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專業首考成績出爐 近4成學生不合格

今年8月,內蒙古錫林郭勒職業學院設立瞭全國首傢電子競技專業課程,電競專業納入高校教學引發討論,而就在11月7日結束的該專業期中考試再次引發關註。上周,該專業學生何金鐸考完第一個科目後,將批改後的《英雄聯盟》科目的考卷發至網絡,引起熱傳。有遊戲玩傢稱試題過於簡單,但也有人直呼難看懂。

該專業教導主任吳昊告訴記者,此次考試共有6個科目。這次考試整體有3成不及格率,就《英雄聯盟》單科來看,班裡就有近4成學生成績不及格,這一成績並不能讓老師們滿意。該校電競專業負責人李愛龍表示,此次考試隻是一次摸底測驗,考題是任課老師所出,是按照教師團隊制定的人才計劃擬定,雖未制定出詳細的課程標準,但教學上已進入正軌。

b

電競專業學生何金鐸的考卷

《英雄聯盟》全班第一89分 近4成不及格

11月7日下午,何金鐸答完最後一科期中考卷,信心滿滿,似乎並未受到外界爭議的影響。



入學兩個月,何金鐸迎來瞭專業首次期中考,第一個科目《英雄聯盟》對他來說並不算難。89分,班裡36人他考瞭第一名。拿到批改後的試卷,何金鐸心中生喜,就將這份考卷拍照上傳到瞭百度貼吧,後引起熱傳。

今年9月,教育部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發佈《關於做好2017年高等職業學校擬招生專業申報工作的通知》,公佈瞭2016年的13個增補專業,其中包括“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屬於教育與體育大類下的體育類。不久後,內蒙古錫林郭勒職業學院開設電競專業,面向社會招生。

記者看到,這份考卷名為錫林郭勒職業學院體育系電競班期中考試,科目為《英雄聯盟》,共分為選擇題、填空題和簡答題三部分。題目既有關於該款遊戲的相關遊戲內容考核,也會涉及遊戲實操技能測試。不少網友看後稱“看不懂”,也有遊戲玩傢表示考題過於簡單,沒有含金量。

對於平時酷愛玩此遊戲的何金鐸來說,這個成績來得並不容易。“考前一天,我抱著課堂筆記背瞭一整晚。”他告訴記者,這些考題涵蓋瞭一款電競遊戲的發展史和操作技能等多個方面,大多是老師的課堂教學內容,不經過系統的學習拿不到高分。

班長陳相然告訴記者,考題涉及不少理論知識,考前自己需要花費兩三個小時進行背誦,遊戲打得好不一定就考得好。他表示,自己的前5個科目成績均列班級前五,但是其中多個遊戲自己之前並不熟悉,都是課堂學習的成果。

該專業教導主任吳昊告訴記者,此次考試共有6個科目,分別是“英雄聯盟”、“DOTA2”、“爐石傳說”、“穿越火線”、第一人稱視角射擊類遊戲、電子競技發展史。這次考試整體有3成不及格率,就《英雄聯盟》單科來看,班裡就有近4成學生成績不及格,這一成績並不能讓老師們滿意。

明年初完成涵蓋5年課程標準編寫

李愛龍告訴記者,學校現行的教學計劃都是教師團隊自主制定,授課電競理論和實操相結合,還會教授語文、數學、外語(課程)等文化課。“學生需要同時學習6門電競課程,但是孩子們大多偏科,也就是說很多孩子不及格是因為沒有接觸過這款遊戲,興趣不大而造成的。專業老師未來會在此次測試後調整教學方向,也會對學生學習情況進行分析,因材施教。”李愛龍說。

教導主任吳昊稱,目前班級教學以培養職業運動員為主,也會根據學生興趣和能力培養賽事管理等幕後人員。兩個月的日常教學,看似正常,但吳昊表示,教師團隊都在摸索中前進。“授課、師資和管理,以及學校對教學的制式規定,這些都讓電競出身的老師感到不適應。”

李愛龍透露,該校電競專業共配備12名專業老師授課,6名教授遊戲科目,其餘教授電競經濟管理、賽事導播等課程。授課老師大多是資深電競玩傢,甚至有國傢二級運動員。

“任課老師無固定教材,靠自主編寫的教案授課。教學教材在編寫中,由業界專傢、職業運動員等共同編寫,預計明年年底完成。”李愛龍告訴記者,電競專業此前並無可借鑒的課程標準,學校正在積極制定。“涵蓋5年的教學任務,任務量不小,預計明年年初就會出。”

在不少人看來,電競不過是玩遊戲的代名詞,而在錫林郭勒職業學院,電競成瞭不少學生的職業規劃。對於外界對試題的質疑,該專業負責人李愛龍稱,學校的電競專業是國內首個,還沒有完整的課程標準,任課老師隻能根據授課情況和考查目的出題。“第一階段的基礎教學過後,緊接著會進行更高階的教學。”他透露,由於電競班是中專2年學制,學生大多是初中畢業生,學生的學習水平也很難統一。

說法 專業無規定並非無要求

中國教育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表示,高校新設專業項目需要經過教育部門審批,中專專業也需經過審批程序才能開設。然而,新專業開設後,課程標準一般會由學校自主制定,並無硬性要求。儲朝暉坦言,無規定並非意味著無要求,電競專業在國內還不成熟,應該形成規范,“學校應該參考專業內部要求,依據現有的行業發展水平制作相關教學方案。”對於類似新設專業,應當得到行業領域的認可,教學質量也應由學校進行相應的教學評估。

熊貓TV市場部負責人楊少華表示,電競行業的市場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大。“電子競技不同於傳統體育,可以有足球、籃球等上百個項目”,楊少華表示,目前市場上流行的遊戲項目有限,像英雄聯盟、DOTA2、CSgo這種具有廣泛影響力的遊戲項目並不多見,對人才的需求量並不如想象中那麼高。因此,高校開設電競專業,“隻能暫時先將其作為試點,社會反饋如何,還需進一步觀察”。

對話 電競專業學生:“高二時曾準備考復旦”

記者:為何會將考卷發到網絡?

何金鐸:期中考第一個科目結束後,我覺得考題挺有意思,就把試卷發到瞭網上,沒想到會引起那麼多人的關註。《英雄聯盟》是我最常玩的一款遊戲,來學校後,老師教授瞭很多理論知識,我認真做瞭筆記,考試前背瞭一晚上,考瞭班級第一。很多人看到考題都覺得很簡單,事實上難度不小,都跟我們平時的課堂學習掛鉤。

記者:為何會選擇讀電競專業?

何金鐸:跟很多同學一樣,來之前我並不知道學校還有電競專業。我今年17歲,來之前讀高二,成績不錯,那時候我準備報考復旦。後來有一段時間喜歡上玩電競遊戲,覺得電競才是我的興趣所在,爸媽也拿我沒辦法。後來我媽在網上看到錫林郭勒職業學院的電競專業招生信息,就主動給我報瞭名,他們很支持我,我們班的同學基本上都得到瞭父母的支持。

記者:平時的學習是怎麼安排的?

何金鐸:上午7:40開始上理論課程,下午練習實操,還有晚自習。周末學校也會安排組隊訓練,學習任務很重。學習生活跟之前的預想差別不大,同學之間學習氛圍很好,都有自己的目標,老師的教學水平也很高。

記者:對未來有什麼打算?

何金鐸:來讀電競專業,肯定就是奔著成為職業電競運動員去的。這個職業要求很高,不僅要有技術,還要有文化和人品,我在為此努力。期中考的遊戲科目我拿瞭兩個第一名,文化課也拿瞭兩個第一。不久前已經有職業戰隊聯系我。

記者:如何看待外界的質疑?

何金鐸:我覺得能把愛好變成職業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國內有很多跟我一樣的人需要一個正統的學習平臺,我身邊有很多朋友希望能夠來我們學校。我覺得電競專業在國內有普及的必要,我也相信未來一定會發展得很好。

from:新京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