遠和維護知識產權是聯系在一起的,隻有保障好遊戲開發者和從業者的利益,尋找到各方的共同利益,大傢才會自覺地維護某一項規則。

明白無誤地說,隻有遊戲行業真正發展成型,遊戲企業成為主角,正版回歸主流,才有機會建立起合適中國的一套分級制度。從第一次提出遊戲分級制到最近一次重提遊戲分級制,已經過瞭 12 年,這段漫長的時間裡我們見證過無數次中國遊戲的改變與進步,肯定也有機會等到實現遊戲分級的那一天。

from:威鋒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