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損一員大將 暴雪首席任務設計師離職

9月17日,魔獸世界設計組裡又一重量級人物,首席任務設計師&神器系統設計師Craig Amai也宣佈退出魔獸世界設計組,希望在新的空間迎接新的挑戰。

31

Amai在2004年《魔獸世界》上線前就開始瞭他在暴雪的旅程。在他任職期間,他設計出瞭非常多的經典任務,比如巫妖王之怒以及熊貓人之謎的任務線。在7.0當中,Amai和他的團隊不僅設計瞭破碎群島的任務線,並且主持設計瞭《軍團再臨》中的神器系統。

從他發佈的離職消息來看,他產生退出的想法已經很久瞭,這次設計完神器系統之後,將離開暴雪去尋找新的挑戰。

他認為自己離開暴雪也並非一件好事,自己肯定創造不出一間像暴雪這樣的公司,但依然會不顧一切地去努力。在探索未知的道路後,或許有一天還會重歸暴雪,但是不會再負責魔獸世界。

自己將在未知道路上開始新的旅程,迎接新的挑戰,結識新的朋友,測試自己的能力。

感謝傢人對自己的支持,以及多年來Team 2所有的設計師夥伴們。

32

也祝願Amai在以後的生活裡尋找到新的挑戰,為我們帶來更多精彩的設計。

以下為Amai離職博客全文:

從魔獸世界再啟程

33

從我開始感覺到疲倦已經過去瞭5年瞭。5年的時間來講故事,塑造制作冒險體驗,以及在WoWEdit裡的各個角落制作各種各樣的東西。我仍然熱愛我的工作,但疲憊已經開始占據我的身體。一種比往常制作沖刺期後的反彈更令人疲倦的東西。

於是,我開始向周圍吸取新的靈感。 我在辦公室的白板上寫下瞭魔獸世界裡“樂趣的類別”一行字,想把它作為一種催化劑來找到一些新鮮玩意兒,我期望它可以跟遊戲裡的其他系統相得益彰。就是在這裡,我找到自己對探索和發現元素想要的東西,並開始策劃和討論,這就是後來被稱為暈影和珍寶的系統( Vignettes and Treasures)。

34

不久後,稀裡糊塗之下,我晉升為首席任務設計師,並面臨著人生中最強的一次挑戰。領導一支龐大的團隊,構建不同渠道之間的暢通交流,每天都要面對大量的問題和請求。為瞭生存,我不得不讓我的大腦以完全不同的方式來運轉。我隻能想辦法應付不斷襲來的壓力,讓自己有條不紊地持續作出一個又一個的實用解決方案,有時還要鼓勵我身邊的同伴也同樣這麼幹。我教會瞭自己拋棄過去那種很自然而然的做法,轉而開始倚重清單,優先級,並更多地信任他人。這種變化是令人興奮的, 但來自團隊的無盡需求讓我難以應付。我為我們在德拉諾之王裡制作的練級體驗而感到自豪,但同時,我精力也在這樣的全新方式下消耗殆盡。

正是在那時,我收到瞭我的盾牌,這是為暴雪服務10年的獎勵。 這是我一直期待的巨大榮譽。我感到驕傲。我回想起我在暴雪之前我的工作和挑戰,我總是頻繁地從這裡去到那裡,永不滿足於安定下來,一直迫切希望著有新的東西。 在暴雪我找到瞭心儀之地,這裡的人們充滿才華和熱情,每天我都可以看到新的挑戰。這是我所知道的唯一一個可能讓我呆上10年的地方。甚至超過10年。

35

但是說起來,10年。這個數字就像一隻沙袋一樣擊中瞭我的胸膛。如果我能長壽的話,現在可以回頭看看我把大概1/8的生命獻給瞭這一款遊戲。 這當然是值得一試的事情,但我不確定它是否是那個值得我投入更多時間的事情。外面還有那麼大的世界我想去暢遊,我還有那麼多的創意要去實踐。我決定不再做任務設計瞭。是時候把目光轉向新的挑戰瞭。

我心裡這些想法慢慢形成,而我也等到瞭一次機會。那就是- 神器。這是新資料片的一個主要賣點。這是一個對我來說可以跳出內容塑造轉而進行系統和獎勵構造的機會。這是一個可以與藝術傢和程序員們更緊密合作來創造一些全新主要內容的機會。這是一個帶領一支新的團隊裡面有一半人是我從來沒有緊密合作過的機會。也是一個對我來說在離開尋找新的冒險之前為魔獸世界留下最後一個不朽印跡的機會。 我接受瞭這個挑戰,並且在開始之前,我就明確瞭一旦做完我就離開的決心,雖然我現在還不知道前方在哪裡。

我們做到瞭。 我們做出瞭神器系統。很有挑戰性,我們也很滿意。事物從來就不是完美的,但我為我們取得的成績而感到自豪。這樣的成功幾乎完全要歸功於我有幸一起工作的人們。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確信,現在是時候離開魔獸世界去找到一條新路瞭。

暴雪對我很好。 他們一直在支持著我走過每一次的掙紮與決定,他們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受到重視和贊賞。他們給瞭我挑戰,使我成長。他們讓我瞭解到我自己之前從來瞭解過的自我,並給瞭我反復重新定義怎樣的我才是更好的機會。在暴雪的城墻之內,我碰到瞭生命中比任何地方都要更美好的人們。當我環顧風雲變幻的遊戲業界,再也沒有第二傢公司能像暴雪那樣耐心等待更滿足我的內心。暴雪是由那些偶爾也會人之常情犯下錯誤,但卻是我生命中遇到的最美好的人們所組成的。它是我的傢。

但你不能永遠待在傢裡。

36

我把生命中最美好的12年獻給瞭魔獸。 我想,我在艾澤拉斯留下瞭許多痕跡,也留在瞭那些體驗過遊戲的玩傢心裡。在這樣的一個龐大的天才開發隊伍裡,大多數玩過遊戲的玩傢也許都不會知道我的名字- 他們會隻記得暴雪。這沒有什麼,我從來沒有因此而驕傲。 我很高興我能夠做出貢獻並享受它給我的回報。

幾年前我就下定瞭決心要離開魔獸世界,隻是要等待一個合適的機會。這是早有預期的,這隻是需要點時間,但這個決定並不難。不過要離開團隊裡的隊友和朋友。。。還是要痛下決心的。我在那些最後的日子裡哭瞭好幾次。 我現在仍然不時地眼泛淚光。

我想著不要把它當作什麼大事,就像平常一樣。我提前告知大傢,好讓大傢知道,但我不打算搞什麼告別活動。在我的計劃中上班的最後一天竟然是放假,所以我的最後一天變成瞭軍團慶功宴那天。當天整個魔獸團隊都一起慶祝我們所取得的成功。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告別日。慶祝。故事。擁抱,大笑和微笑。周圍的人都是我很自豪地幾年一起並肩作戰的朋友。

他們對我很好。他們給瞭我一個驚喜,一張簽名的畫佈,我很喜歡,而且已經自豪地掛在我傢裡辦公桌的旁邊:

37

他們還給瞭我一個寶箱裡面放滿瞭充滿回憶的照片,這時不時還會逗我又笑又哭。

38

他們還送瞭我一款自制餅幹,上面有灰燼使者。 老實說這手藝真不錯。

39

還有Ben那傢夥。該死的Ben。他抱著吉他唱瞭一曲Good Riddance,每個人都圍瞭過來,讓我眼眶裡的淚水終於忍不住瞭。

我曾經很難融入團隊。而且我也曾很難接受贊美。 我是一個內向的人,有時甚至是病態的。但那天晚上挺過瞭所有的尷尬,隻是為瞭與那些我喜歡的人待得更長一些。我一直待到所有人都離開,我在安靜的收拾瞭我的辦公桌,我最後一次在黑暗中在公司裡徘徊。我走過瞭9年前接受助理任務設計師面試時的房間,從那之後我又在那裡面試過幾百號人。我走過瞭獸人雕像,它的周圍銘刻著我所熱愛的暴雪核心價值觀。我走過瞭那張熟悉的桌子,在過去的幾年裡我和任務設計師們幾乎每天休息的時候都聚集在這裡。我把這幾年我收集的東西裝箱搬進吉普車裡,車子駛出瞭大門,開始瞭自己的新生活。

我不是為瞭更好而離開暴雪。我自己不可能打造一個更棒的公司,傻瓜才會去這麼幹。 我懷疑我終有一天會回來,在我探索過一些不熟悉的道路之後。但我在魔獸上的工作已經曲終人散,我也知道當不再每天都見面時會變成什麼樣。不是一成不變的。不管你多麼愛他們,人們會慢慢淡忘。而對我這樣一個現代社會的隱士來說情況更甚。

我很幸運,找到瞭暴雪,我很幸運得到瞭設計任務的機會,我很幸運能在為魔獸工作期間遇到這麼多美好的靈魂。我還是幸運能在這樣一傢受人尊敬和令人印象深刻的公司裡還有很多人表達這樣的渴望歡迎我回來。 我也很幸運能有這個美好的傢庭能支持我走過這一切,使得“孤獨”之類的東西都煙消雲散:

現在,我知道我需要在沒走過的路上蹣跚前行瞭。我需要面對這些陌生的挑戰。我需要去面對其他那些勇敢而積極地闖蕩自己的道路的人,並希望能結交一些新朋友。我需要歷練我的能力,並強迫自己成長。如果我不努力我會很失望的。

想各位成就如今的我的各位可愛的第二開發團隊的設計師們說一聲:謝謝你。 真摯的。發自內心的。 謝謝。 我會想念你們。

-Craig

from:愛玩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