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線雜誌:Facebook侵蝕谷歌蘋果成霸主

Game2遊戲:


北京時間2月5日消息,《連線》雜誌網路版近日刊載文章稱,Facebook在移動領域中已經真正流行起來,其面向開發者和使用者的多邊平臺最終將基於另外一個多邊平臺來構建,那就是iOS和Android移動作業系統。文章指出,在平臺的「饑餓遊戲」中,Facebook將會徹底摧毀蘋果和谷歌,成為最具破壞力的「世界主宰」。

以下是這篇文章的全文:

時至今日,Facebook看起來已經像是擁有強大破壞力的「世界主宰」,正在征服其前進道路上的所有東西,最近被摧毀的是Twitter的Vine應用和俄羅斯搜索巨頭Yandex的社交應用。據最新發佈的財報顯示,Facebook第四季度的移動使用者人數已經超過了網路使用者——這是該公司歷史上的第一次。

這一點很重要,原因是現在Facebook不僅已經開始在社交網路的層面上開始展開競爭,而且在作業系統的層面上也是如此。Facebook成立至今已經有九年時間,因此到第十個年頭時,這家公司將在移動領域中擁有更大的影響力:只需要看看其應用中心(App Center)和用於iOS作業系統的軟體發展工具組(SDK)就知道了。

這就意味著,我們不僅將擁有競爭性的平臺,而且還是以其他平臺為基礎而構建的平臺,而這將完全改變「遊戲規則」。



平臺「遊戲」

在Facebook——還有亞馬遜、蘋果、谷歌和Twitter等——這樣的多邊平臺上,價值是通過附屬使用者、開發者和廣告主之間的互動而創造出來的。

Facebook及其他這些公司想要控制API(應用程式介面)入口和至關重要的使用者資訊,因為正是這些資料才能開啟商業化機會。因此,最近以來所有這些平臺公司之間已經有很多API「倒斃在路上」:除了Vine和Yandex的社交應用以外,Instagram/Facebook遮罩了在Twitter上的功能(反之亦然);Twitter自己遮罩了許多的公司;甚至就連谷歌和蘋果也在地圖領域中展開了小規模的「戰鬥」。

但是,在這種競爭以及平臺公司渴望控制API的背後,這些公司之間一直都有很多的合作;所有這些公司都是彼此依賴的。舉例來說,一個更好的、使用性更強的iPhone版Facebook應用肯定會為蘋果提高iPhone銷售量;對蘋果而言,遮罩這個應用不會給其帶來什麼好處。

不過,這場「遊戲」已經發生了改變,原因是Facebook在移動領域中已經變得真正流行起來,其面向開發者和使用者的多邊平臺最終將基於另外一個多邊平臺來構建,那就是iOS和Android移動作業系統。這不僅是一種有趣的市場配置,而且還擁有清晰明確的含義,原因是Facebook的平臺已經開始從蘋果和谷歌那裡攫取價值。那麼,隨後誰將控制應用所創造的資料呢?

我們不知道Facebook將會做些什麼,但我們必須考慮這個問題,原因是Facebook對所有人來說都是最雄心勃勃的平臺——網路的構造正在由於這個平臺而發生改變。使用者和開發者都依靠這個平臺,近期內沒有任何可行的替代方案即將浮出水面,更不要說是明顯的Facebook「殺手」了。有多少企業會依靠Faceobok的API入口來繁榮發展呢?有多少網站會要求使用者通過Facebook Connect登入呢?如果你沒有Facebook帳號,你甚至不能登陸某些網站。

預測這些「平臺饑餓遊戲」中將會發生什麼事情並非一種學術活動,瞭解「Facebook將會做些什麼」對於所有事情來說都有重要的意義,從隱私權、安全問題和使用者選擇到互聯網經濟將走向何方都是如此。

Facebok將會做些什麼——來自日本的經驗教訓

我們現在正處於未知的區域中,原因是平臺之上構建的平臺這種配置是相對較新的。

我們確實擁有一個相關的行業範例,可能會讓我們在某種程度上知道Facebook將會做些什麼,這個例子就是日本領先的移動社交遊戲開發商GREE。

GREE的每使用者平均收入(ARPU)比Zynga高四倍,這家公司2011年的淨利潤為2.22億美元,同年Zynga的淨虧損為5億美元。對使用者來說,GREE提供了構建身份資料的能力,比較各種遊戲的評分的能力,以及積累和花費虛擬貨幣的能力。對於協力廠商移動遊戲開發者來說,GREE提供了高度專業化的遊戲API,這是他們從蘋果或谷歌那裡無法獲得的API。

市場上還有其他一些平臺是以另外的平臺為基礎而構建的,也有其他一些移動社交遊戲開發者,但GREE提供了一種特別合適的類比,原因是其平臺能以iOS和Android設備為基礎,將協力廠商移動社交遊戲開發者與使用者聯繫到一起。

跟Facebook構建豐富的使用者資料和啟動Facebook Connect生態系統的方式非常相似的是,GREE也允許開發者向其註冊使用者交叉出售自己開發的遊戲以及獲取分析功能。作為對這些平臺服務的回報,GREE向開發者收取相當於其淨收益15%到20%的費用。因此,一個基於GREE平臺的原生iPhone遊戲應用的協力廠商開發者每賺到100美元的淨利潤,需要向蘋果支付的費用為30美元,而向GREE支付的費用為10美元到21美元。

這看起來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種「雙贏」遊戲,但當GREE的API令開發者能以更低的價格在Android和iOS之間「對接」其遊戲時,問題就出現了。通過降低開發者支援兩個平臺的成本——用經濟術語來說是「多次歸航成本」——GREE令同一款遊戲登陸兩個不同的作業系統變得更加簡單。

換句話說,GREE讓使用者變得難以辨別兩個作業系統之間的差別,這對蘋果或谷歌來說都不是件好事,而另一個事實也同樣如此,那就是GREE控制了使用者的遊戲資料,擁有自己的虛擬貨幣,能在基於其平臺構建的所有遊戲中被使用。這些特性正在導致iOS和Android的利潤受損。因此,當Facebook在智慧手機領域中變得更加強大時,GREE就為未來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提供了一種前瞻。那麼,到底Facebook將會做些什麼呢?這家公司能為其開發者和使用者提供專用的API功能,就像GREE所提供的功能那樣;更不要說利用它自己的虛擬貨幣FacebookCredits 了。

與GREE相比,Facebook的覆蓋範圍要大得多。鑒於社交應用(尤其是遊戲應用)在所有移動應用中的人氣度是最高的,同時也是最能創造收入的應用類別,因此類似于GREE的Facebook多邊平臺將從蘋果和谷歌的智慧手機平臺轉走很多價值。

並非只有Facebook正在考慮構建這樣以一個(智慧手機)平臺為基礎的平臺,Twitter、LinkedIn和其他平臺也是如此。亞馬遜的Game Circle現在已經容納了亞馬遜Appstore應用商店的一個擴展版本,這個應用商店經銷用於Android設備的應用。有趣的是,Google+已經為iOS應用協力廠商開發者發佈了一個開發工具組。

我們不知道到底誰將在平臺「遊戲」中獲勝,因為API戰鬥還只是剛剛開始。但這場遊戲將會變得醜陋:Facebook擁有超過10億名使用者和成千上萬的應用開發者——這是它在這一戰爭中的「士兵」。

from:qq

本文轉載gamelook,編輯僅做翻譯。詳細請查看原網站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