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

作為北漂一族,看到在二三線城市生活的同學都買車買房,娶妻生子,而我作為當年傲然進京的“北漂”,依然獨自一人蝸居在10平米的租房裡,在貼吧論壇吐吐槽、週末宅在”出租房”裡玩遊戲,一不小心成為了屌絲一族,想想我這樣的挨踢民工真是傷不起!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nbsp ;
北京生活,並不容易

值得安慰的是,與我這些北漂一樣煎熬的還有在北上廣深創業的網游創業者。因為一線城市的成本之處高居不下,使得創業也日顯艱難。租金成本的上漲以及嚴重影響到了遊戲公司的正常發展。同時,物價飛漲以及人員成本的拮据,導致網游公司人才流失慘重,員工跳槽頻繁,公司內部發展也受到了製肘。

面對一線城市成本壓力,也有不少創業團隊和遊戲從業者開始“逃離”北上廣深。北上廣深,單純從字面上來理解,“北上廣深”只是四座城市:北京、上海、廣州、深圳。但在更深的層面來看,“北上廣深”是隨著中國城市化進程崛起的超大規模城市的縮影,它意味著實現夢想的機會、展示自我的平台,但同樣意味著擁擠的資源和艱辛的奮鬥之路。當一個人或者企業離開自己的夢想之地,那些許的疼痛總是會多多少少地讓人心生糾結。

2012年,更多網游團隊逃向二三線城市,尋找末日的曙光,同時帶動北上廣深部分從業人員流向這些城市——這樣的變化,是無奈的選擇,也是新生活的開始。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
二、三線城市網游研發團隊對比

成都——西南的“中國網游第四城”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nbsp ;
成都地區研發企業相關數據統計

意外的洗具——​​遊戲創業者遭遇成都:

“因為當初創業時投的資金不是很多,所以最後選擇了成都。資金來源於民間投資,承諾是2000萬元,按照投資界的慣例分批投放,遊戲做到什麼階段,就補一部分資金。”——夢工廠裘新

“在北京、上海這些地方,如果你創業,天天都得提防被人挖牆腳,尤其是核心程序員。一個程序員的離開可能就會毀掉一個企業。”——歡娛互動謝凱

“成都的網游產業在全國二線城市中確實是發展突出,主要是研發優勢明顯,但是也應該看到,除了網游製造環節之外,產業鏈的其他環節並不算發達。“——聯易互動沈如

早在2001年的中國網游拓荒期,成都就吸引了當時憑藉《石器時代》在國內享有盛譽的華義國際組建分公司。其後,以國內著名遊戲製作人,前西山居三劍客之一的裘新在成都創建夢工廠,以及逸海情天的成立為標誌,正式宣告了成都本土網游產業的起步。而後,出現了包括哆可夢、錦天科技、西西網絡、炎龍網絡等大量的“成都係”網游研發企業。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nbsp ;
成都係網游公司

成都,作為西南網游產業地域的核心,一直被譽為“中國網游第四城”。這一譽稱從何而來,已無從考證,但有兩組數據可以說明。其一,早在2009年,成都本土網游的產值就達到了25億元,佔當年全國網游總產值的1/10,位於北上廣深之後。其二,依據相關網游研發調查數據,成都研發團隊數量和從業人數,也排在國內的第四位。

80後的彭海濤是一個傳奇式人物。從四川大學休學創業,先後將自己創辦的錦天科技和星漫科技賣給盛大,前者交易1億元,後者賣了1.4億元。 2007年賣掉錦天科技之後,23歲的彭海濤就成為中國最年輕的億萬富豪,也成為了成都網游的標誌性人物。有一段軼事是,當時有很多公司向收購錦天科技,但最後被盛大買走,據說某高管甚至為此哭了三天三夜。

在北上廣深網游創業公司發展日漸艱難的時候,成都網遊公司過得還算穩當。成都網游的發展,得利於成都地域的人才儲備、社會文化和環境因素等。成都電子科技大學、四川大學、四川音樂學院、四川美術學院等高校等,為成都的網游研發提供了堅實的人才基礎。而相對於遠離北上廣的地域環境,增加了研發團隊人員的穩定性。同時,當地政府政策方面的傾向,包括載體空間、公共平台建設、投融資、配套政策、人才引進等方面給予了網游研發企業的大力支持和引導。如今,成都本地包括已經擁有超過120家形形色色的遊戲動漫相關產業的公司。盛大、金山、巨人、網易等都在成都建立的分公司或者研發中心。

但是,同樣是地域性因素的限制,成都地域雖然在產品研發上有獨到之處,但是在運營層面確是早早的遇到了瓶頸。這是也2011年成都網游研發企業紛紛轉型運營的原因之一。

2011年初,嘗試戰略轉型自主運營的老牌網遊企業逸海情天,一度成為了成都網游行業的風向標。在逸海情天宣布戰略轉型後,先後有歡樂天府等數家研髮型網游企業表示將自主運營,至下半年,以逸海情天、歡娛、西西、中大為代表的本土網遊企業,相繼推出了自主研發的產品。

深山中的桃源——成都從業者:

“整個城市的整體節奏變緩了,而且城市人口密度沒有大城市那麼高。”——泥巴網絡江流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
在成都,人們更喜歡泡茶館

江流,在北京工作兩年,曾經在北京一線網游公司上班,今年2月,江流被成都泥巴網絡公司聘請​​。他感覺一來到成都這個傳說中的安逸城市,生活質量立馬就提高了:“整個城市的整體節奏變緩了,而且城市人口密度沒有大城市那麼高。”

“大部分時間都能6點準時下班。即使加班也是很舒心的:工作做完就下班,做不完就自覺加班,不像在北京,7點之前公司都沒人走的。其實在北京,加班的時間是很沒有工作效率的,但是壓力大,生活節奏快,不加班不行。”江流頗有感觸地告訴記者。

提到加班這事,不由地想起了成都西西網絡營銷總監講過的一個趣事:“有一天公司讓大家加班,第二天部門7個人有5個人提出了離職……”這些個牛逼的辭職讓北上廣深的同志們想都不敢想,如果你提出離職,第二天就會有無數人擠破腦袋來搶你的飯碗。

江流還說,近年來很多北上廣深的遊戲從業者開始逃離北上廣。他告訴記者,成都的工資雖然比北京低,但是比市中心的房價只差2000-3000元;在北京即使拿8000的工資,比市中心的4萬元還差32000元。即使作為一個大連人,他也有了在成都紮根的打算。

千萬計的人群湧向了北上廣深這些大城市,也讓這些城市呈現畸形的發展,高房價、高消費、擁擠的交通、無止境的加班,都讓抱著夢想而來的青年不堪重負。有時候,學會放棄,未嘗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蘇杭— —中國網游發展的下個“天堂”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nbsp ;
蘇杭地區研發企業相關數據統計

遊戲創業者的蘇杭——天堂

我在北京辦過公司,在上海也辦過。在北京、上海,我有時會自己看不起自己,生怕自己被同化掉了。 ——蝸牛遊戲CEO石海

“杭州自然環境優美,人文資源豐厚,政策環境寬鬆,民間資本充裕,具備長足的創業優勢,這裡不僅是人間天堂,也是創業天堂。——”杭州市委副秘書長汪小玫

“杭州有網游基因,有人才,有文化沉澱,加上政府又大力支持,沒理由不相信網游產業將在這裡崛起。”——巨人史玉柱

杭州的網游產業起步也並不晚,早在2004年,杭州就有了邊鋒集團這樣成功的棋牌遊戲平台(後被盛大收購)。而也是在同年,以杭州萬向通信集團立項網游《十面埋伏》為標誌,宣告了杭州本土網游企業的出現。

杭州市政府早在2005年就印發了《杭州市動漫遊戲產業發展規劃(2006—2010年)》,著手促進動漫遊戲產業發展。此後“政府搭台”,又相繼提出“八大舉措”等相關政策方針。同年,蘇州市政府下發了《關於扶持動漫產業發展的政策意見》,為遊戲動漫產業提供市場准入、土地、財政、價格和人才等方面的保障和支持。

時至今日,蘇杭地區大大小小的遊戲動漫企業如雨後春筍般冒出,早已形成相關產業集群。除開蘇州蝸牛、杭州火雨、渡口、雪狼外,杭州地區還有泛城、電魂網絡、紫府、遊趣、青蘋果、牧遊、祺趣、龍耀等一大批遊戲企業。值得一提的是,當年九城朱駿在失去魔獸後,依然花費1.4億美元幣巨資收購的杭州火雨,不難看出中國網游市場對蘇杭地區的研發力量的高度重視。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nbsp ;
蘇杭系網游企業

蘇州本土企業蝸牛遊戲公司是一個很有代表性的二線城市的網游公司,公司CEO石海從2000年就開始創辦蝸牛。 “我當時開KTV,那個KTV地上兩層是西餐廳和歌房,地下室就是蝸牛,第一款3D遊戲就是《航海世紀》。”由於較早地站到了網游的大潮中,蝸牛在蘇州這個離互聯網氣息如此偏遠的地方,居然一挺就是10年,而且目前來看發展勢頭還很不錯。

石海也曾到北京、上海這些一線城市去創業,最後還是回到了蘇州:“我在北京辦過公司,在上海也辦過。北京的社會環境相對好一些,有北方人的那種真性情,但是當時我們的企業還比較弱,沒有控制好產品和運營;上海的商業環境有點偏金錢導向,每個人都要追求一個存在感、價值感。在北京、上海,我有時會自己看不起自己,生怕自己被同化掉了。”

“蘇州,招人難,但是一旦留下來就很穩定,比較適合做研發。”石海談到自己企業在蘇州的發展如是說。

蘇州成功的網游公司過得很滋潤,杭州本土網游企業也在悄然崛起。 2010年初,一家與“一億美金”、“朱駿”等標籤捆綁走紅的遊戲公司杭州火雨吸引了人們注意。隨後,“朱駿火雨談判進入關鍵時期”、“火雨老總要獨立上市”等等消息接二連三出現,讓杭州火雨吸的關注度火線攀升。

杭州火雨開發團隊的前身是創辦於2002年的《風雲工作室》。這個經驗豐富的研發團隊在業內頗有微名,曾經參與開發國內第一款自主研發的全3D網游《大清帝國》;2004年該團隊成立天暢科技,製作了3D遊戲《大唐》與《大唐風雲》,在線人數曾達到15萬人。

雖然身處杭州,這家公司還是引起了北京、上海廠商的注意,完美世界、九城都向其拋出了橄欖枝,最後火雨總經理寧資海與九城結姻。

 

彼時正是朱駿“重整河山”的時候,在收購RED5之後,火雨的《神仙傳》成為朱駿殺個回馬槍的一張王牌。九城在杭州發布《神仙傳》的時候,寧資海信誓旦旦:“只靠《神仙傳》,九城就可以重回前列。”更傳言火雨與九城簽訂了對賭協議,足見朱駿對這款遊戲的信心。

然而《神仙傳》在發布會之後,遲遲沒有大規模測試,直到近期,才放出要於今年3月2日公測的消息,其核心玩法GM模式雖然引起了業內的關注,但是否能助力九城重回當年仍然需要​​市場的檢驗。不管怎麼說,第九城高調宣布1.4億美元收購杭州火雨工作室,而這也成為杭州本土網游企業開始逐漸走上前台的標誌。近期,網易也將部分研發搬至杭州,足見杭州也正成為一線網游廠商第二陣營。

遊戲從業者的蘇杭:不一樣的生活一樣的房價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nbsp ;
振翼說:週末,自己會和公司的研發同事們一塊開車去周邊遊玩

“杭州也是一個極有前景的城市,政府對互聯網行業的扶持力度很大。現在我每個月能存下5000元左右,至少打拼個10年舊能付套房的首付。”——振翼

杭州是個旅遊聖地,消費水平相比其二、三線城市可能會更高一些。但是,此處環境優美、氣候溫潤,適合居住。

今年30歲的振翼,大學畢業7年,已有著在北京、東莞、杭州等多地從業的經歷。

2004年,計算機專業的振翼從武漢工業大學畢業後,徑直撲到北京“闖蕩”。 “當時就想到大城市干大事業,彷彿只有北京這樣的大城市才有機遇和平台。找了家網游,漸漸月薪有了1萬左右,可是去掉稅和保險,加上房租和其他消費,一個月最多能存2000元。”振翼說。

不久激情便消磨殆盡。 “我不排斥艱苦創業,可是你知道,北京的商用房租貴得嚇人,而且新政策規定已經不能用民宅辦公了,真讓人蛋疼。而且在北京發展,熬出頭的希望太小,付出與回報太不成正比了。”2011年初,振翼下定決心,離開了打拼7年多的北京。

在廣東東莞一家地產公司短暫過渡後,2011年年底振翼去了杭州的一家網游公司,起薪每月10000元。

如今,振翼在杭州工作已經快1年了,月收入10000元以上。他說:“這幾年的經歷早就說明,機會不僅存在於大城市,只要能發揮所長,年輕人應該哪裡都能去。杭州也是一個極有前景的城市,政府對互聯網行業的扶持力度很大。現在我每個月能存下5000元左右,打拼個10年,至少首付買套房,還款壓力沒有那麼大。”

廈門——國產遊戲曾經的“黃埔軍校”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nbsp ;
廈門地區研發企業相關數據統計

遊戲創業者眼中——隱藏的潛力

“廈門的環境優美,是一個適合遊戲軟件開發的城市,開發人員在此工作會有創作靈感。”——寇曉偉

“如果選擇在大陸投資遊戲產業,環境優美的廈門是我首選的城市。”——智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俊博

廈門地區的遊戲產業有著悠久的歷史,早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廈門的遊戲研發就開始萌芽,並開發出眾多當時膾炙人口的單機遊戲,湧現了大量遊戲開發人才,是當時國內最大的遊戲研發基地之一。

廈門一度是香港及台灣單機遊戲企業設在大陸的外包集中地,比如,台商開辦的“天堂鳥”(後改名為“火鳳凰”)、智冠科技、弘昱科技,其他比如“二進制”、“盤古”、“奇域科技”、“御風行”、 “新熱力”等,而後吉比特、網游網絡、聯宇、三五互聯等多家網游廠商也備受業內關注。

曾在2006年時,成立十年的“廈門火鳳凰”在廈門舉辦了一次題為“火鳳凰十週年”的內部聚會。而在當時的參會人中,不乏現任前金山軟件《劍俠世界》美術總監沈峰亮、迅雷科技副總裁方師恩以及網易《夢幻西遊》產品總監丁迎峰等今日中國主流網游企業中的中堅力量。而以此來看,廈門這個海濱城市被稱為是國產遊戲的“黃埔軍校”,也不足為過!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nbsp ;
吉比特的《問道》成為廈門網游研發的代表

當時間推移到2011年的時候,國內媒體紛紛曝料:100 %的廈門網游企業面臨經營困難,不得不裁員以對。而為何一個國產遊戲的聖地淪落到如此地步,原因是多方面的:遊戲研發成本的增加,運營投入的增大,行業競爭的加劇等等。

“關鍵的問題在於廈門缺乏對於網游運營人才足夠的吸引力。”一位準一線網游企業的上市公司總裁這樣總結。在她看來,網游城市發展“研發”和“運營”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前者也許僅僅需要舒適的生活環境和部分優惠政策,而後者則需要產業環境、政府優惠政策以及當地經濟等多方面的條件。

遊戲從業者在廈門:

“沒有大都市的快節奏,環境、氣候、吃住行都非常的方便,沒有這些煩惱,能夠更專注的去把事情做好。”——於某

廈門位於福建東南部,西部與漳州毗鄰,北接泉州,東南與金門島隔海相望,著名景點有鼓浪嶼、集美歸來堂、萬石植物園、廈門大學、華僑大學、海滄大橋、同安影視城、廈門園博園、南普陀寺等。廈門是中國遊戲最早的基地之一,被譽為國產遊戲的“黃埔軍校”。於某原是上海的一名網游從業者,他說,之所以選擇來廈門的原因,主要取決於公司的發展潛力及感覺到廈門的遊戲產業在逐步變強。

於某說,“廈門沒有大都市的快節奏,環境、氣候、吃住行都非常的方便,沒有這些煩惱,能夠更專注的去把事情做好。”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nbsp ;
於某說:被遊戲原畫弄得毫無脾氣的時候,去看看海是個不錯的選擇

 

廈門近些年才開始有步伐加快的跡象,雖然有經驗的網游人才並不多,相比北上廣沒有那麼好去選擇,所以熟手比較難求。但是,基礎崗位的工資水平還是很不錯的,平均薪水為3-5K之間,甚至超過北上廣。

相比較於上述的廈門、杭州、成都三個地域外,南京、西安、常州、長沙、武漢、合肥等城市的網游研發力量則相對的分散和薄弱了。不過,隨著更多北上廣深經驗人士的逃回,也給這些地方的網游企業注入了活力。

南京——遊戲研發力量的“魔咒”?

南京雖然有盛大、九城、迅雷等建立的研發中心,但是當地本土的研發力量卻極其稀少。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nbsp ;
南京原創網游《仙元天下》

比如2010年曝光的南京安訊網絡服務有限公司極其網游產品《仙元天下》,雖然名譽是南京本地的原創網絡遊戲,但是在競爭激烈的國產網游市場中,還沒有看出“網游黑馬”的苗頭。儘管,南京安訊的《仙元天下》歷史2年,耗資2000萬人民幣!但目前為止,還只是萬里長征剛起頭的模樣。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nbsp ;
南京,古城的魅惑

西安——壯苗無沃土的無奈

“我們投入300萬,如果在這些發達城市,至少要翻倍。”樂遊總經理金岩是西安早期的從事網游研發的人員之一。金岩所在的創業團隊從7人開始做起,都是從北京、成都等地回到西安進行創業的。 2010年,7人團隊產品《滄海》被北京德信互動買走,售價400萬。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
樂遊的《滄海》已經從德信互動轉移至天津龍遊網絡並改名《狼煙》

但是,金岩所在團隊的成功在西安是屬於極少數的情況。由於地域因素的限制,當地政府支持力度不夠,更多的網游研發單位則更都是默默無聞。就如西安的龍門軟件,雖然進入行業時間不晚,但是始終沒有在國產網游市場裡創出一番名氣出來。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
西安生活掠影

常州——網游企業消亡怪圈

常州市創意產業基地雖然已優厚的政策支持吸引了不少的網游創業者,但是常州遠離北上廣深,尤其是在運營方面缺乏專業的人才,常州本土網游業的發展,也面臨難以突破的瓶頸。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
常州創意產業基地

遊龍網絡,金剛網絡,嘉聯互動……常州的網游企業又有誰還記得這些呢?

長沙——容不下網游的娛樂盛地

長沙雖然有個富二代的網游企業——芒果遊戲,這家依托湖南衛視的網游公司,曾經通過《網球寶貝》高調進入遊戲行業,然而時隔一年,旗下游戲都是半溫狀態。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
《網球寶貝》今何在?

不過,至少人家還是富二代,在利用自身資源的情況下,芒果的網頁遊戲倒是差強人意。

武漢——尷尬的遊戲環境

武漢雖然作為中國名牌高校的集中地, 是赫赫有名的人才批發市場,但是對於當地網游研發企業來說,如何保留高端人才,培養優秀的種子,從而製作高品質的遊戲卻成了老大難——這與當地產業創意產業起步較晚,氛圍滯後,有著直接關係。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
武漢盛科《狼隊》

武漢的盛科、雖然進入遊戲領域的時間非常早,但是更多局限於本地域,在網游行業這塊“黃金麥地”卻只有扮演“追逐者”的身份,雖然積累的多年經驗,但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早。

合肥——前進最快的網游城市

逃離北上廣深二三線城市研發力量大調查
《起源》研發室

安徽啟盛數碼軟件技術有限公司是安徽省首批涉足網絡遊戲產業的企業之一,且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大型3DMMORPG遊戲《起源》。現在,合肥很多網頁遊戲公司開始崛起,騰訊的研發基地準備放在合肥。電玩巴士也在合肥周邊蕪湖開設了基地。

逃離北上深,網游一畝三分地的守望:

正如開篇所說,如今的北上廣深已經在追逐商業利益的道路上愈走愈遠,所要求的是更多的利潤空間和市場控制。對於國產網游研發來說,保持純正的“中國製造”,提升中國網游的研發力量,最終還將承擔在這些二三線的研發企業。

寧資海在回憶建立火雨的原因是說,創辦火雨緣於我們對中國遊戲開發現狀的不滿,很久以前我就常想,為什麼中國沒有暴雪這樣的公司,後來我發現很多同行也都在想這個問題。我一直認為中國不缺人才,也不缺資金,缺的是專業的公司管理方式,試想擁有熱愛遊戲的員工,豐富經驗的管理團隊,符合玩家需要的遊戲產品,這樣的公司怎麼可能不成功。可是,當北上廣的生活無法令從業者們熱愛時,又何談熱愛遊戲?

也許,對於國產網游這“一畝三分地”,將由誰來做最後麥田的”守望者”呢?

聲明:網游戲頻道登載此文出於傳遞信息之目的,絕不意味著公司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game2.tw遊戲網誌提示:文章轉載翻譯自新浪遊戲,若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繫站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