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一舟:老兵不會死 等適合人人的臺風


作為中國互聯網元老級創業者,陳一舟和他的人人近兩年過得很失意。

和陳一舟同時代的人,比他大五歲的馬雲,大一歲的李彥宏和周鴻禕,小兩歲的馬化騰,還有同歲的雷軍,如今都已打造出能左右中國互聯網行業格局的公司。而在過去的幾年中,頭頂“中國的Facebook”光環上市的人人,市值卻已從最高時的70億美金跌到10億。

“其實沒什麼落差感,這麼多年來公司能夠生存下來,已達到瞭我的最低目標。很多人一生中都會起起伏伏,這是客觀規律,最好的應對方式是跟規律和平相處,把客觀規律為你所用。”

在接受騰訊科技專訪時,穿著條破舊牛仔褲,陳一舟把身體重重扔在辦公椅上後哈哈笑著說。

“老兵永遠不會死。有時候逆境是個人經歷中最好的學校,沒有這個東西你還真是進步不瞭。”陳一舟沒有掩蓋卷土重來的想法,他坦言,98年、99年創業的這批人裡面,很難說誰沒有做大事的想法,而要想迎來新的春天,現在唯一的選擇是等待適合人人的“臺風”。



“臺風隔三差五會有一些,我們這隻‘豬’一直在等。”陳一舟說。但在BAT等巨頭加速跑馬圈地的局面下,陳一舟如何才能找到屬於人人的臺風?

風光上市的代價

2011年5月,人人公司成功在美國紐交所上市,作為人人網第一大個人股東,陳一舟身傢隨之暴漲,持股價值一度超過18億美元。

為瞭盡快成功上市,人人打包瞭四個概念,即“Facebook+團購+遊戲+商務社交”,但當時陳一舟為人人找到的這幾個“臺風口”顯然並不長久。

在虧損運營瞭三年多時間後,其中的團購業務糯米網最終以接近3億美金的價格出售給瞭百度。

“把內部創業的產品擱在一個上市公司體系裡面,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前糯米網CEO沈博陽接受騰訊科技采訪時感慨說,“由於財報公開沒有秘密,我們既要不斷提高市場份額,同時又不能虧更多的錢,能怎麼做?”

沈博陽認為,陳一舟力在所能及的范圍內對團購項目給予瞭足夠支持,在人人的用戶規模和財報制衡下,跟當時許多其他公司的內部創業團購項目來比,糯米做到第三已經是不錯的結局。

不過,如果不放在上市公司體系內,糯米的發展是否會更好?“當時想講故事、打包盡快上市,最終做到70億美金市值看上去也挺聰明的,隻是融資後沒有轉化成勢頭繼續往前走。”對此,沈博陽解釋。

現在回想起來,陳一舟也後悔對團購業務投入不夠大:“當時我們認為機會沒那麼大,砸得不夠猛。團購做到第一名是很值錢的業務,這毋庸置疑,但前期已經錯過瞭擴張的機會,就很難靠自己再追回來瞭。”

某種程度上說,過早上市或許阻斷瞭人人在行業巨變中抓到新機會的可能。

“我覺得人人的問題沒什麼好分析的,就是很不幸選瞭一個真的就這麼難做的生意。” 在沈博陽看來,人人上市後一直缺少能為公司發展提供穩定持續支撐的主營業務,為公司不斷提供現金流,而用戶以高校學生為主,增長也很快遇到瓶頸。

靠社交平臺廣告收入做大規模對人人而言也不太現實。“做廣告是一件非常累的活兒,相較而言,搜索廣告和視頻廣告的空間更大。” 陳一舟承認。

社交廣告和商務社交在國內很難有大的突破,曾經為人人貢獻絕大部分利潤的遊戲業務也面臨發展困境。

開心農場等頁遊的衰落、手遊興起是人人遊戲遭遇困境的重要原因,而人人遊戲目前正努力嘗試從遊戲研發向發行和運營的角色轉變。

“從PC進入到Mobile以後,遊戲產業結構有一些變化。端遊、頁遊、手機遊戲的遊戲平臺的重要性越來越大,營銷利潤是遊戲中最穩定的一塊,其次是運營、發行和研發。”陳一舟分析說,未來研發端會以眾多的小公司為主,而平臺級公司以外的遊戲公司將逐漸往發行和運營商轉。

炒股高手的投資哲學

當然,人人上市後的這幾年,陳一舟並不是一無所獲,由於在藝龍和唯品會幾傢公司上的成功投資,人人的財報數據得以極大改觀,其本人也為行業留下炒股高手的印象,這種印象在人人宣佈投資雪球後尤為加深。

早年和陳一舟一起創辦ChinaRen的斯坦福大學校友楊寧曾回憶說,當年創業時晚上跟著陳一舟炒美股,收益頗豐。

不過,希望陳一舟能分享炒股和投資心得的人恐怕要失望瞭。

“外界怎麼評價,我無所謂。我炒股真的不多,那麼多年其實也就投資瞭幾隻股票,當時看價格很便宜,覺得有成長性,就這麼回事。”

陳一舟向騰訊科技否認瞭自己在投資上有獨到研究,他認為這幾次投資其實換作行業裡任何一個CEO都有相應的判斷力,自己並無過人之處。

事實上,陳一舟對金錢物質方面的享受也並不感冒,至今他依然開著美國運回來的當年在國外購買的二手“夏利”車。

“有些事兒被故意放大,其實把我的缺點和優點都縮小十倍,就是真正的我。我也不會給自己打分評價,沒什麼用,人到這麼大年紀早就定型瞭,改變不瞭瞭。”這個曾被360創始人周鴻禕視作比雷軍還聰明的湖北人,首次就個人形象對外界的評價作出瞭回應。

但另一方面,拋開財務投資,陳一舟接下來卻必須通過各種投資為人人公司找到新的臺風口。盡管,人人依然手握的若放在多年前足以改變行業格局的10億美元現金,今天相比於巨頭和大型投資機構已經沒有任何優勢可言。

陳一舟可以選擇的方式有兩種,一是聚焦校園等人人活躍用戶,根據人群需求來構築特有的商業模式,開發除瞭廣告外新的盈利業務,比如在線教育和互聯網金融,提高變現能力進而提升股價;一種則是進行完全獨立的新業務投資。

今年4月,人人曾投資免費在線教育平臺萬門大學,不過後者目前仍處在初步發展階段。

“我們的能力圈天生就比別的專業投資機構要小,人人能投資的業務,必須要有自己獨特的優勢,業務也要是足夠大的門類,目標用戶群要麼是能達到幾千萬級別的普適人群,要麼是個體用戶價值非常高的小眾人群(比如雪球)。” 陳一舟告訴騰訊科技。

在這方面,陳一舟倒是有過足夠多的經驗教訓。在十幾年的創業歷程中,他曾先後創辦ChinaRen、千橡互動,並購貓撲網和Donews,低價收購王興創辦的校內網、56網,開發私信、啵啵和美美等產品。但除瞭校內帶來千萬級用戶群的產品,其他的投資並無太大回報。

“過去貓撲和DoNews的投資都是小額收購,投資過去的成功,補充主業。這幾年的投資隻看回報,不看和自身主業的協同。”陳一舟曾對外表示。

但留給陳一舟的機會並不多瞭,需要陳一舟做出非常準確的判斷。“因為我們一開始就沒找到特別賺錢的業務,也許也鍛煉瞭我們發現新機會的能力。”陳一舟比喻說,跟恐龍相比,小老鼠找食物的能力肯定要強一些,但截至目前,他表示還並沒有想到適合人人的臺風究竟是什麼。

管理方式的爭議和反思

相較於炒股和投資,一位人人離職高管向騰訊科技表示,工作中陳一舟此前更多時候是扮演著產品經理的角色,時常和部下討論公司產品的細節。

“作為40多歲的公司領導人,是否能真的理解年輕人的產品?”上述高管表達瞭自己的質疑。

或許是已意識到瞭這一問題,陳一舟向騰訊科技表示:“現在我們具體業務線都有完全負全責的人,我不需要盯那麼細,第一,我盯不好,第二,產品也是年輕人的產品。我的精力更多還是應該放在戰略方向層面。”

讓陳一舟反思自己管理方式的還有和屬下兩次爭論被曝光的事件。

今年6月的一天,在日本機場等待飛往美國的陳一舟被一封郵件所震驚,前人人公司戰略發展副總裁杜悅在郵件中向陳一舟提出離職,且言辭激烈,稱他對陳一舟的看法“非常負面”。

陳一舟後來解釋稱是由於未同意任命杜悅出任一傢新投資公司CEO而招致後者不滿。

而此前,陳一舟另一次和屬下爆發矛盾的人人內部聊天記錄也被暴露,他指責負責人人網校園推廣的楊慕涵公權私用,利用公司關系為她傢人的系列競爭產品做推廣。楊慕涵實為點點網創始人許朝軍的妻子,而許朝軍是最早跟隨陳一舟創業的一批人,2011年離職後創業,曾開發啪啪、烏鴉等產品。

是否是由於管理方式上的錯誤造成瞭和下屬的矛盾爭論?

關於陳一舟對人人公司的管理,外界有過不同的評價,有人說他空降高管打破平衡,有人說他盲目信任老員工,也有人說他手腕不夠狠。

對此,陳一舟表示,在財務、人力資源等非常專業需要多年經驗的職位上他傾向於用空降兵,但在產品、技術等職位則多半是通過內部培養和提拔。

“你永遠不完全知道這個世界是怎麼運轉的,總會有小概率事件和人。”陳一舟如此向騰訊科技解釋,“有本書說矽谷的用人哲學是‘Hire fast ,fire fast(招得快、辭退得快)’,因為講究人情,可能我們以前fire得不夠快,就當買一個教訓,以後要少一些心慈手軟。”

近兩年人人陸續離職的高管已包括瞭CMO江志強、負責無線的副總裁吳疆、負責糯米網的沈博洋、負責人人遊戲的何川等人。

對於上述高管離職是否對公司造成巨大影響,陳一舟則反問道:“如果我不管產品,有多大影響嗎?未來公司是年輕人的天下。”在他看來,是因為公司處於飄搖中而導致種種問題被放大。

但總而言之,陳一舟每天依然投入足夠的精力在工作,在他看來,中國互聯網行業還將處於爆發增長的階段,人人依然有翻身的機會,這一方面是因為中國工業化起步晚,互聯網對傳統行業的改造相比美國更為順利和徹底,一方面則是互聯網行業高度競爭、從業人員更為努力,最終會從傳統產業手中搶得更多的市場空間。

為瞭不浪費時間,原本就不喜歡社交的陳一舟還放棄瞭遊泳方面的興趣,他現在的鍛煉方式,就是在傢裡一邊看美劇一邊在跑步機上跑步。

“每天一睜眼想的就是工作上的事情。”陳一舟說。
from 騰訊科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