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選手黃金期僅3年 手速巔峰在20歲之前

35

電競選手的反應速度和手速最巔峰時期在20歲之前

隨著今年在“第六屆DOTA2(遊戲名稱)國際邀請賽”(簡稱:DOTA2Ti6)總決賽上奪得冠軍的wings被提名中國勞倫斯獎,電競手逐漸成為冉冉升起的新體育明星。教育部已經將該項目列入高職專業,體育總局也首次舉辦“國傢杯”,而騰訊、阿裡等各路巨頭資本則蜂擁而入,電競行業與電競手們似乎迎來瞭春天。

然而,南都記者在調查中發現,隨著外來關註度的飆升,廠商、選手及運營方現在反而有瞭新的煩惱:“選擇太多”。對廠商來說,自研遊戲、藝人經紀、電競教育,可能性變多;對選手而言,錢、理想、冠軍,欲望則在膨脹。喧囂浮華的背後,“Tech新人類”第二期希望探索這泡沫後的真實———畢竟這班電競手隻是不足20歲的小孩們!

“他們都說我很菜”,在2016年完美“聖”典暨DOTA2年度電競頒獎盛典開場前,輪番播放的知名選手的暖場視頻中,電競手Rotk這樣自嘲說。隨即,全場數百名觀眾默契地哄堂大笑。“不打遊戲的人聽不懂。”一位粉絲向“一臉懵逼”的南都記者解釋,並眉飛色舞地講解每個梗背後眾人皆知的段子。

實際上,南都記者在WCA、CFS等總決賽現場都目睹瞭類似的場景。一個選手漂亮的暴擊瞬間引起主持人與現場觀眾足以掀翻屋頂的吶喊聲———在遊戲玩傢的眼裡,電競已經是一個足以媲美足球籃球的體育盛事。鍵鼠的反復敲擊,正在打破小眾玩傢與全民體育之間的“次元壁”。“電競的表現跟體育是一樣的,通過可視化媒介給選手一個實現理想的途徑,而觀眾從中感受到激情與標桿意義。”騰訊互娛市場總監廖侃說。

“網癮少年”的反轉人生

在遊戲世界,大部分世界冠軍都是所謂的“網癮少年”,15歲左右就棄學玩遊戲。在“《穿越火線》(簡稱C F)世界電子競技大賽”中兩奪世界冠軍的70kg(ID名)曾經也是其中一名。2008年,16歲的他中專之後基本沒怎麼上學,天天泡在網吧玩《穿越火線》,並在網上結識瞭第一批隊友。慢慢地,70kg所在的戰隊從《穿越火線》的“百城聯賽”中脫穎而出,然後進入上海的全國總決賽。

“當時父母很反對我一個人去上海參加總決賽,”70kg跟南都記者開玩笑說,“16歲的孩子從沒出過遠門,哪個父母放心啊。”不過,正是這個比賽給70kg帶來瞭第一個全國冠軍,他用獎金給自己買瞭一套300塊錢的鍵盤鼠標。不讀書,打電競或許也是接觸社會的更好辦法,基於這種考慮,70kg的父母最終同意他走上職業化的路子。2011年、2013年,他先後兩次拿下WCG (世界電子競技大賽)世界冠軍,入選瞭WCG名人堂,“世界冠軍的獎金是3萬美金。”

這個金額與現在動輒千萬的獎金池相比簡直九牛一毛,但卻勾勒出一個網癮少年逆襲的勵志故事,這樣的故事模板在《魔獸》的電競手sky(ID名)、《星際》的電競手toodming (ID名)以及《DOTA2》新鮮出爐的世界冠軍swing戰隊中,同樣出現過。

但更多的少年卻沒有這種天分。70kg表示,現在很多小孩隻是拿“電競”當逃避學習的理由。“一些網吧給他們1000- 2000塊就叫俱樂部瞭,實際上就是個吸引人流的工具。”

“除瞭天分,電競需要日復一日的艱苦訓練,”tooming說,每天打兩小時那叫打遊戲,打10小時那才叫做電競,“電競考驗的是短期記憶,不是肌肉記憶,必須每天不間斷地訓練才能保持水平,這確實需要真正的熱愛才能堅持。”

稍縱即逝的職業壽命

不久前的CFS世界總決賽上,70kg所在的AG戰隊倒在四強門外。他感慨“老瞭”,“反應速度比不上以前。”但這名“老將”實際才25歲。對於職業選手而言,反應速度與手速是最重要的基本素質,黃金年齡在20歲之前,巔峰期隻有3年左右。

同樣的困境也出現在toodming身上,但他的命運更多是因為《星際爭霸》熱度的下降。電競與傳統體育的核心不同,其“內核”是個遊戲,選手的職業前景、收入以及未來的轉型路徑很大程度取決於他所專註的遊戲本身的運營能力與熱度。

toodming每年打十餘場比賽,今年《星際爭霸》首次進入WCA,“比賽越多肯定是好事,《星際選手》的收入基本來自獎金,像我的水平一年收入大概20萬-30萬,”但toodming開玩笑說,這個收入可能還沒有LOL(《英雄聯盟》)一個主播收入的零頭。

“對新入行的電競手而言,前期最重要的是職業規劃,看清楚環境的變化,”NEOTVCEO林雨新認為,這也是電競的魅力所在,“否則兩三年後出成績瞭,但這個遊戲產品也過時瞭。”如果一款遊戲不行瞭,理論上可以轉到其他遊戲,學習成本會很高。“即使同樣的競技賽,CS(《反恐精英》)跟CF的要求不同,前者更強調對道具的使用,後者則更純粹強調射擊技術。”70kg如是表示。

退役,成為這些20多歲的電競“老將”要考慮的問題。toodming想做一個《星際》的俱樂部,“但現在玩傢跟觀眾的熱情銳減得厲害,大傢很難專註在一個產品上,這也不隻是《星際》的迷惘。”“十年前我打比賽的時候還是個小孩,現在都20多瞭,我的粉絲們也成傢立業,他們不可能保持以往的那種熱情。”70kg想轉行做教練,“大的遊戲品類不會變,之前有個教練給我們講課,主要就是高壓狀態如何保持清醒,殘局的處理方式,這種常規的戰術是通用的。”

冠軍向左主播向右

所有電競賽事中,目前熱度最高的遊戲無疑是《DOTA2》與《LOL》。根據國外權威統計網站esportearn-ing累積獎金收入榜單上,前30名全是《DOTA2》選手,中國選手中排名最高的iceice,收入196萬美元;但前100位排名中僅有7名是《LOL》選手,沒有來自中國的。而在主播收入排行榜的前十名中,除瞭2個來自《爐石傳說》的選手,其餘8名都來自《LOL》,最高的小智身價是4000萬元人民幣/年。

也有電競選手轉型主播。主播身價榜單中的退役選手PDD、若風等人,職業生涯都不足3年。Miss以《星際》世界冠軍身份轉型《LOL》,雖然沒有贏得突出成績,但兩年後轉型直播,一下成為全平臺身價最高的女主播。

“主播收入的提高對整個行業是好事,但與成績沒有過一定關聯,”《DOTA2》選手chuan告訴南都記者:“由於受眾沒有《LOL》多,《DOTA2》相對沒那麼浮躁,更容易專註於比賽。”而《LOL》最高級別的S6聯賽上,中國選手歷史最高排名隻是八強。

NEOTVCEO林雨新認為,這是一種正常市場行為:“就看選手求名還是求利。打瞭三五年才能當冠軍,如果資質可以當主播的錢更多,上升更快。但反過來,這個市場經過瞭一輪瘋狂,實際上頭部資源也占滿瞭。”

而在騰訊互娛市場總監廖侃看來,直播是電競商業化的過渡產品。“現在還沒有真正成熟的職業化體系,主播也是一種溝通職業化與大眾的營銷方式,”廖侃說,賽事是一個IP,選手自身也是個IP,需要遊戲廠商、大眾媒體以及商業經紀等力量多方共同孵化。

from:南方都市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