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買虧瞭?MZ搶走Supercell收入冠軍

【Gamelook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Gamelook報道/自5月26日《雷霆天下》登頂美國iOS收入榜開始,SLG手遊開發商Machine Zone(已更名為MZ)從CoC開發商Supercell手中搶走收入冠軍的位置已經接近一個月,目前包括《皇室戰爭》在內都一直穩定在前五名。

SupercellTencent

就在幾天之前,騰訊剛剛宣佈以86億美元的價格收購瞭Supercell的大多數股份,而《戰爭遊戲》開發商奪走冠軍意味著該公司將接近甚至超過Supercell在美國的收入,難道MZ更值錢?騰訊是不是買虧瞭?

兩款SLG手遊大成:美國開發商MZ和SLG手遊的‘燒錢’模式

2013年7月,MZ投入瞭80多人團隊,研發瞭18個多月的SLG手遊正式登錄美國App Store,並且兩周進入收入榜Top 20,在2年多之後,MZ又於去年光棍節再次推出一款換皮SLG手遊《雷霆天下》,而且同樣兩周進入美國收入榜Top 20,不到三年,該公司如今已經有2款SLG霸占美國收入榜前5名的位置,而且大多時間維持在前三名。同一個公司、同一個類型在同一個地區用瞭同樣的時間達到同樣的成績,這一幕是如此驚人地相似。



Gamelook此前曾對《戰爭遊戲》和《雷霆天下》都做過介紹,和很多頁遊SLG類似的是,玩傢們都是免費進入遊戲,生產和采集各種資源,升級科技、訓練兵種、參加戰鬥掠奪他人資源;社交方面,你可以加入聯盟/公會和成員們相互捐贈資源、共同參加戰鬥等等,遊戲的付費模式是免費體驗+道具銷售。

gameofwar ad

隨著市場競爭日益激烈,手遊的推廣費用水漲船高,而重度SLG最明顯。早在2015年的超級碗賽事期間,MZ就斥資450萬美元購買瞭1分鐘的黃金時間段廣告,據Gamelook此前報道,《戰爭遊戲》2015年的推廣費用每月至少超過1個億人民幣,其中電視廣告費就占據瞭800萬美元以上。從iSpot.tv統計的數字來看,MZ去年的電視廣告費用就達到瞭927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6.14億元),超過瞭傳統主機遊戲大廠。

和King的休閑三消以及Supercell的中度策略戰爭類遊戲比起來,《戰爭遊戲》等屬於重度付費遊戲,這類遊戲依靠的既不是《糖果傳奇》一樣巨大規模的用戶量,也不是《部落沖突》一樣龐大的活躍用戶群,而是穩定的大R用戶,Slice Intelligence透露,戰爭遊戲每個付費玩傢平均2015消費550美元,遠高於免費手遊的87美元。也就是說,該遊戲對於付費需求較高,正因如此,玩傢的留存率會比較低,所以MZ唯一的選擇就是持續不斷地獲得新用戶,增加大R的用戶量。

高流水背後的低利潤:SLG‘燒錢遊戲’的隱憂

作為創新至上的遊戲領域,第一個吃螃蟹者往往可以拿到比後來者優厚許多的待遇,比如King的消除遊戲、Supercell的策略戰爭遊戲以及MZ的SLG遊戲都是如此。但是,一味地自我復制並不是上策,雖然這樣可以占領更多的細分領域,但利潤率並不高。根據中文傳媒此前發佈的財報,國內SLG手遊《列王的紛爭》開發商智明星通2015年的利潤率隻有10%左右。

雖然King坐擁龐大的用戶量節約瞭不少廣告成本,但一款接一款的復制三消手遊並沒有帶來收入的持續增長,2015年該公司收入降至20億美元(含頁遊),稅前利潤率為25%左右,而且三款‘糖果’遊戲的表現呈現階梯式下滑,該公司的手遊如今已經很少出現在美國收入榜前三名。

當然,如果可以做到可持續化,MZ即便是10%的利潤率仍然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但遊戲市場變化是非常快的,雖說手遊玩傢數量龐大,但SLG所需要的大R用戶十分有限,即便是全部都投入到該公司的麾下,仍有窮盡的一天,所以如果不推出新類型的作品,MZ隻能繼續做換皮。

實際上,SLG手遊目前並沒有逃出頁遊的窠臼,雖然乍一看是全球同服,但實際上玩傢們仍被按照IP位置劃成瞭許多的‘國傢’,這實際上就是不同的服務器,你看不到其他國傢的玩傢聊天,也隻能加入本國的聯盟,所以根本上是‘偽全球同服’,據筆者體驗,一個聯盟裡80多個成員,通常隻有不到10分之一的活躍人數。從玩傢評論來看,雖然《戰爭遊戲》和《雷霆天下》的App Store評分都在4星左右,但批評遊戲‘氪金需求重’的評論也非常多。

10

玩傢評分截圖

比如用戶名為Cookin_Master的用戶對《戰爭遊戲》的評論:“實際上我完這款遊戲有很長時間瞭,遊戲裡可以做的事情很多,而且比所有同類型的戰爭遊戲都有更多的按鈕。然而自從完這款遊戲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復仇過,因為攻擊我的人都比我厲害很多,不花錢根本打不過,所以我必須忍受,根本不用考慮復仇的事情,毫無意義的排行榜競爭以及建築升級、缺乏策略性等等。你如果自己一個人玩永遠都別想贏得勝利,聯盟玩法做的不錯,大多數的成員都是不錯的人。但最嚴重的問題是,它的穩定性很差,越到後來就越容易斷線,現在根本玩不瞭瞭。我還會繼續嘗試,因為實在是投入瞭太多時間,但如果沒有什麼改善的話,我會考慮放棄,新手玩傢們一定要註意。”

給瞭4星好評的用戶Rateyraterate表示,這是一款“讓人沉迷、有趣、昂貴但不錯的遊戲”。McZune的4星評論:和很多人已經說的那樣,這款遊戲可以很有趣,但前提是你願意投入大量的資金,否則的話很難玩下去,最後都會成為高階玩傢farm的對象,不要被一開始出現的低價促銷禮包所迷惑,因為遊戲裡的道具包都是階梯式漲價的,我的一個聯盟好友說,他現在可以買到最低價的道具價格已經到瞭150美元,所以要付費就先做好心理準備,這款遊戲十分令人沉迷,而且可以讓你投入大量的時間,玩的開心!

騰訊買虧瞭嗎?其實是雙贏

說瞭這麼多,可能很多人最關心的還是,騰訊86億美元買虧瞭嗎?

11

我們不妨先算一筆賬,數字來自騰訊前幾天的並購公告:2015年Supercell收入為23.6億美元,稅前利潤8.798億歐元(9.7億美元)、稅後利潤6.933億歐元、總資產17.9億歐元(為方便計算,折算為19.77億美元),所以,騰訊收購之後就可以拿回近四分之一的投入(騰訊開的收購價也是稅前),如果Supercell收入持續按照這個速度發展,騰訊6年之內即可回本,而這筆賬還不包括騰訊因為收購而帶來的市值增長,所以從資本層面來說,這次交易並不虧。

從被收購對象來看,Supercell和King以及MZ都不一樣:這傢芬蘭工作室成立至今仍然保持非常小的規模,6年才增長到190人;King的年收入(含頁遊)和Supercell接近,但員工數已經達到1400人;MZ的收入雖然未公佈,但如果按照目前的發展,預計今年兩款遊戲收入最高可以達到15億美元,但該公司的員工數至少在700人左右。從遊戲創作方面,Supercell走的是創新模式,雖然過程很艱難,新作品推出較晚,但大多數都是爆款。

利潤率方面,Gamelook此前報道,Supercell在2014年的收入約為17億美元,但利潤率降到瞭35%,但去年這個情況有瞭改善:盡管Supercell在超級碗期間投入瞭900萬美元購買2分鐘黃金時間廣告,但利潤率仍然超過瞭41%,而且外媒曾表示,該公司已經開始停止瞭部分推廣,更註重用戶購買的投入回報。

加入騰訊之後,憑借微信、QQ和應用寶等平臺的支撐,Supercell在中國或有更大的收入增長機會,所以從發展前景來看,騰訊的這次並購並不虧,反而兩傢公司之間是雙贏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