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Digg安息(上)

在矽谷的初創企業並不像老一輩一樣。他們不會再立即死亡,而是與風投資金和適當的收入纏綿著漂浮在救生艇之上。他們只會淡出,最終被當作固定資產買走最後一層可以利用的皮毛。很明顯,Digg正在這條路上。公司沒有死,但是已經枯萎,它的靈魂依然完整,但是已經消失。這個公司還可以運轉,但是它所希望的——對於創立者Kevin Rose來說——就像是棺材板上掐著的最後一枚指甲——長期以來Digg最偉大的資產——已經消失。

我在印尼旅行,所以對於已經讀過這則消息的你來說,可能已經晚了,但是你不得不原諒另一個敏感的帖子。Digg常常將Web 2.0運動的精神傳達給我。Facebook還沒有成為具有Web mid-2000回潮特徵的公司,因為它一直在群體之外。但是Digg——像 Delicious, Six Apart, Flickr, YouTube以及其他一些公司——曾一度是其中一個亂七八糟而且投資風險巨高的公司,甚至沒有人打算再相信Web了。對2000年的毀滅印象實在太深了,這些公司並不像現在初創Web公司一樣慶功——他們被嘲笑。人們曾認為創始人產生了幻覺。

企業家們常被Y Combinator誘惑,從超級天使處很簡單的得到資金,上TechCrunch的頭版頭條。他們曾經做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讓數十億美金蒸發。而且他們僅僅是為了一個原因而堅持著這麼做:他們無法停止自己!

Digg是最先證明你可以利用開原始程式碼來開創給一個便宜的公司之一,是最先證明你不需要有一個高科技的頭腦來創造出偉大的產品之一,是最先證明一個偏激的社區可能會非常快的導致網站癱瘓之一。Digg在運動中從來不是最大的公司,但是比很多公司都要大,而且很有追求。他是個萬能先生,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將Kevin Rose放在2006年BusinessWeek的封面。那是他第一次成為封面人物,也是我的第一次封面,而且是國家期刊第一次以關於Web 2.0 運動作為封面之一。

那期封面——充滿著挑釁語言的封面被老謀深算的編輯拿來炒作——引發了一堆的仇恨。這是我第一次引起了正義,而且也是BusinessWeek第一次博客醜聞。



但是那期封面也激發了我的靈感,事件產生的榮譽並沒有落到我和BusinessWeek身上,而是奔向了Digg, Jay Adelson 和 Rose.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年輕人在三藩市附近讀BusinessWeek,一本沒有被放在商業出版物區,而是放在男人幫和格言之間的雜誌。最近,BleacherReport 創始者 Bryan Goldberg告訴我當他讀到2006年那期封面之後的故事時,發現那些比他看到的其他商業故事,甚至比他看運動員和搖滾明星都感到嫉妒。如果這個孩子——不像比爾蓋茨一樣天才,只是一個有想法的孩子——可以創建Digg,為什麼他創建的東西後來辦成了BleacherReport?那是一些促使他放棄自己的工作,而去追隨自己的夢想的東西。(本文下部已經推出,點此進入下半部分。)

本文由game2.tw作者紅桃黑桃編譯自TC,點此查看原文。如果您對Game2.tw其他內容感興趣,請通過RSS訂閱我們,或者在微博上關注我們的最新動態。

game2網誌:除特殊說明,本站所提供的圖片,文章均轉載其他站點,如需使用請聯繫原作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