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走在灰色地帶的電競博彩 未來終將復蘇

2016年7月10日,《反恐精英:全球使命》(CS:GO)ESL One科隆站決賽,巴西傳奇SK Gaming擊敗Team Liquid奪冠,包攬創紀錄的50萬美元獎金。

1.webp

賽場外,在皮膚博彩網站CS:GO Lounge上,這場比賽吸引瞭近84000人投註瞭32萬1000個皮膚,同樣在皮膚博彩行業也創下瞭新紀錄。

時間回到12年8月CS:GO正式發售,在失敗的前作CS:S陰影下,它沒有像DOTA2那樣吸引大量前作玩傢湧入:發售第一天,CS:GO在線人數隻有五萬而已;後來在線人數每況愈下,甚至每天最高在線隻有一萬多人。

早於它發售的DOTA2境況好得多,於是V社借鑒瞭DOTA2的成功經驗——將創意工坊搬到CS:GO裡,玩傢可以設計CS:GO遊戲地圖。不過實裝之後,效果一般,對遊戲人氣帶動有限。

13年8月,不服輸的V社將DOTA2中的飾品系統(在CS:GO中主要是皮膚)和開箱子系統也加入到CS:GO中。一下子就像觸動到瞭某根神經,沒想到平日裡喜歡突突突的老爺們,就像姑娘們愛買包一樣愛上瞭開箱子買皮膚。

2.webp

CS:GO的皮膚門道可不少,首先各種皮膚分為消費級、軍規級、工業級、受限、保密、隱秘、違禁七個不同稀有程度;按照外觀磨損程度,同一款皮膚又分為嶄新出廠、略有磨損、久經沙場、戰痕累累和破損不堪,價值依次遞減……

箱子中掉落的隨機物品可以在交易系統中進行買賣,這就更加讓CSGOer欲罷不能,CS:GO社區活躍度如V社所願大大提高。不過V社沒有料到的是,一大批博彩網站也看到瞭其中的商機。

不同時期人們對於賭博方式的偏好不一樣,但博彩公司對於需求的把控向來是走在時代前列。根據咨詢公司Activate調查顯示,電競觀眾群體對博彩有強烈的需求,甚至超過瞭傳統體育觀眾,其中77%的活躍電競觀眾有賭博意向。

3.webp

去年11月,著名博彩公司William Hill就從內華達州博彩管理委員會獲得許可,將IEM 奧克蘭站的英雄聯盟比賽列為賭博項目。William Hill給最終獲得冠軍的Unicorns of Love定下的賠率是1/10。

不過傳統的現金博彩在大多數國傢和地區是被法律禁止的,網絡賭場受到的限制也比較多。比如2010年,我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發佈瞭《關於辦理網絡賭博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意見》,對網絡賭博做出瞭法律上的嚴格限制。

博彩業從CS:GO的皮膚交易系統中發掘出瞭更多可能。

Steam平臺上的大部分飾品可以交易,但獲得的金錢不能換成現實貨幣,隻能在steam平臺中流通,購買遊戲或者其他道具,而且還有500美元的賬戶上限。隨著steam中飾品交易市場的發展,Dota2和CS:GO的飾品價格逐漸趨於穩定區間。加之V社開放瞭第三方網站API接口,更是給瞭博彩網站可趁之機。

4.webp

Steam平臺內的DOTA2交易,官方會從交易中收取15%的手續費,從中可以看到飾品價格波動情況

具體操作以國內某博彩平臺的賽事“競猜”為例,玩傢需要先將Steam賬戶關聯到博彩網站,飾品交易給博彩網站的機器人,這相當於將飾品寄存在瞭博彩網站上。

如果要參加某項賽事賭博,玩傢就將寄存在平臺庫存中飾品作為賭註,選擇不同類型的“競猜”,常見的有“猜輸贏”、“讓分局”(讓分一般指強隊向弱隊讓分,用以平衡雙方競猜的賠率)、“十殺”、“一血”……

5.webp

CS:GO Dreamhack 拉斯維加斯站的競猜類型

如果玩傢最終贏得競猜,將會獲得等價飾品,輸的話將失去賭註飾品,平臺從輸傢的賭註中收取5%金額作為抽水。

6.webp

除瞭直接用皮膚競猜外,也有博彩網站使用代幣的形式,皮膚和代幣可以進行互相兌換

在飾品博彩中,皮膚是在實際意義上充當瞭賭博中的“籌碼”作用,整個過程中隻是虛擬道具的交易,不涉及到現金變現的過程。

當然,玩傢可以在其他平臺將皮膚換成現金,但如此一來,皮膚博彩網站本身能更好的規避風險,潛伏在法律規范的灰色地帶中。另外,國內飾品博彩網站大都披上瞭“競猜”的殼子,試圖疏離自己和賭博的關系;玩傢也常用“菠菜”來代替“博彩”,使得這一隱秘又龐大的產業更加神秘。

7.webp

圖為國內某飾品交易平臺,CS:GO中的皮膚價格從幾毛到上萬

也正因如此,皮膚博彩形成瞭一個巨大的灰色產業鏈。

2016年,國外最大的飾品博彩網站Lounge(包括CS:GO Lounge和DOTA2 Lounge)上流通瞭1億多款皮膚,交易額度達到瞭10億美元;據博彩行業監管機構SportIM調查,在CS:GO Lounge上,一場比賽通常能吸引價值約13.4萬美元的皮膚賭資;3月,圍繞Luminosity和Fnatic隊比賽的賭註約為120萬美元。至於文章開頭提到的CS:GO ESL One 科隆戰決賽涉及金額更是刷新瞭歷史記錄。

除瞭賽事賭博,飾品博彩還包括更多形式,比如輪盤賭博、彩票式賭博、擲硬幣賭博……

這些傳統賭博方式其實和電競賽事並不太大幹系,隻是將遊戲飾品作為籌碼使用,這些傳統類型的賭博大約占到瞭飾品賭博市場的一半。

9.webp

彩票式賭博,參與玩傢將飾品放入獎品池中,贏的玩傢獲得所有飾品

對於參與博彩的玩傢來說,CS:GO和DOTA2不再隻是遊戲,他們在觀賽過程中會體驗到更多刺激感;其中不乏未成年人。

“自從我用皮膚賭博以來,我玩得就少瞭,因為我想盯著比賽結果。你會真的非常嗨,希望自己押註的隊伍取勝。他們每殺死一個敵人、每贏得一輪比賽,你都會變得更加亢奮。”一位CSGO博彩參與者這樣描述自己的心理變化。

直播平臺也為皮膚博彩的擴大起到瞭推波助瀾的作用。

一些主播在直播過程中憑借自己對遊戲的理解或者內幕,給觀眾提供下註意見,還有主播建立瞭“菠菜交流群”,水友可以從中學習怎麼壓、去哪兒壓、壓哪種、什麼時候壓,一條龍服務更是給賭博提供瞭極大的便利。這些沉迷於皮膚賭博的玩傢也被其他玩傢稱為“賭狗”。

電競博彩的發展不可避免的污染到瞭賽事環境,有些選手親自或通過朋友在博彩網站上下註,其中當然有正常博彩,但也有為瞭贏得賭註而暗箱操作比賽;國內的DOTA2和CS:GO二三線隊伍平時基本依靠打外圍生存。

國外的博彩網站則直接收購或贊助戰隊:2016年9月,博彩網站Betway和NiP簽下瞭六位數的冠名贊助合同,另一傢電競博彩網站GG.bet則贊助瞭Fnatic、Luminosity 、Ad Finem、NP、Alliance、NaVi等多支著名戰隊。

至於這些博彩網站的贊助和戰隊成績之間有什麼關系……

10.webp

GG.bet贊助瞭大批一二線CS:GO強隊

起初,V社對於皮膚博彩的態度並不太強硬,因為交易系統是他們所引以為傲的創造。在V社2014年的開發者大會上,公司員工Kyle Davis表示,給玩傢不等價值的虛擬物品並且鼓勵他們交換能讓玩傢更深度的參與到遊戲中。

但隨著皮膚博彩產業的膨脹,交易系統的副作用也越來越明顯瞭。

2015年1月,CS:GO戰隊iBUYPOWER輸掉瞭一場明顯可以贏的比賽,而事後被查出參賽隊員通過CS:GO Lounge參與瞭皮膚博彩。V社的裁決是禁止7位玩傢參與官方比賽,也規定職業選手和員工嚴禁參與賽事賭博、結交豪賭客或泄露內部信息。但並沒有對皮膚博彩網站做出什麼限制。

然而,皮膚賭博行業的發展遠遠超出V社想象。2016年V社兩次被玩傢訴上法庭,原告方認為V社暗中和第三方博彩平臺勾結,提供給他們皮膚作為籌碼,再從中抽成。

於是,在文章開頭提到的史上最大皮膚博彩賭局後三天,2016年7月13日,發佈聲明稱與賭博事件無關,並要求涉事網站在10日內停止任何將Steam賬戶用於商業目的的行為,否則V社將采取必要措施。此舉一出,對皮膚博彩行業的打擊是巨大的,Lounge和Fanobet宣佈關閉瞭皮膚押註功能;許多博彩網站紛紛倒閉。

11.webp

V社官方“黑名單”

這兩次訴訟還牽扯除瞭不少黑幕。

遊戲直播平臺Twitch也封禁瞭涉嫌宣傳CS:GO遊戲道具賭博網站的大主播“PhantomL0rd”,他本來是Twitch全球排名第七的人氣大主播。他多次在直播中帶頭參與皮膚博彩,並被指控暗中擁有皮膚博彩網站CS:GO Shuffle。

12.webp

無獨有偶,YouTube播主Tmartn和Syndicate被證明他們是皮膚博彩網站CS:GO Lotto的所有者,他們曾在Youtube上發佈諸如“如何贏得13000美元”的視頻,宣傳如何通過賭博獲取皮膚。

另一位Yoube播主m0E不僅有償推廣博彩網站CS:GO Diamonds,還被發現可以在擲骰子結果揭曉前提前得知結果。

作為一種投機行為,賭博根植在人本性中,並且伴隨人類社會發展瞭上千年,小部分幸運兒憑借賭博發傢致富,大部分賭徒難逃傾傢蕩產的下場。體育博彩行業發展多年,已經發展出一套比較成熟的體系。信用評級高的聯賽賭博價值也相對較大;盛行“假球”的聯賽,隻能是小眾人的自娛自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博彩業和體育行業倒是相輔相成。一些相對小眾的體育運動如拳擊、格鬥等,和博彩業關系更為密切,許多賽事是由博彩業贊助、比賽也在賭場進行。

在調查機構Newzoo最新的報告中,特別提出,在統計電競產業收入時將不計入電競博彩收入,因為“電競博彩的價值可能已經超過瞭電競經濟本身”。不過V社去年的禁令讓皮膚博彩行業元氣大傷,可能整個17年都無法恢復到去年的盛況。

然而電競這塊肥肉仍讓博彩大佬們垂涎,在利益的引誘下,電競和博彩會激發出更多“合法”可能性也未可知,這條被攔腰斬斷的灰色巨龍在更深的潛伏下終會復生。

from:電競研究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