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體驗 桌遊能否成為一個新藍海?

在主機和移動遊戲尚未興起的時候,桌遊給無數人帶來瞭無盡樂趣,不過現在有越來多的人認為,主機遊戲和移動遊戲的發展逼死瞭桌遊,人們不再關註這個領域,曾經的桌遊夥伴也是一去不復返,那麼事實真是如此麼?

18

桌遊是個不錯的遊戲衍生產品

近日,一直以來擅長與遊戲廠商合作制作桌遊的 Merchoid 宣佈,目前正在著手制作一款知名 IP 桌遊,這個 IP 就是《上古卷軸5:天際》,Merchoid 已經獲得瞭 Bethesda 的官方授權,這款桌遊的具體玩法機制 Merchoid 並沒有透露,但是 Merchoid 提到這款桌遊中會包含錢幣、卡片、建築物和骰子等內容,角色方面當然是基於《上古卷軸:天際》來設置,這款桌遊售價為 48 美元,說實話價格確實不低。

19

其實在《上古卷軸5:天際》桌遊之前,Merchoid 就已經推出過《輻射》、《街霸》和《刺客信條》等改編桌遊,很快《上古卷軸:天際》特別版就要登陸 PS4、Xbox One 和 PC,在某些人看來,這款桌遊更像是一個紀念品,至於玩法設計到底有沒有亮點似乎沒有太多人關註。

《上古卷軸5:天際》推出桌遊這隻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例子,但如果你留心觀察會發現,現在的遊戲廠商不管是主機平臺也好,移動平臺也罷,桌遊似乎成為瞭一個不錯的衍生產品,在起到宣傳作用的同時還可以給開發商帶來一些收益,就如這兩年來電影衍生遊戲一樣,未來可能會有更多的遊戲廠商加入到桌遊市場中謀求更多元的發展。

是時候手遊轉桌遊瞭?

在桌遊盛行的 70-80 年代,人們對它的熱情是有增無減,因此也培養瞭不少桌遊 IP 的忠實粉絲,BafflesTheFox 工作室聯合創始人 Dugald Keith 認為現在有不少主機或手遊的設計理念就來源於桌遊,並且基於遊戲設備的強大功能,桌遊的表現力得到更為立體地呈現,這為主機和手遊的發展提供瞭一種無形的動力。

可能你會認為,現在十分火爆的手遊市場已經扼殺瞭桌遊的未來,但是有機構調查指出,在過去的四年裡,桌遊的銷量增長率在 25% 至 40% 之間,每年都有上千款新遊戲發佈,而最受歡迎的一些遊戲銷量可以達到幾百萬,對於手遊廠商來說,桌遊無疑是一個挖掘優質 IP 的好地方。

前兩年我們大多看到的是一款知名桌遊被手遊廠商搬到移動平臺,比如《萬智牌》系列、《車票之旅》、《深水城領主》、《暗殺神:弒神編年史》、《太空廢船》、《卡卡頌》等等,利用移動設備的表現力以及社交互動功能,這些桌遊都有十分不錯的表現,因此有不少桌遊愛好者也開始轉戰移動平臺。

20

不過這個現象並沒有呈現出一個爆發式增長的趨勢,反而是有所放緩,因為很多手遊廠商開始意識到桌遊的玩法設計在當前這個極度飽和的手遊市場中已經不再有十足的吸引力,盈利能力大不如前,而且還會讓線下桌遊玩傢在一定程度上流失,那麼對於手遊廠商來說,桌遊就這樣被拋棄瞭嗎?當然不!

既然桌遊轉手遊不再是那麼前途光明,那麼手遊轉桌遊或許是個不錯的嘗試。早在今年 3 月,Ndemic Creations 打造的策略遊戲《瘟疫公司》確認將會推出同名桌遊,桌遊版遊戲允許最多 5 人參與,這意味著 5 種瘟疫將同時尋求擴散,競技性將成為桌遊版的獨有特色。《瘟疫公司》在 2012 年 5 月 26 日上架 App Store,遊戲上線以來總共 16 次登上 iTunes 首頁,全球獲得 116 次推薦,收獲 6500 萬粉絲,推出的桌遊自然也有不錯的表現。

曾獲得 100 多個獎項的遊戲《這是我的戰爭》今年也推出瞭桌遊,該桌遊有 400 餘件道具組成,涉及 12 位可用角色和 1000 多個特色故事,適用於 1 至 6 人遊玩,遊戲時間在 45 至 120 分鐘。而購買瞭這款桌遊的玩傢表示,遊戲的規則確實比較繁瑣,但是看得出是在為瞭還原主機和移動平臺的內容而精心打造,並且這款桌遊單人玩耍會別有韻味。與《瘟疫公司》一樣,《這是我的戰爭》桌遊采用瞭眾籌的方式來籌集開發經費,因此不能說它是一個量產的產品,更算不上是開發商的核心業務,但是《這是我的戰爭》桌遊的眾籌結果相當驚人,其中 402,414 英鎊額度的投資者達到瞭目標的 10 倍多,可見一款優質的遊戲同樣可以給桌遊版輸出十足的人氣。

比手遊細分市場更有潛力?

看到這裡我們不禁猜想,在手遊市場競爭激烈的今天,推出衍生桌遊會不會更好地幫助開發商在競爭中存活下來,抑或是憑借桌遊與手遊的線上線下互動來拓展更多的用戶?事實上,桌遊現在正處於一個復興狀態,年銷量穩定增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想必大傢也清楚地認識到,現在推出的桌遊正在變得越來越好,這些新時代的桌遊有創意,玩法精巧,道具制作工藝也越來越出色,向玩傢提供瞭不輸於手遊的體驗,準確地說應該是一種有別於手遊的獨特體驗。

21

此前衛報采訪瞭一名遊戲設計師 Scott Nicholson,他說:“在桌面遊戲上,歐洲和美國的設計理念產生瞭碰撞,並且最終融合瞭起來。”可見桌遊市場也可以實現跨國界合作與分享,這一點與當前的手遊大環境是一樣的,相比在手遊市場中苦苦尋覓可以挖掘的細分市場,跳出來制作一款優質的改編桌遊可能會給開發商帶來想不到的驚喜,但是到目前為止,仍沒有任何開發商將其作為其主要業務。

其實國內的手遊廠商在桌遊制作方面已經有所動作瞭,其中《新秦時明月》去年就推出瞭官方桌遊,據瞭解這款桌遊銷量輕松突破瞭三十萬,由於其手遊運用瞭 AR 技術,因此這款桌遊也充份將手遊的 AR 技術聯系起來,加強瞭遊戲本身的互動。且不說這款桌遊的設計是否合理,綜合表現是否過硬,至少它讓我們看到瞭桌遊與手遊之間可以建立起一個更為有趣的互動方式,今天是 AR,往後可能會有更多種多樣的方式,未來的桌遊一定不簡單。

from:威鋒遊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