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廣告監管今日實施 最高或罰兩百萬

從即日起,如果你還是把廣告標註為“推廣”,如果推銷商品或服務的付費搜索,不明確標識為“廣告”;如果彈出廣告不能一鍵關閉,那麼等待廣告主的,將是“史上最嚴厲處罰”。

24

9月1日,《互聯網廣告管理暫行辦法》(以下簡稱《辦法》)正式實施。針對此前有媒體質疑這部規章的“牙齒是否足夠鋒利”的問題,工商總局廣告司司長張國華今天明確回應稱:《辦法》隻是廣告法的下位法,對於不同類型的互聯網違法廣告個案具體罰多少,還要同廣告法的罰則結合起來。比如今年上半年備受矚目的“車易拍”違法廣告案,處罰額就達200萬元。

監測中心今起正式投入試運行

互聯網廣告是廣告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近年來廣大人民群眾和社會各界高度關註、問題反映較為集中的一個領域。

對於9月1日起實施的《辦法》,張國華在今天國傢工商總局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指出,這部《辦法》是工商總局堅持問題導向,經過瞭幾年的調研、起草、修改和多方征求意見,逐個突破難點問題,克服重重困難出臺的一部專門針對互聯網廣告的重要規章。

今年7月4日,《辦法》公佈以來,社會各界給予瞭高度關註,廣大人民群眾對其實施效果也充滿期待。據張國華透露,為確保《辦法》的順利實施,工商總局正在加快推進互聯網廣告監測中心建設。

“截至目前,互聯網廣告監測中心一期基礎建設已經順利完成。該監測中心將於明天正式投入試運行,同步開展互聯網廣告監測工作。”他說。

據介紹,試運行階段,首批被納入監測的網站將有幾百個,而等明年正式投入使用後,可能會有一千傢網站被納入監測。“據我們估算,這一千傢網站的廣告量,能占到目前互聯網廣告市場份額的90%以上。也就是說,90%以上的互聯網廣告,明年都可以被監管到。”張國華說。

上年互聯網違法廣告占比13%

到今年9月1日,新廣告法實施整滿一周年。張國華今天在會上披露,新廣告法施行一年來,全國工商、市場監管部門共查處各類違法廣告案件約2.4萬件,罰沒款約4億元。值得註意的是,其中,互聯網廣告案件約3200件,罰沒款約6700萬元。

記者註意到,在過去一年來查處的違法廣告案件中,互聯網違法廣告數量占比僅為13%,這在當前互聯網廣告份額占比已經接近四成的情況下,顯得有些不成比例。

對此,張國華分析認為,在過去一年查辦的2.4萬起廣告案件中,互聯網廣告3200件,占比隻有13%,確實與《辦法》沒有出臺,缺乏相關處罰依據有關。

他說:“互聯網廣告是一種技術性較強,類型相對復雜的廣告形式,對於互聯網廣告的認定,一段時期以來,業內一直存在很多爭議,所以在有些互聯網廣告上,缺乏一個明確的法律定義和尺度,所以在以往的查處中確實依據不足,這從數據上來看,就顯得有些力度不是很大,數量也沒有很多瞭。”

那麼,隨著《辦法》的實施,在接下來的廣告案件查處中,互聯網廣告案件數量是否會顯著上升?對此,張國華認為,目前還不好判斷,這主要取決於互聯網廣告主體依法發佈的意識能否切實提高。

“不過據我所知,《辦法》出臺後,特別是一些大的互聯網企業,還是非常重視的,內部也采取瞭各種整改措施,我想應該不會出現大面積的違法廣告被查處的現象。”他說。

個案處罰將同廣告法相結合

對於《辦法》的處罰力度,此前有媒體報道認為過輕,因為按照《辦法》相關罰則,一般都是最高可罰3萬元。

對此,張國華今天明確指出,這是一種誤讀。因為《辦法》是廣告法的下位法,對於互聯網廣告的處罰,要同廣告法結合起來,《辦法》中對於各種類型的違法行為,都有對應的罰則。

“所以,盡管在《辦法》中沒有看到那麼高的罰款額度,但具體罰多少,還要同廣告法的罰則結合起來看才清楚。比如,去年處罰的互聯網廣告案件中,處罰額就有達到數百萬元的。”他說。

記者註意到,在工商總局今天公開曝光的新廣告法實施一年來查處的十大典型虛假違法廣告案件中,排在首位的“車易拍”違法廣告案,就是一起典型的互聯網廣告違法案件,而針對這起案件,今年6月,北京市工商機關對該起虛假廣告案處以瞭200萬元的罰款。

對照新廣告法罰則,記者發現,本案適用的基本是頂格處罰。

微信公眾號推送廣告將受監測

時下,通過微信及朋友圈發送各類軟文廣告,正在成為一種常見的新型營銷模式。這類廣告是否適用《辦法》監管范圍,也是社會關註的熱點之一。

對此,張國華明確回應:不管是以文章、報道還是其他形式出現軟文廣告,都須明確標註“廣告”二字。總之,隻要是有可能使消費者產生誤解的廣告行為,就都必須進行明確標註。

張國華透露,“下一步,我們將對微信公眾號進行監測。”不過,對於諸如朋友圈等私人領域、朋友之間的推送,張國華同時也坦言,這些目前在法律上還存在一定的障礙。

《辦法》還規定,在互聯網頁面以彈出等形式發佈的廣告,應當顯著標明關閉標志,確保一鍵關閉。但是,目前在類似優酷等視頻網站中,很多網站還是實行會員可以實現一鍵關閉,而非會員用戶在進入視頻前,還是要先播放幾十秒廣告的情況。

對此,張國華坦陳,對於視頻節目之前的廣告,目前還沒有這方面行業標準,“比如說開機之後,是否要規定播放多長時間,是否需要強制能跳過廣告,這需要下一步對相關行業標準進行細化來決定。”

職業打假若為牟利不受保護

一段時間以來,有關職業打假人的合法性問題也是社會爭議的話題之一。在互聯網廣告領域,是否也存在職業打假人的問題?

對於這一熱點話題,張國華今天也予以公開回應。據他介紹,職業打假人對廣告領域很關註,在這方面的投訴也比較多。

“職業打假人也好,消費者也好,隻要是正常的對廣告市場秩序的維護,幫助我們凈化廣告市場環境,這樣的行為我們是歡迎的。”他說。

“但是,如果把這種投訴打假作為一種牟利甚至實施敲詐的手段,比如我們也接到一些反映,即在向監管部門投訴之前,先跟廣告違法主體
張國華強調,如果其目的不是為瞭消費者的利益,而是為瞭個人斂財的目的,這對於整個市場環境,就不是一種維護,而是一種蛀蟲式的侵蝕,這顯然是不可取的。

from:法制日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