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戴設備屌炸天:可以識別你是保守黨還是自由黨

head在傑斐遜的時代,他沒有今天的科技設備————眼球追蹤器或者皮膚電導傳感器之類的,但近日內佈拉斯加大學的一位政治科學傢Hibbing就證明瞭傑斐遜的先見之明—————自由黨和保守黨是有生理區別的,從他們的思考方式、生理反應、神經系統都可以分辨出來。

比如在聽到一聲巨響後,自由派的驚嚇發射比保守黨要激烈;在面對各種威脅圖片後,保守黨們會出現更大的皮膚電導,他們濕潤的汗腺,易興奮的神經系統都是源頭。

Hibbing的報告中指出,保守黨們更容易註意到負面、威脅、惡心相關的東西,然後他們本身開始出現強硬、防守、厭惡的意識形態。當然這不是邊緣科學,Hibbing之前的一份相關報告就發表在著名《科學》雜志上。

然後在實際實驗中,眼球追蹤設備會允許研究人員測量對象啥時開始聚焦他們的目光,在這幅圖片上停留瞭多久,在另一幅圖片又停留在瞭多久,停留在哪點上?

t

實驗結果很明顯,保守黨們迅速能把目光放在消極、惡心圖片上

另他們也會在圖片上停留更久;由此Hibbing得出結論,保守黨和自由黨人在從政之前就可能有著非常不同的經歷。而傾向註視不同的圖片也就解釋瞭為什麼有時兩黨人士辯論時,對方都會質疑,“我們是在討論相同的問題沒? 你有聽我的問題嗎?”



道德心理學傢喬納森·海特的研究也證實瞭這個問題,某個較高層次的厭惡敏感性不僅僅出現在政治保守主義身上,也會出現在反對同性婚姻的那些人身上。且這些厭惡敏感性是無意識的,不在你的控制之內,是一種原始的情況。

Hibbing Worms cropped

最後這個研究的意義上升到社會:人類偏好會影響社會的結構構成,有一些人天生是強權主義者,有些人天生是自由主義者;有些人天生傾向於采取嚴厲的懲罰,有些人則傾向選擇原諒;當然這裡面也有遺傳因素。

當你把遺傳、荷爾蒙、道德情感、個性甚至大腦結構都跟政治綁定起來,你會發現生物學非常強大,未來它的外在檢測工具————腦電波工具也會隨之十分強大,而且它的衍生功能也會為我們帶來更多的意義。

Via m.motherjones

三星Gear Fit上手: 勉強及格的可穿戴設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