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WOW被風格所限 抄襲就像模仿秀

Game2遊戲:


丹尼爾·道希(Daniel Dociu),你也許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在這個大鬍子羅馬尼亞人的從業經歷中,我們看到了微軟、THQ以及EA等等這樣鼎鼎有名的遊戲公司。而現在作為ArenaNet的主美,以及NCsoft北美的藝術總監,他奠定了整個《激戰2》的風格,將泰瑞亞大陸帶入現實。

丹尼爾·道希(Daniel Dociu)

《魔獸世界》被風格所限 有時顯得不自然

自《激戰2》誕生以來,媒體不斷將其與《魔獸世界》做對比,認為它將取代魔獸世界。雖然A社一直強調自己沒有想要擊敗《魔獸世界》,但《激戰2》與《魔獸世界》的緣分似乎不會輕易結束。

與以《魔獸世界》為代表的歐美奇幻網游相比,《激戰2》從一開始就顯示出了更加全球化的審美,同時融入了東西方的元素,既能夠看到粗獷硬派的歐美風,同時也擁有細膩唯美的東方氣息,這與魔獸世界自始自終的歐美硬派風格很不一樣。

在A社美術團隊的筆下,《激戰2》的畫面被認為能夠同時被東西方玩家接受,不少玩家認為,其中如人類種族的設定,也帶上韓國美術的味道,有資料顯示,由於人類種族設計的太帥,導致在《激戰2》中有31.6%的玩家選擇人類



真正驅動藝術表現的,應該是遊戲的內容而不是風格。」丹尼爾說。《魔獸世界》毫無疑問是歐美奇幻風格的代表,但經歷過如此長時間的積澱之後,《魔獸世界》已被自己的風格所限制,有的時候難免會出現一些不自然和生澀的地方。

就丹尼爾個人來說,從二十年前進入遊戲行業開始,對他而言,內容永遠都被放在第一位,從EA的FIFA系列、007系列一直到激戰系列,他說自己從來沒有被鎖死在某個固定的風格上。

抄襲如同在唱卡拉OK玩模仿秀

2012年,一名羅馬尼亞籍的畫家,因為同時剽竊了《激戰2》與《魔獸世界》的原畫而被捕。但在中國,《魔獸世界》顯然已經成為了許多遊戲「借鑒」的靈感來源。

當記者問起,即將進入中國的《激戰2》是否做好被「借鑒」和「參考」的準備?丹尼爾幾乎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並不在意這些,有人模仿抄襲對我們來說是一種光榮。我們正在努力去創造新的東西,如果他們真的要抄襲,請自便。」丹尼爾微笑著說,「真正重要的並不是表面的風格。」

丹尼爾再次回到一開始時候的話題:內容是無法模仿的,抄襲就如同在唱卡拉OK,永遠只會停留在表皮

沒有風格才是《激戰2》的「風格」

《激戰2》的藝術風格,如今已備受肯定,但誰也不會想到,在2002年之前,ArenaNet甚至沒有一個有經驗的藝術總監,作為一家專注于技術的公司,A社並沒有在美術上投注太多的注意力。

在被NCsoft收購之後,NC告訴A社,必須在美術方面下工夫。於是2003年丹尼爾?道希來到ArenaNet。隨後開始著手組建美術團隊,「我一點也沒有去擔心風格的問題。」丹尼爾說,「我所聘請的畫師和演出者們必須有激情致力於創造美好的畫面,而後將這些元素融合在一起,這就是《激戰2》的風格。」

丹尼爾一再強調,《激戰2》沒有表面意義上的所謂「風格」,風格可以被人討厭和喜歡。但在丹尼爾看來,《激戰2》的美術是在試圖與玩家建立聯繫,讓玩家能夠去探索其背後的故事……

丹尼爾停頓了一下,用手敲了敲身後的牆:「不是這樣咚咚的無機工業製品,而是上百年上千年的城牆的氣息。」會呼吸的有機藝術。A社的美術團隊已經不止一次向玩家們傳達這樣的資訊了。

from:17173

本文轉載gamelook,編輯僅做翻譯。詳細請查看原網站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