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IP各執一詞 中韓不同裁決哪個具有效力

23

日前,久拖不決的傳奇版權糾紛再起變化,愷英方面通過全資孫公司,再次與娛美德達成授權許可協議,公然繞開瞭中國法院下達的合同履行禁令。兩傢公司的依仗,則是前幾天公開的韓國首爾中央地方法院的判決,該判決駁回瞭亞拓士禁止娛美德單方處分傳奇版權的申請。同一申請不用境遇,傳奇版權糾紛在兩國法律程序正式介入的情況下,依然撲朔迷離結局難定。

考察兩國法院公開的法律文書,娛美德和亞拓士爭議的焦點,在於娛美德作為傳奇的共有著作權人,是否具有單獨對外授權的資質,而雙方在2004年簽訂的“和解筆錄”,則成為法院厘清權責的關鍵證據。

無論是上海知識產權法院還是首爾中央地方法院,都認為”和解筆錄”中不存在關於單方對外授權的明確約定,在此情況下,娛美德能否單方授權第三方,將完全取決於兩國著作權法的相關規定。

上海知識產權法院認為,在沒有對外單獨授權的特別約定的前提下,娛美德未與亞拓士協商的行為涉嫌侵害後者的共有著作權,其與愷英公司簽訂的許可合同若履行,則必然給亞拓士帶來實際損害,因此做出瞭有利於亞拓士的最終裁決。

而首爾中央地方法院則認為,從“和解筆錄”條款字面來看,是否允許各方當事人單獨授權並不明確,但法院同時也要求,亞拓士要求法院禁止娛美德單獨授權需要合理理由”,由於亞拓士一方舉證不足,因此法院對其保全申請不予支持。

對於中韓法院不一致的裁決,法律專傢做出瞭專業的解讀。中韓雖然同屬大陸法系,但著作權法的具體規定和法院裁量仍然各有側重,中國偏緊而韓國偏松,這體現瞭兩國不同的版權現狀和法院偏向。中國對於版權保護和壓制侵權的需求更為緊迫,因此法院往往在版權糾紛案件中傾向於更為嚴格的態度,中國法院將通知和協商認定為共有著作權人對外授權的前置條件,就是這一態度的體現。而韓國則相對更為寬松一些,娛美德的單方授權行為,隻要亞拓士沒有合理理由加以反對,則法院不予禁止。

更進一步來說,雖然娛美德和亞拓士在中韓法庭各勝一局,但具體在中國而言,亞拓士在中國法院的勝訴更具決定性意義。根據我國民事訴訟法的規定,民事裁定隻可復議一次,法院經復議後下達的裁定即為最終裁定,其效力在法院正式撤銷之前一直有效。而外國法院的判決和裁定,必須經過中國法院的認定才能在中國具有效力。這就意味著,在決定傳奇版權歸屬的官司塵埃落定之前,娛美德和愷英之間簽訂的授權許可合同將在中國一直處於禁止履行的狀態。考慮到跨國知識產權糾紛在調查、取證、送達等諸多環節上的特殊性,加上可能的上訴、再審等後續程序,這場傳奇官司拖延經年乃至曠日持久實屬必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