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軍/馮倫/潘石屹:創業真不是人幹的事情

雷軍、馮侖、潘石屹

左起:雷軍、馮侖、潘石屹

6月2日,SOHO中國推出瞭專門針對創業人士設計的眾創空間——SOHO 3Q。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小米科技創始人、董事長雷軍與萬通控股董事長馮侖在開業現場與廣大創業者展開瞭精彩對話。

創業好比結婚:進洞房容易 過日子難

潘石屹、雷軍和馮侖都是中國傑出的創業者代表。他們對於創業有自己獨到的見解。

雷軍直言:“創業不是人幹的,都是阿貓阿狗幹的事情。一旦你選擇瞭創業,你就選擇瞭一個無比痛苦的人生。”面對在創業過程中的痛苦和困惑,雷軍認為,創業者最重要的是必須擁有一種信念和夢想。“因為我想做出一點事情來,所以我要熬一碗小米粥。”



潘石屹同樣認為創業是艱苦的,如同跑馬拉松,或者是攀登珠穆朗瑪峰一樣,不但需要勇氣,更需要決心和毅力。

馮侖則用巧妙地用婚姻來比喻創業這件事情,“創業好比結婚,進洞房容易,過日子難,一輩子都幸福,更難”。他認為,最近好多人趕著創業風潮,突然一下子都去創業瞭,但是真正做起創業這件事兒,卻發現一點詩意都沒有。

過去創業是“流離失所”,今天的創業“不是人幹的事”

雷軍:今天來的絕大部分都是創業者,說實話我覺得創業不是人幹的,都是阿貓阿狗幹的事情,作為一個正常的人絕對不會選擇創業。因為你一旦你選擇瞭創業,你就選擇瞭一個無比痛苦的人生,你們的巨大的壓力、困難、困惑,別人的不理解,或者別人的看不起,其實真正能走向成功巔峰的人是極少數,絕大部分的創業者都成瞭鋪路石。所以我一直在想,對所有的創業者來說,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什麼?最重要的是一種信念,我覺得如果沒有這種夢想的信念的話,是沒辦法支撐每天高強度的工作的。所以在這裡我願意跟大傢分享的是我為什麼願意喝碗小米粥,願意繼續鬧革命,最重要的就是因為我想做出一點事情來。

馮侖:過去我們認為創業的感覺叫“流離失所”,現在創業的感覺像進洞房,還要穿婚紗,還有親朋好友的祝賀,另外還要大吃大喝,最後還喝醉瞭,抱著誰也不知道。這個過程突然變成這樣瞭。我覺得這其實有一些錯位,真正創業這件事一點都不是這樣。所有你看到電視裡拍的都是就像我們看到別人談戀愛一樣,其實那是個幻覺,進洞房容易,過日子難,一輩子有幸福更難,最後還能幸福得在回憶裡死去更是難上加難。

潘石屹:今天創業跟過去創業有很大的不同。第一個不同就是過去的創業不需要多少知識和文化,你就看我們房地產界,有好多人文化程度很低,包括我在內。可是今天創業的人,尤其我到上海去看到的,大部分都是海歸,而且都是名牌學校畢業的,今天的創業更需要知識和智慧。過去的創業永遠離不開的一個就是關系,你有關系就有資源、資金。可是今天的創業,基於互聯網創業是不需要關系的,你的APP背後,你的網站背後,你是官二代還是普通的人也好,都沒什麼區別。甚至你在網站後面是個男人還是女人,是個貓是個狗都看不出來。所以呢,我覺得今天這個社會的創業更公平。

不同時代的創業“鴻溝”

雷軍:我創業比較早,我是八十年代末期就開始創業。因為我一直是一個技術工程師,一直通過自己的這種手工藝來謀生、創業,跟潘總講的情況有點不一樣。如果我比較這二三十年創業環境的變化的話,我覺得還是產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首先,是幾乎所有的人都願意去創業,這其實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因為創業已經成瞭我們這個時代的時代精神,我覺得鼓勵創業就是在鼓勵創新,就是在鼓勵整個社會進步。

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上來講,參與創業的大潮會推動整個社會的進步。30年前你要說服一個人創業,這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因為他得放棄工作、放棄醫療保險等等這些東西,放棄鐵飯碗,我覺得這不是容易的事情。今天的話,對於絕大部分來說,選擇一傢創業公司還是相對比較容易的一件事情。

馮侖:差別就是在那個時代創業的時候,市場經濟的法制環境不同,商業環境也是非常之不透明,人類角色的非常之復雜,亦官亦商,亦商亦學,角色很混亂,所以最後做出的事比較亂。在轉型當中不是去瞭醫院就去瞭法院,變成兩院“院士”。今天的創業要講一個法治,資本市場這麼多支持,聽說過的都上市瞭,而不是聽說的都抓起來瞭。所以今天聽說過的人,如果再有人說瞭這麼多故事,都上市瞭。其實這個感覺非常強。

另外一個,現在人相對比較單純,創業就是一個做商業活動,另外做商業活動的過程都是在透明、法制和商業氛圍當中談商業,不再想復雜的東西。小姐就像淑女,娛樂業高官也不去夜總會,這樣的話生活和創業就分開瞭,人也能過正常日子瞭,其實今天的創業的確變成瞭一個更多人可以參與的事,而不是當年隻有少數膽大妄為的人,不幸而落入紅塵才去創業。

創業項目堅持與放棄的判斷

提問:我們怎麼能判斷一個創業的項目,我們是否應該堅持下去?或應該痛快的放棄而開展新的項目呢?

馮侖:這個沒有什麼標準的答案,我隻是說在過去大傢經驗來說,你無非就是依著你的信念,可能這個項目很爛,但是這個人就一直堅持下去。有的是財路方面考慮,公司沒錢瞭。還有的時候,大傢彼此對這件事情偏好不同,都可以作為決策的依據。所以沒有什麼一定成功的道理,因為在這個創業路上就像張愛玲講的“真愛就是撞上鬼”,鬼這件事上每個人都在說,但是你說誰見過?真沒見到過。但每個人都說自己真愛,實際上就相當於撞到瞭鬼。所以這是特別小概率事件。中國有2000萬傢公司,上市的幾千傢。他們告訴我一個數,說A輪到上市大概17萬分之一。所以不要以一定成功來決定說這件事放棄還是不放棄,實際上就是你真正有自己的價值觀,或者財務能力還可以,堅持下去。

明星公司的創業方法論是否適合小公司

提問:雷總你好,去年我還是小米的員工。現在在潘總3Q創業。創業過程當中或多或少把小米的東西傳承過來,中間也會遇到一些問題,想問雷總,在這種剛開創的小團隊當中團隊激勵有什麼方法?

雷軍:我覺得激勵其實不管是對創業公司還是大規模的公司,隻要是公司激勵都是大問題,任何時候激勵都是一個問題。對於創業公司來說,我覺得激勵的解決方案隻有一條,搞得定的激勵就是好激勵,搞不定的激勵就是不好的激勵。所以最最重要是你要把你們這個團隊的五個人要搞定。不要給自己設各種邊界、框架,最重要的還是能讓大傢有熱情得把事情做好。所以我的建議就是你不管什麼方法,搞得定就是好方法。

房產企業在互聯網浪潮中扮演的角色

提問:在這一輪創新潮中,地產企業會發揮什麼樣的角色和作用?

潘石屹:在互聯網的沖擊下,這個社會在發生很大的變化,具體的變化,就有一本書上面說,這是一個美國人寫的書,在未來的十年時間,城市的白領會減少50%,你可以想象一下,大公司的白領每一年不是增長,是在遞減,這是我們看到辦公樓的空間。我們看到商業的空間,受到網上的購物的影響,沖擊會更大。所以能把社會上的資源,這些空間,無論是辦公的空間也好,商業的空間,通過互聯網充分的利用起來,為這一個新的力量,就是創造新世界的這些力量,給他們提供一個平臺,這就是我們今天每一個房地產開發商應該做的事情。

如果是我們再建給大公司的辦公樓,白領在不斷減少,這個道理你想一想,我覺得書上面寫得有道理,未來的秘書,未來的助理,未來的服務人員都在手機上可以完成,在電腦上可以完成,所以這可能是一個大的趨勢。所以我們SOHO 3Q是比較早的做這個創業空間,我相信下一步有很多房地產開發商會來適應這個市場,根據社會變化,做一些市場和社會需要的空間。

馮侖:互聯網時代,人的行為發生瞭變化。所以我們做不動產提供空間服務的,我們對空間的功能的界定也要發生變化。以前在工業時代是機械性的合作,辦公就辦公,吃飯就吃飯,睡覺就睡覺,娛樂就娛樂。我們現在研究,互聯網時代大傢對空間的需要到底是增加還是減少,對什麼樣的空間是增加的,對什麼樣的空間是減少的。

後來就發現,第一,對空間的需要是增加的。因為我們每個人接觸陌生人的頻率在增加,接觸陌生人的頻率增加,你就需要見面。混合功能空間在增加,人們交往的空間總量在增加,並不是說房地產不能做,而是我們對空間人的行為方式觀察,得出的結論就是要功能混合化瞭,這裡分不清楚什麼是在辦公,什麼是在娛樂、健身,甚至有些地方提供淋浴,晚上24小時哪怕對付睡一覺,什麼都可以。功能的混合化,實際上實現是眾創空間的特征,那也就說明目前移動互聯網以後,我們地產商像潘總能夠迅速的把握住這個脈動和變化。

“飛豬”理論並不是讓大傢去投機

工程師出身的雷軍認為,任何一個人想要在任何領域取得成功,都至少要經過一萬小時的基本功苦練。他有一句名言——互聯網的風口下,豬都能飛起來。雷軍說道,“飛豬理論最早是我說的,但這並不是鼓勵大傢去追趕浪潮,做機會主義者。而是應該在你基本功已經很紮實的前提下,不僅要低頭拉車,更要抬頭看看風向,選擇自己的路。”針對大學生創業者,雷軍建議大傢先學好紮實的本領,以鍛煉本事為主。

對於“互聯網+”,雷軍認為它真正的本質,是用互聯網的價值觀、方法論和技術手段重構實體經濟。“互聯網+”的思維實際上是:用戶至上、體驗至上、高效率運轉的思維方式。

潘石屹說道,SOHO做眾創空間就是在應用“互聯網+”的思想。由於互聯網的沖擊,在未來的十年時間,城市的白領會大量減少,城市商務辦公樓的市場空間在縮小;另一方面。網購對商業地產市場空間的沖擊更大。所以SOHO做眾創空間,將地產的空間功能進行混合化,本身就是適應市場的舉措。

馮侖用張愛玲的一句話告訴年輕創業者:真愛就是撞上臉。創業成功沒有一定的規則和道理,年輕人首先要自信,找準方向;其次要耐心,重用自己。如果對自己的創業項目有信念,價值觀清晰,財務上有能力,那為什麼不堅持下去呢?最後,他還強調瞭想法在創業中的價值:“有瞭想法,所有的人才、投資等資源聞著味道就都來瞭。”

From 騰訊科技&虎嗅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