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人生江湖百態:《英雄聯盟》年度紀錄片解讀

《英雄聯盟》又出紀錄片瞭。紀錄片之於《英雄聯盟》早不是什麼新鮮事,但這一次,卻又有很多不同——這部以“英雄的平凡心”為主題,由6個篇章共同構成的大型年度紀錄片,與過去任何一部關於《英雄聯盟》的紀錄片都有所不同。

英雄聯盟年度紀錄片視頻鏈接:

1、英雄的平凡心:不言棄的命運自造者-無手哥

https://v.qq.com/x/page/w0357zegeu1.html

2、英雄的平凡心:探險傢的無限創心-Bobby

https://v.qq.com/x/page/g03578y3ebk.html

3、英雄的平凡心:無畏逆境的前行者-三少&Uzi

https://v.qq.com/x/page/u0357rrk16i.html

4、英雄的平凡心:老頑童的赤子之心-媒體人周奕

https://v.qq.com/x/page/k0357x7t2ti.html

5、英雄的平凡心:極度熱愛的信奉之心-大學生婉琳

https://v.qq.com/x/page/l0357nhs5zs.html

6、英雄的平凡心:初心不滅的追夢人-阿佈&諾言

https://v.qq.com/x/page/b0357uvr6j2.html

整個“英雄的平凡心”系列,關註的不僅僅是像Bobby、UZI、廠長、阿佈這樣的圈內重量級人物,同時也有像周奕這樣並不為一般玩傢所熟悉的媒體人,更有著像大學生婉琳和“無手哥”這種在《英雄聯盟》裡追夢的普通人的代表。

40

紀錄片講述瞭不同的人有關《英雄聯盟》的故事,從他們各自不同的視角來呈現瞭一個更加真實的電競圈。而對於這個系列的解讀,也不應僅僅隻停留在對人物故事,人物命運的理解上。從這個系列裡,理應看到,在電競這片“江湖”裡,還有更多深層次的東西值得從業者去思考。

大眾體育之路:電子競技任重而道遠

在講述騰訊《英雄聯盟》品牌及賽事負責人金亦波(英文名:Bobby)的章節裡,有一個片段讓人印象深刻:Bobby作為電子競技這一新興競技體育項目的代表,參與瞭一場體育產業峰會,與姚明、張軍慧、李義東、李勝等體育界大佬同臺暢談有關競技體育IP的話題。

41

然而,正如電競業者看到諸如張軍慧、李義東的名字會倍感陌生一樣,金亦波(Bobby)這個在電競圈內如雷貫耳,時不時就會出現在各種新聞裡的名字在這樣的一個場合,顯然也有些格格不入。臺上,Bobby或多或少的局促寫在瞭臉上,臺下,面對記者的提問,他的欲言又止則包含瞭更多的信息。

誠然,《英雄聯盟》讓電子競技擁有瞭堪與絕大部分競技體育相抗衡的用戶人群基數,而整個電競產業也在快速增長。然而,與CBA,中超,甚至是中網這樣的競技體育賽事相比,屬於電競人自己的賽事,無論是LPL也好,還是其它項目的核心賽事也罷,都還太過稚嫩。

今年,雪碧以千萬級的LPL贊助費開創國內賽事先河,讓騰訊成為所有同行羨慕的對象,然而比起傳統競技體育裡動輒過億乃至數億的贊助費、轉播授權費,LPL無疑像是個初生的嬰兒——即便是這樣,這個行業等待這麼一個嬰兒的出現,也等瞭十年。

42

大眾對於電競的陌生,並不僅限於體育層面,而更多的是由於社會認知的錯位。

正如紀錄片裡,作為高校電競積極推動者的婉琳,在對外商務聯絡時所遭遇的種種困難,便是外界對電子競技的陌生和不信任的一種縮影——事實上,在北上廣等一線城市的高校裡,諸如校際籃球賽,或是音樂類的活動,都遠比電競更容易拉到來自企業的贊助。

43

而電競資深媒體人周奕面對鏡頭時,則更是直接談到瞭社會公眾過去對於電子競技認知的匱乏,甚至用上瞭“怪物”這樣的字眼來形容當時人們對電競的看法。

盡管包括周奕也認為,如今的大眾對於電競的認知已經有瞭很大的改觀,但試問任何一種偏見的形成,在人群本身沒有發生機構性變化之前,又怎麼可能在一朝一夕之間發生質的變化?

44

除瞭來自外界的不理解和偏見,實際上,電子競技與真正的大眾競技體育之間的差距,還體現在自身的年輕。

在“無手哥”的故事裡,他受聘擔任一傢新成立的《英雄聯盟》職業俱樂部的戰隊教練,在面對一群90後乃至95後隊員的時候,隊員在性格和心理上的不成熟,俱樂部管理和設施的不健全,也都被鏡頭如實的記錄瞭下來。

如果說,“無手哥”遇到的隻是基層俱樂部的不規范,那麼,UZI的故事則更能說明金字塔尖的LPL豪門,也同樣會面臨各種難題——在UZI的故事中,作為具有世界一流水準的一名職業選手,卻因為種種原因,在幾個戰隊之間顛沛流離,反復遭遇戰隊內訌乃至解散的尷尬。

在粉絲們看來,這是UZI命苦,然而實際上,UZI的遭遇也隻是電子競技俱樂部作為一種底蘊薄弱,體系相對松散的競技體育俱樂部可能出現的正常現象。

46

總之,不管是從外部,還是從內部因素來看,作為一項腦力競技項目,電競的大眾化、體育化之路都是任重而道遠。但也正是因為有瞭如紀錄片裡的幾位主人公一樣的一大批從業者們,以及更多電競愛好者們的不斷努力,十年來,電競已經取得瞭過去所不敢想象的成績。前路盡管漫長,但“英雄”們並不會停止前行。

資本入局之路:話題退散,理性回歸

現代社會,任何產業的發展,都脫離不開資本。

十多年前的電子競技,沒有資本會給予過多的關註。即便是出於自身業務需要而開辦瞭WCG的三星,也最終選擇放棄瞭這個自己在電競業裡一手養大的黃金IP。原因何在?資本逐利,而彼時的電競無利可圖。

其後,電子競技進入瞭互聯網時代。《英雄聯盟》、Dota2、《星際爭霸2》、CSGO等項目開始席卷全球,國內則先有CF的鋪天蓋地,後有LOL的逐步趕超,直至今天的如日中天。而以上所有列舉的項目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背後有‘人’”。

人,即是資本。於《英雄聯盟》而言,最初的資本,便是來自騰訊——掌握著《英雄聯盟》開發商拳頭遊戲絕大部分股權(完成100%控股是在2015年)以及國內代理運營權的騰訊,憑借著DNF,CF和TGA平臺多年來在電競領域打下的基礎,在推廣《英雄聯盟》電競賽事時自然無往而不利。

從Bobby的故事裡,就能看到不少騰訊對於打造《英雄聯盟》賽事體系、賽事品牌不惜投入海量資源的影子。某種程度上,《英雄聯盟》在國內電競領域的成功,也正是得益於騰訊這樣的大資本對於電子競技的佈局和重視。

當然,單單隻有騰訊顯然是不夠的——畢竟,沒有任何一個產業可以單靠一傢公司,一個巨頭來完成整個產業鏈的搭建。不過,《英雄聯盟》的火爆讓過去對電競還處在觀望猶豫階段的資本開始對這個新興產業建立瞭信心。

於是乎,便有瞭各種主打電競內容的直播平臺的風生水起,有瞭各種電競媒體被大資本收購,有瞭各種資本註入電競產業鏈上的各個環節,甚至國內A股也開始出現瞭一大票電競相關概念股。

47

在瘋狂燒錢的階段,資本的理性會被話題帶來的溢價效應所沖散,電競相關公司估值暴漲,一大批過去對電競一無所知的傳統資本開始在圈內大肆收購,各種有關電競產業的峰會、年會、座談會、招商會開始把各傢中下遊小公司的BD們折騰得死去活來,各種網絡直播平臺也開始相互抬價挖人,不惜代價。

雖然,資本之間的競爭,讓“無手哥”這樣的普通人也能憑借網絡直播獲得一份較為豐厚的收入,但正如片中“無手哥”面對新平臺挖角時的無比糾結所表現出來的那樣,資本的運作極大的改變瞭許多人的命運,但這種改變,很多時候並不為普通人所掌控,一切都隻不過是資本層面的博弈投射在普通人的人生裡所產生的結果。

然而,就如同“無手哥”最終選擇瞭繼續留在之前的平臺,而並沒有因金錢的誘惑而失去更理智的長遠考慮那樣,時至今日,在經歷過一番挫折,認識到電競並不是一個適合熱錢炒作的領域後,那些曾經如癡如狂的外來資本們也開始變得更加理性。

直播平臺開始自主擠出泡沫,傳統行業資本有的選擇退出,有的選擇以更穩健的姿態面對自己在電競業更長遠的佈局,而原本就處在圈內的遊戲業資本們,也開始認識到電子競技的基礎是項目,是產品,而非不顧一切的打造華而不實的賽事體系——做不到《英雄聯盟》的產品影響力,就不應奢求擁有與之一樣規模的賽事體系。

當然,趨於理性化之後,資本對於電競的熱情又該如何長久保持,則是電競人在面對資本的遊戲時需要思考的下一個課題。

居安亦需思危:造血能力關乎未來

居安思危,是任何處在迅猛發展階段的行業都常常會被提及的一個話題。電競,自然也不會例外。即便是蓬勃向上的《英雄聯盟》,也同樣存在著圈內人士不能避諱的隱憂。

從結果來說,LPL戰隊在近年S系列賽事上的戰績不夠理想,從原因上說,所謂國內戰隊不夠努力,所謂環境太優越選手缺乏動力等等,實際都不過是皮毛。

49

有觀點認為,資本的註入,使得電競選手可以很輕易的獲得來自直播平臺、電商、廣告贊助商的巨大經濟利益,從而使他們通過賽事獲取收益動力變得不足。但這僅僅隻是問題的一個側面。歸根結底,成績的不理想,是《英雄聯盟》在國內的體系當中,管理模式不夠完善,並且缺乏足夠出色的造血循環能力所致——否則,即便成名選手不務正業,也理應有年輕一輩的、尚未成名的選手會全力以赴投入訓練比賽,從而獲得更好的成績。

在歐洲,在韓國,甚至是在其它的電競項目裡,我們時常會看到各種年輕天才的橫空出世,然而,在中國的《英雄聯盟》圈子裡,年長的選手們並非不想給新人機會,而是真正能扛起大梁的新人難以尋覓。

在阿佈與廠長的故事裡,我們看到的是兩個相互扶持的兄弟,是一對互相信賴的師徒,是一個《英雄聯盟》領域的傳奇教練和一位同樣傳奇的選手。但與此同時,更應該看到的是,EDG也好,RNG、WE也罷,又或是其它的後起之秀們,在各支隊伍中擔當絕對主力的,卻總是那些熟悉的面孔。

50

作為一項競技體育運動,自身的造血能力是關乎其未來競爭力水平的關鍵。《英雄聯盟》在中國已經不缺乏群眾基礎,但如何將龐大的人口基數轉化為真正願意參與競技賽事,願意投身職業電競,並且為之付出艱苦卓絕的努力,卻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難題。

所幸的是,在S6結束之後,韓援數量減少,新秀開始嶄露頭角,各大俱樂部也加大瞭新秀招募和培訓的力度,從《英雄聯盟》本身乃至資本行業,都更註意到長遠的發展,更看重底層人才的培養、管理的重要性和生態的建設,也許來年LPL會經歷一個新秀成長與磨合的陣痛期,但長久來看,這並非是一件壞事。

當然,無論是自身發展的不夠成熟,還是資本攪局之下的動蕩,又或是造血機制的不健全,以上一切不利因素放在中國電競這個歷史不過十餘年,嚴格來說真正的規模化發展不過三五年的新興產業上,都並不是什麼致命的問題。甚至恰恰相反,這些問題的存在和彰顯,也證明瞭以《英雄聯盟》為代表的中國電競已然開始步入瞭一個新的發展階段。

畢竟,無論是系列宣傳片裡的主角們,還是其他任何一個電競從業者,再也不會像十年前的第一代中國電競人那樣為吃飽飯而發愁瞭不是?

中國電競尚不成熟,但卻擁有著無限可能的未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