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凱:遊戲領域追求已到頂點 尋找新風口

huangkai

黃凱,曾是港交所上市的頁遊巨頭Forgame集團聯合創始人,聯席總裁,負責集團旗下遊戲研發品牌”菲音”的運營。但近日黃凱卻宣佈正式離職,離職後的他不再從事視為金礦的遊戲業;也沒模仿一幹上市後退出的大佬進入投資圈,而是準備進行第二次的創業。

初次創業是因為 “不安分”

再被談及創業的初衷時,黃凱先生稱他傢祖祖輩輩都是靠土地為生,從小在農村出生長大。但內心卻有一股不安分的勁兒,也或許是一種想要改變命運的決心。因為傢裡貧窮,黃凱心裡一直有個信念,就是要考上大學,跳出農門。最終他靠著自己打零工,擺地攤,做點小生意,完成瞭學業。

大學畢業時,當時班裡34個同學,有32個去瞭油田,但他卻一個人單槍匹馬揣著800塊錢南下廣州闖蕩。這種不安分,總想做成什麼,也總相信自己能做成什麼的信念,就是黃凱創業的本心。在2003年時,黃凱的第一份工作選擇瞭投身互聯網行業,2006年則開始瞭互聯網創業。

從做個人站長開始,到後來的廣告聯盟、彩信聯盟再到百度競價,可以說是每天跟流量打交道,也養成瞭他的一個特別的習慣――每天打開3000~5000個網站,每個網站隻看2、3秒,隻看一下首頁核心廣告位顯示的是什麼內容,這讓他能及時發現哪個行業正在風口。核心廣告位在當時是個很好的風向標,因為它並非所謂高性價比的位置,這個位置是花大錢辦大事,也隻有那些不差錢的,或者流量變現能力很強的行業,才會選擇這個位置。



在2008年3月時,他開始留意到網頁遊戲開始湧現在核心位置上,因為依據的是非常理性直觀的指標,他馬上判斷頁遊是一個新崛起的金牛產業。從來不玩遊戲的黃凱開始去玩遊戲,據悉,他曾經在同一個遊戲裡開瞭108個賬號,體驗不同的玩法,短短半年時間,在遊戲裡面燒瞭近百萬,但同時也印證瞭自己的判斷,於是在2008年的10月,菲音成立瞭。

黃凱認為,如果一個企業的經營目標是上市的話,從創立到上市,也分為好幾個階段;而其中最難無疑的創業階段,他認為無論是哪個行業,是先行還是後進,創業都是一條九死一生的路,少數成功者都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沖過來的,無非是面臨的具體困難挑戰不一樣。

每個行業的創業之路都有他自己的特點,先用遊戲行業來舉例。每個遊戲創業公司都要過三關——做遊戲要過幾關,首先是招人關,第二個是技術關,第三個是策劃關。

黃凱稱他們剛開始創業時,公司在一個民宅裡面,最開始隻有7、8個人,招人都招不到,印象特別深刻的是,那時候很多面試的人走到你門口,瞄一眼,就掉頭走人瞭。他從2008年下半年到2009年上半年,大約一年的時間內看瞭8萬份簡歷,面試瞭5000人,最多的時候一天面試300人,可以說菲音最初的核心團隊都是萬裡挑一出來的。

菲音第一款上線遊戲是《明朝時代》,最初上線測試時,機房不穩定,服務器配置跟不上,每天宕機40~50次;當時黃凱陪著技術連續加班七天七夜,累得不行就在角落沙發裡瞇一陣。但是才剛把宕機問題解決瞭,Bug的問題又冒出來瞭,還有由此引發的一大堆投訴客服問題。連續20天,他每天睡2-3個小時,帶著團隊一一化解應對,最後的結果是遊戲終於穩定運行瞭,但是人也進瞭醫院,打瞭半個月的點滴。

黃凱認為一個企業經營最困難是創業階段,而創業最關鍵的是從0到1的階段,對於創業者乃至整個團隊而言,這個階段是靠意志,靠信念撐下來的。歸納簡要的說,就是初創靠本能,壯大靠管理。越到後期,越是有章法可依循,相對的也就越簡單。

黃凱自己也有一些經驗和心得想給正在創業的人分享,他認為創業前應考慮好三個問題:

1.我們能夠得到什麼人才?創業公司老板是最大的HR,能搞回來什麼樣的人才決定瞭團隊能做什麼樣的事情,決定瞭你能夠做成怎樣的事業。

2.你打算做什麼樣的產品?這個考究掌舵者對市場、未來的判斷,對用戶、對用戶需求的認識。

3.你計劃花多久把產品做出來?用什麼策略去做業務邏輯的驗證,去推廣你的產品?你的迭代思路是怎麼樣的?你的資金計劃是怎麼樣的?這些問題對創業團隊都是生死考驗,任何一個環節出問題都可能導致項目死掉。

離職再創業 互聯網機會依然多

對於黃凱而言,創造一個成功上市的企業,對他來說是個裡程碑但絕不是終點。Forgame上市以後他覺得在遊戲領域的追求已經達到瞭頂點,同時也萌生瞭再次創業的想法,希望在別的有意思的領域尋求新的挑戰。

待Forgame上市一年多的時間後,他認為目前菲音結構相當穩定,團隊自我管理能力已經成熟,這也意味著他在菲音的歷史使命已經完成,可以去追求個人新的成就。

在去年,網頁遊戲產品線盡管有所收縮,但是在強IP、抓精品影響下依然實現“平穩擴張”。根據最新報告顯示,2014年年,中國網頁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202.7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58.8%。可以說目前國產頁遊市場已經進入瞭成熟期,商業模式、競爭格局基本穩定,是一個“正在奔跑的行業”。

黃凱在這樣一個良好的大環境下選擇離開菲音,在這股“不安分”的狠勁背後也透露著對自己的自信。他透露現在很難找到一個行業不被互聯網所擁抱,所以最終的選擇也肯定離不開互聯網的范疇。

同時,黃凱認為覺得互聯網公司可以分成四類:

第一類,以阿裡、騰訊為代表的大眾需求生態鏈閉環,阿裡做商品產供銷的閉環;騰訊做人與人關系的閉環;這類公司價值在1000億美金以上。

第二類,以百度、360為代表的互聯網入口型公司,他們的核心競爭力來自於產品經理以及產品群的協同效應,這類企業價值在100億-1000億美金之間。

第三類公司,他們扮演做生態鏈當中一個或兩個環節,規模在10億到100億美金之間;

第四類,以京東、唯品會、58同城,攜程等為代表的細分領域生態鏈閉環。這類型企業的價值取決於所處細分領域的盤子大小。

總而言之,業務模式決定公司的高度。如果說互聯網的本質就是連接,那麼真正有價值的公司,就是把人與需求連接起來。像百度是連接人與信息;阿裡與京東是連接人與商品;騰訊是做人與人的連接;小米要做傢庭物聯網,這是人與設備的連接;如現在大傢談論最多的O2O,做的是人與服務的連接。

“互聯網創業的空間非常大,但當中有不起眼的機會,也有華麗的陷阱,隻要能把人與某個真正的需求滿足連接起來,當中的市場機會,也許就是下一個京東,小米。”黃凱在最後說道。

From 創業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