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寶吳斌:首推“遊戲合夥人”計劃實現共贏

【據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據報道/時值2016年,國內移動遊戲的增長開始趨於放緩,整個市場的發行節奏也變得越來越慢,但是在日前中青寶舉辦的戰略發佈會上,卻宣佈7款手遊集中上線,還首度提出瞭“遊戲合夥人”的模式來挑戰整個移動市場的格局,對此gamelook也專訪瞭中青寶手遊副總經理吳斌。作為一個從業十餘年,從端遊一路走到手遊時代的老兵,吳斌也向我們解讀瞭中青寶在移動遊戲市場的佈局,以及對於目前手遊寒冬的看法。

236

中青寶手遊副總經理吳斌

7款新品的集中上線,換算下來幾乎是半個月就會有一款新品,這與目前市場的放緩也有較大的差異。但是吳斌表示,很多廠商之前跑的太快瞭,他們想達到的預期與實際能達到的產生瞭非常大的反差,所以他們現在把步伐放慢。而對於中青寶而言,在手遊這塊已經到瞭必須要釋放爆發的階段。步伐的加快其實是基於中青寶佈局手遊及產品自身的特性決定的,並不是要應整個行業的趨勢去做一些特別出格的事情。

吳斌表示:目前好像整個行業已經進入冬天,壓力很大,在一傢通吃所有鏈條利潤的這種狀態下,的確是會感覺到生存空間非常小。如果大傢能夠放下這些執著,能夠真正去聯合起來,一起去對抗這個行業的變化,而不是去對抗某一傢競爭公司,那麼在這種狀態下,大傢會發現這個行業其實還是欣欣向榮的,行業還是充滿瞭各種機會機遇的。大傢合夥起來,共享目前的優質產品;共享各自的優質資源;共享運作產品的理念、計劃;共擔一定的風險;共享豐厚的利潤。

以下為專訪實錄:

連推7款產品:加快手遊步伐 攜手合作方共同掘金

我們本次的發佈會上連續公佈瞭7款產品,在其中的3款自研產品中就有2款是根據我們的端遊改編的。現在市場上不少端遊作品都紛紛被改編為手遊,我們想知道,這兩款產品與以往的這些遊戲有何不同?

吳斌:中青寶在端遊這塊沉淀多年,端遊產品在國內也是處於領先地位。對於端遊產品改編手遊,我們覺得主要還是在於它承載瞭端遊原來產品的品牌效應和核心用戶群。在進行端遊改編的過程中,我們特別註重兩個方面:一方面是保證兩款端遊產品在題材方面的傳承;另一方面,因為有些端遊產品已經具備瞭很長的運營歷史,現在整個行業用戶需求正發生變化,因此,端遊產品在改編手遊上,我們也會註重用戶順應時代的需求改變。

其次,我們也知道端遊是在PC上運行的,現在手機硬件設備在很多方面需要去考量其在性能上是否能夠支撐。所以,我們也會對端遊龐大的內容進行一些精簡和優化,核心的東西不丟失,但是非常龐大復雜的內容以及長時間的用戶體驗等方面還要進行一些簡化。

對於端遊改編的手遊,哪些方面是需要我們特別註意的?

吳斌:首先應註意用戶需求的變化。當年玩端遊的用戶可能是20歲,但十年後他已經三十歲瞭,整個人的社會關系以及成長經歷會發生巨大的變化,包括他可支配自由時間和可支配財力。所以,在改編的過程中,我們非常註重這些用戶屬性的變化,然後對其做出相應的調整。

目前軍武題材的作品在市場上也是比較稀缺的,《抗戰》是根據軍武題材的端遊進行改編的,請問這是出於怎樣的理念,之後是否會有更多軍武題材的端遊被改編成手遊?

吳斌:我們會發現無論是端遊、頁遊還是手遊,每一個遊戲板塊在行業發展到一定的階段時,大傢都會說一個關鍵詞“同質化”。那麼我們認為在目前手遊發展的階段,行業同質化現象是大傢都必須需要去正視,並且為此作出改變。

在做戰爭題材端遊改編手遊的事情時,我們認為現在的手遊行業缺乏這種產品,以及能夠把這種產品做好的團隊和公司。因此,這個時候是中青寶進入端遊改編手遊市場的最佳時機。而且之前也有一些做戰爭遊戲的廠商做過這方面的嘗試,他們取也得瞭一些不錯成績,這也驗證這種方式是可行的。

從自研的角度來說,我們會比較依托於中青寶之前在遊戲研發上多年的沉淀,不會特別盲目的擴張目前市場比較熱銷的品類。但是從中青寶的發行代理線來說,並不會拘泥於戰爭題材類產品。這次的發佈會大傢也可以看到,戰爭題材品類隻占我們所有遊戲品類的四分之一不到,未來也會盡量的去豐富更多的遊戲品類,遊戲的風格和遊戲群體將更多元化。之前中青寶是在打造產品線,但現在是在營造多元化產品池,這個池子會有各類的產品。

哪些產品會是我們近期的重點產品,能否為介紹下?

吳斌:此次發佈會介紹的產品計劃在明年春節前將陸續發佈,大概半個月一款。在這些產品中,如果按照產品重要度以及上線檔期的話,《冒險戰記》這款產品的完整度、成熟度是最高的,已經具備可以上線正式運營的狀態瞭。

《冒險戰記》作為一款橫版動作的手遊,從畫面以及表現手法上來看都顯得比較的精致。但其實目前市場上也有不少的橫版動作玩法的作品,該作與這些作品有何區別?

吳斌:其實冒險島類的產品在近兩年也發佈瞭很多,這個過程發現它的受眾人群非常龐大,每款產品發佈之初都非常火爆,用戶對其熱衷程度都非常高。但遺憾的是,目前市場上並沒有一款這類型的產品能夠真正滿足用戶的需求,能夠將這塊積攢多年的市場消化。

我們認為這款產品具備這種能力,《冒險戰記》在針對用戶情懷的基礎上,做瞭非常多為迎合目前這個時代對制作品質、表現形式上的改動,以及現在主流用戶的個性化需求,和娛樂化的心態。這款產品在這些方面都得到瞭非常好的體現,能夠帶來其他同類型產品所不能帶來的體驗樂趣。

對於《冒險戰記》來說,我們是會選擇獨代還是會選擇聯合發行的模式,而在遊戲的推廣和發行過程中我們會做哪些工作?在營銷方面我們又會做哪些創新?

吳斌:此次發佈會我們講瞭“合夥人”理念,既然講瞭,那麼就一定要做到,所以這款產品就會按照合夥人計劃的方式去操作。中青寶現在也和一些發行商洽談,初步確定瞭一些能夠充當合夥人的發行商和渠道商,我們也歡迎那些看好中青寶產品的發行商、渠道商能夠與我們保持一個密切聯系,加入這款非常有潛力的產品發行中來。

今年下半年將連續發佈7款產品,平均半個月就會有一款新品上線。要知道現在國內手遊市場已經出現放緩,不少廠商都放慢瞭發行的節奏,中青寶這次為什麼會選擇以快打慢的方式?

吳斌:很多廠商之前跑的太快瞭,他們想達到的預期與實際能達到的產生瞭非常大的反差,所以他們現在把步伐放慢。對於中青寶而言,我們在佈局手遊這一塊,其實還是保持一個比較低調蓄力的狀態。在目前狀態上,中青寶手遊這塊已經到瞭必須要釋放爆發的階段。在其他廠商或者行業的角度來看,我們現在的步伐可能想相對之前來說更快瞭,這也是基於中青寶佈局手遊及產品自身的特性決定的,並不是要應整個行業的趨勢去做一些特別出格的事情。

“遊戲合夥人”計劃:共享優質資源 合作共贏

我們當初是基於什麼理念想到把合夥人概念提出來?

吳斌:在市場相對來說生存空間還是比較寬廣的時候,可能大傢更多的是埋頭於自己企業的發展以及市場規劃中。為什麼現在大傢感覺好像整個行業已經進入冬天,壓力很大。我們認為如果大傢還是保持勇於作戰,一傢通吃所有鏈條利潤的這種狀態下,的確是會感覺到生存空間非常小。如果大傢能夠放下這些執著,能夠真正去聯合起來,一起去對抗這個行業的變化,而不是去對抗某一傢競爭公司,那麼在這種狀態下,大傢會發現這個行業其實還是欣欣向榮的,行業還是充滿瞭各種機會機遇的。

基於這樣的考慮,我們認為中青寶在關於合作方面的事情,可以往前邁入一個更大的步伐,大傢一起來合夥,共享目前的優質產品;共享各自的優質資源;共享運作產品的理念、計劃;共擔一定的風險;共享豐厚的利潤。

合夥人計劃主要體現在3個方面:研發商、發行商和渠道。在研發商方面,傳統的模式是代理研發商的產品,而我們則會提供資金、IP授權和技術支持,這裡的技術支持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

吳斌:中青寶做遊戲研發有十多年瞭,該躺的坑已經躺過,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積攢瞭非常強的研發基礎和實力。那麼對於很多初創的研發團隊來說,他們可能會有個別技術大牛來作為合夥人創業,但是一個人的精力閱歷總是有限的。對於手遊端的開發,實際上整個行業還面臨許多需要去做技術攻克的問題。而中青寶作為一傢非常有CP底蘊公司,可以給到研發團隊技術方面的實實在在的支持。

之前也提到瞭對於IP方面的支持,中青寶目前在IP方面有怎麼樣的佈局?

吳斌:我們的IP計劃分幾個部分,第一部分就是關於之前非常有沉淀的端遊IP逐漸手遊化。第二部分,我們現在也在對一些非常有性價比的網遊、動漫以及經典遊戲的IP在積極的洽談簽訂。第三部分,對於目前整個市場都在追逐的頂級IP,現在也作為非常重點的一部分在進行積極的洽談。

但是我們在IP這一塊跟其他知名廠商做法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其他知名廠商覺得IP好就先拿下,IP可以幫助一款產品變成爆款,但是並不是一款產品變成爆款的必然和唯一的條件。我們簽訂IP的時候更多的是考量有沒有找到能夠很好的把這個IP手遊化的團隊,能真正把這個IP聚攏起來,滿足用戶的需求品位,在內容方面符合他的價值觀,我們確定瞭這樣團隊,才會去對這個IP進行更深入的洽談。而不是拿瞭IP以後,為瞭面對IP即將到期的授權期,不得不將就找一傢公司,一個團隊去牽強的消化掉,這樣本身對IP是一種傷害。

這對於用戶來說也是一種更深層的欺騙,我們不希望這種方式來影響到中青寶認為比較積極向上的生存狀態和整個企業的聲譽。

其次是在發行層面上,事實上,目前市面上有不少產品也是選擇聯合發行的模式,我們的產品與這些傳統的聯合發行模式有何不同之處?

吳斌:聯合發行這個詞並不是一個新鮮詞,但是實際的操作層面卻不同。很多公司也說、也在做,但操作層面上更多的隻是一種形式,一些公司自己有用戶資源,然後去拿別人的產品消化掉用戶資源,很少有公司自身有非常好的產品,並且願意拿出來與大傢分享。

大部分所謂的聯合發行更多的是你有沒有好的產品,如果有,那就一起發。而不是我有很多各類型都挺不錯的產品,你覺得哪個比較符合你們的資源屬性,然後可以挑一款大傢一起來做。所以,中青寶是充當一個所謂聯合發行的發行商不具備或者不願意做的那一方。這點我們和市場上的傳統的聯合發行所不一樣的地方。

CP扶持計劃:助力中小團隊實現“臨門一腳”

第三個是渠道方面,我們提出瞭聯合推廣渠道定制模式,這與傳統的渠道分發模式有何不同,對於中青寶來說,具體體現在哪些方面?

吳斌:這個定制分兩個方面,一個是基於產品本身。渠道之間用戶屬性的差異非常大,比如OPPO和UC,兩個都是大渠道,他們平臺用戶的屬性是差異卻非常大。一個非常偏重度,他們用戶對遊戲的需求和喜好都是偏重度,而OPPO這的用戶更傢輕度和時尚化。最後大傢可能會發現,一款產品你無論怎麼去定類型,大多數主流渠道都可以做得很好。所以,我們在產品面上提出定制的觀點。比如OPPO用戶比較偏輕度,我對產品具體的內容在某些可操作的內容上去做一些適當的調整。

所有的遊戲都有商業化,在商業化這塊我們也會做設定,如果用戶偏輕度,更喜歡少量多次的付費習慣,我們可以做相應的調整。對比較重度的用戶,我們可以給予商業化方面比較激進比較刺激的調整,但是這種調整同時我們也會考慮到實際操作方面註重統一性、平衡性,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我們跟渠道一起對產品的營銷推廣內容上進行定制化。用戶的喜好屬性不一樣,我們展現給用戶的活動和推廣的內容也是不一樣的。這塊我們會跟每個渠道進行深刻的溝通制定,而且這個過程會拉著產品制作人或者合作者一起參與進來。

我們還提出瞭對於CP的扶持政策,由於版號新規的出臺,現在中小CP的生存情況愈發的艱難。我們提出的扶持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

吳斌:我們最近談的比較多的就是版號政策問題,實際版號政策本身不是問題,深層來講,無非還是最終落實到產品發佈檔期上。也就是說可能很多中小企業不得不面臨需要三到四個月以後產品才能上線,中小團隊就得再多扛三到四個月。我們瞭解到,一些小的CP拿到的第一筆創投資金基本是按照十至十二個月,長一點也就18個月的運作周期計算的第一筆資金。現在憑空多出三到四個月,對他們來講,面臨的是產品已經做好瞭,就差臨門一腳要上線瞭,如果不能談下一筆代理金,那麼可能面臨著走不到那個終點線。

以前也會有這種情況,但這不是一個普發性,一些中小CP通過各種方式還能填補進來的。但是當行業有大量的CP都在面臨這個問題的時候,很少有資本願意再跳進去,因為大量的CP在要某個東西的時候,資本會感覺是不是要崩盤瞭。就跟銀行擠兌一樣,一個人去取款,你哪怕取太多都不會有感覺,但是當銀行排滿隊在取錢的時候,你就在想是不是銀行要崩瞭,最後會導致銀行一個人的錢都不敢放,因為放瞭的話會發現可能你要把自己整個栽進去。

對於這些扶持的中小我們會看重他們的哪些方面,團隊的構成、產品、遊戲研發理念還是其他地方?

吳斌:我們這個計劃其實已經試運行瞭一段時間,包括這次所介紹的產品,這些制作人給大傢呈現的狀態、設計理念,和他們呈現出來具體的產品表現,都在共同的傳達一個信號,其實我們更多的還是看團隊和團隊的領導者。團隊如果可以,那產品隻是時間的問題,如果團隊都不行,那想要打造一款好的產品就更不可能。對於這點我們還需要跟制作人或團隊的核心進行更深度的溝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