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12年:暴雪創始人Allen Adham正式回歸

【Gamelook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Gamelook報道/對於暴雪最忠實的粉絲們而言,很多人都熟悉這些遊戲的開發者,尤其是經常登上暴雪嘉年華舞臺的總裁Mike Morhaime。當然,今年秋季剛剛退休的高級副總裁Chri Metzen也被很多人熟知,他20多年來打造的暴雪遊戲世界觀讓人印象深刻。甚至,專註於技術研發而很少露面的共同創始人之一Frank Pearce也有一部分瞭解。

但是,暴雪的創始人有三個,但由於太久沒有出現在公眾視野,即便是人們查閱暴雪的歷史,也隻是對這個名次一瞥而過,他就是Allen Adham。最近,離開暴雪和遊戲研發10多年的他決定重返自己共同創建的公司。

blizzard3

暴雪三位共同創始人,最右側是Allen Adham

Allen Adham始終都想做遊戲。他在高中的時候就開始與好朋友Brian Frago一起學代碼瞭。高中畢業之後,Adham決定繼續讀大學,而Fargo則直接進入遊戲研發行業,創辦瞭Interplay Productions,打造瞭《冰城傳奇》和《無主之地》系列。



在UCLA(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Adham選擇瞭計算機科學專業,在暑假期間他都會去Interplay以及其他公司做遊戲研發工作(兼職),他從事過很多著名遊戲的研發,比如《惡魔熔爐(Demon’s Forge)》、《Mindshaodw》和《全球指揮官(Global Commander)》。在大學即將畢業的時候,他有瞭一個計劃。

Adham說,“UCLA工程系很大,計算機科學專業就有至少300人,如果算上電子工程專業,或許有600多人,你很清楚哪些人是聰明的工程師。所以當時我有個想法,如果可以找到五六個人開創自己的事業而不是到微軟或者IMB打工,那我們就可以創造一些有趣而且不同的東西。”

31

在Adham的人才列表裡,他班上的兩名出色的同學是最優先考慮的,也就是暴雪的另外兩名創始人Mike和Frank。在他們接近畢業的時候,Adham找到兩人談到瞭創業的想法,他們欣然接受瞭。

Adham說,“他們也特別瘋狂,所以覺得這是個好主意”。所以在他們從UCLA畢業之日起,這個後來成為瞭暴雪娛樂的公司就成立瞭,在當時,他們把公司名字叫做‘矽與神經鍵(Silicon & Synapse)’。另一名共同創始人Frank說,“Allen才是暴雪的創始人,並不是之一”;現任總裁莫哈米則說,“Allen是暴雪的創始者,是他招瞭我和Frank進公司,如果不是他,我們甚至都不會想到創辦暴雪”。

在暴雪的早些年間,三名創始人都是至關重要的,因為當時的該公司還在尋求立足之地。

從超人到《魔獸世界》

Pearce說,“當時,公司還非常的小,所有人都要做我們從事的所有事情”。

非常多的職責需要三名創始人負責,雖然他們現在都有瞭高級職位,但在90年代的時候,Morhaime、Pearce和Adham仍然需要給遊戲寫代碼,Morhaime還負責在本地的百貨店買到公司所需的雜物,同時擔任公司的IT工作;Adham負責公司的業務以及當時所做的每款遊戲最高策劃方面的決定。

Adham說,“在暴雪的前10年裡,我一直都負責編程和現在所謂的遊戲監制”。

三名創始人都十分喜歡在暴雪早期的時光,當時的公司很小,每個人都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Adham回憶說,“當公司還很小的時候,我們所有人都很年輕,都沒有傢庭也沒有還貸壓力,做所有事情都可以不假思索,我們中午的時候會去健身房,或者去Burger King吃完飯回去,在辦公室裡穿著短褲、T恤討論我們在玩的遊戲,當時的氣氛是很輕松的”。

當時公司的一個傳統就是每周都去本地的Babbage‘’s和Software Etc.商店,除瞭購買新遊戲以外,他們還會經常查看商店裡的暢銷前十名列表。Morhaime說,“每周我們都會去看列表前十名都是什麼,瞭解哪些是最受歡迎的遊戲。我們當時夢想著,有一天也做一款能夠登上這個列表的遊戲”。

16

他們的美夢在1994年成瞭真,也就是在把公司名字改為暴雪娛樂的同一年,他們發佈瞭《超人之死與歸來(The Death and Return of Superman)》。那個時候,工作室已經成立瞭3年,這是他們推出的第5款遊戲,但這對於暴雪來說也是一個重大的轉折點。

1994年的時候,該公司已處於爆發前夜,當時已經開始大作不斷,隨後發佈瞭《魔獸爭霸:獸人與人類》。隨後,《魔獸爭霸2》、《暗黑破壞神》以及《星際爭霸》接踵而至,暴雪也很快從主機遊戲公司轉型成為瞭PC遊戲開發商。

隨著公司規模和名氣的增長,Adham開始從事更大而且更困難的項目。2000年的時候,他開始瞭最艱難的工作:擔任暴雪MMO遊戲《魔獸世界》的主策劃。雖然Adham對於參與這個項目非常興奮,但遊戲越接近完成,他就越感到筋疲力盡。

2003年的時候,Adham結瞭婚,他在暴雪初期開始承擔起瞭傢庭責任,當時他的生活忙的一團糟,因此到瞭2004年,身心俱疲的他決定離開公司。

轉做對沖基金

這時候,就在暴雪增勢正盛並且準備制作《魔獸世界》這樣的在線遊戲的時候,Morhaime和Pearce承擔瞭瞭更為傳統的高管角色,雖然他們很不願意看到Adham的離開,但實際上對於這個消息一點兒都不震驚。

Morhaime說,“我們一直都是好朋友,所以我當時非常為他高興,但如果任何時候他想回到公司,我都願意再把他招回來”。

23

2004年的《魔獸世界》

Pearce當時專註於暴雪的另一個大項目《星際爭霸2》,但他對於Adham表示滿意,因為他“為《魔獸世界》組建瞭一個能夠做出成功遊戲的團隊”。

在Adham離開的時候,這款MMO的所有核心設計都已經完成瞭,剩下要做的就是玩法平衡、QA、優化以及基礎設施打造,而這些工作都需要所有人加班加點,在2004年底之前完成遊戲研發。Adham對暴雪團隊完成這些工作的能力非常有信心,但他已經不再急於投入到緊張激烈的研發工作當中。

但是,Adham並沒有打算做其他的遊戲,相反,他選擇瞭離開遊戲業進入金融領域,創辦瞭一個基於定量分析的對沖基金。

Adham稱他的新職業生涯“也很有趣,不過是以非常不同的方式”,在最初一些年的時候,他對於這個職業的熱愛可能和遊戲研發一樣多。他說,“我在創意遊戲研發方面的特長就是運行這個基金的量化模型,如果你往這方面考慮的話,它其實隻是遊戲的另一個形式,追蹤每一分錢,獲得高回報”。

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急於通過對沖基金掙錢的沖動消失瞭,Adham發現他開始懷念自己的老朋友們,他繼續體驗暴雪發佈的每一款遊戲,並且盡量把業餘時間投入到《魔獸世界》遊戲裡。

當談到做對沖基金期間玩《魔獸世界》的時候,Pearce開他的玩笑說,“後來證明,當你做財務分析工作之後,有瞭大把的空閑時間”。Adham聽到之後笑瞭,但他並沒有否認,“這就是定量分析的好處,如果你設置好瞭算法之後,它們就會自動運行,所以我有大量的時間玩《魔獸世界》”。

到2007年的時候,Adham非常渴望回到暴雪公司,但他同時又放不下剛剛創立的新事業。他說,“我現在可以說的是,事後來看,離開暴雪或許是我生命中最大的錯誤,我當時本應該休一段時間的假期,這十多年來我很多時候都想回來”。

最終,由於股票市場的變化,Adham決定在2016年回歸暴雪和遊戲研發領域,因為當他在做對沖基金算法的時候,看到瞭一些不喜歡的事情。“這裡不想說太多細節,我對於未來幾年的股票市場都不太看好,所以我覺得是時候放下基金,歸還所有人的資金,因為我希望把自己的錢抽離該市場”。

關掉基金之後,他的下一步就是給Morhaime打電話。

回歸

Morhaime停頓瞭一秒鐘,自顧自的笑著說,“當人們通常要和我見面的時候,大多數都是不好的事情”。

當接到Adham的電話約他吃飯聊天的時候,兩個問題出現在瞭Morhaime的腦海中:出瞭什麼問題?我該怎麼勸他回到暴雪公司來?Morhaime表示,他當時赴宴的時候已經準備好瞭一套‘銷售模式’的言辭,希望把Adham拉回公司。

可就在他要開始說的時候,Adham搶先一步提瞭出來。Morhaime說,“當時Allen說我們應該讓他回公司,所以這次聊天實在是太輕松瞭”。

為瞭讓Adham更快地熟悉暴雪,這傢工作室還專門準備瞭一套詳細的流程,畢竟,這位創始人離開的實在是太久瞭,遊戲業和暴雪都發生瞭巨變。2004年的時候,暴雪還是一個隻有《魔獸爭霸》、《星際爭霸2》兩款遊戲和400人的團隊,而到瞭2016年,這傢公司的規模超過瞭4000人,有瞭6款頂級遊戲,每一款都有自己的研發團隊,同時還有一些新項目在制作中。

22

雖然Adham還有很多的團隊與項目需要瞭解,但對他來說最激動的事情就是加入現在《魔獸世界》更大的團隊,他希望站在這個300人的團隊面前,講述自己對這個遊戲的熱愛。

他說,“我可以打賭,團隊裡所有人的成就點都沒有我多,當時我說,如果有人比我的成就點多,那我願意買杯飲料給他,但是說完之後我才發現這很愚蠢”。

Adham在這個MMO遊戲裡的成就點達到瞭20400,也就是極限值的三分之二還多,研發團隊裡站出來的隻有一個人,Adham說,“我知道這個人是成就系統的主程序,但我跟團隊說瞭,任何時候,隻要他們超過我的成就點,我都買飲料給他們”。

雖然Adham剛回暴雪不久,目前還在認識團隊並且學習公司運營,但他的新職位和現有任何產品都沒有關系,他的官方職稱是高級副總裁,但Morhaime和Pearce還稱他為‘孵化器的制作人’,Adham的職責是確保新項目的推出,他把這成為“暴雪最好的工作”。

他說,“我處於流程的中間環節,也就是我們開始新遊戲和孵化新創意的階段,為此我必須感謝Mike和Frank,但目前每天都忙著工作”。

考慮到Adham在暴雪早些年間的遊戲制作經驗,當時甚至還沒有制作總監這個概念的時候他就已經在負責這類工作瞭,所以對於Pearce來說,讓他擔任此職是自然而然的決定。這個時候,也正是暴雪急需人才的時候,而且該公司希望找到可以信任的人來做。

Pearce說,“我們團隊內部非常需要人才來孵化新項目,但我不認為能快速找到這樣有經驗的人才。為瞭找到我們信任的人,也就是對於探索新想法有熱情的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他開玩笑說,“我們開始新項目和在他領導下推出新遊戲的成功率又回到瞭40%”,這說的是在Adham任期內取消遊戲的數量以及正式發佈遊戲的比例。

Adham說,“40%這個數字有待糾正,但能夠有這樣的成功率已經很好瞭”。

暴雪的未來

Adham回到暴雪正趕上該公司轉型,早期的忠實粉絲們都在期待下一款遊戲,公司裡很多知名的制作人都離開瞭,比如Chris Metzen最近退休,而《魔獸世界》主策劃也在2年前離職,最近創辦瞭自己的工作室。

17

《守望先鋒》截圖

即使還有留在暴雪的元老級人物,比如前《魔獸世界》遊戲總監Tom Chilton,現在也轉到瞭神秘的新項目上。

Morhaime說,“Chris Metzen是暴雪內部非常強大的創意人才。每當我們都尋求意見和靈感的人們離開公司的時候,總是意味著給其他人才創造上位的機會,所以這對於公司來說是好事”。

兩年前Morhaime和Metzen接受采訪時表示,暴雪正在進入第三個階段,那就是推出新項目和對不同想法與平臺保持開放性。《爐石傳說》就是暴雪新策略的嘗試,今年暑期推出的《守望先鋒》證明瞭這傢公司可以做更多類型的遊戲。

Morhaime說,“我對於過去兩年非常開心,《守望先鋒》的宣佈對我們而言非常有趣,我們對於這個遊戲非常興奮,而且這個秘密保持瞭很久。沒有人想到有這個項目,而當它推出的時候,人們的接受度非常高,人們對於這些英雄非常喜歡”。

對於Morhaime而言,幫助暴雪創造瞭《守望先鋒》以及《爐石傳說》的態度代表瞭公司未來的策略,他認為公司可以繼續增長用戶群,同時在電競領域有所作為。

Pearce表示暴雪未來發展的主要目標是確保繼續擴大用戶群的同時,服務好現有的玩傢。他認為移動應用可以帶來很大的幫助。

對於Adham來說,新項目才是他最關註的。他說,“你們並不太瞭解我,但我非常愛說,有人建議我不要講太多,特別是我的新職位,所以我能說的是,我們在做很多非常酷的新東西”。

Pearce再次拿他開玩笑說,“你知道評委會還在確定把Allen招回來是否是好的決定,而他回到公司也隻有2個半月”。

Morhaime和Pearce笑出瞭聲,但Adham隻是微笑,“在幾年裡,你們就會知道讓我回來到底是不是好的決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