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VR元年即“寒冬” 其背後的商業邏輯

27

去年開始的虛擬現實熱潮,在今年的2016年可以說達到瞭頂峰,一般行業來講將2016年稱為VR產業的一個元年。

但與此同時,VR元年卻也有出現瞭另一番冰火兩重天的景象:錘子科技孵化瞭兩年之久的VR項目被爆已經分拆,前不久也曾傳出暴風魔鏡裁員過半的消息。上半年處於風口的VR行業或許即將迎來動蕩期,寒冬論彌漫在行業上空。 一時冰火兩重天。

其實,這也算不上什麼奇怪現象,畢竟前兩年風靡的020、P2P,也都是過度臨幸之後才被狠狠地打入瞭冷宮。不同的是,O2O、P2P最起碼春風得意瞭好幾年才宣告落幕,而VR剛過把癮還沒體驗爽瞭,就面臨著“夭折”。

同樣的熱門商業IP,其待遇為何會大相徑庭,背後又有何商業邏輯那?

技術模式與商業模式的大相徑庭

2010年8月,在美國的著名科技網站 Techcrunch 出現瞭一篇文章《Why Online 2 Offline Commerce Is A Trillion Dollar Opportunity》,此文可謂O2O的開山之作,O2O這個詞被正式提瞭出來,也就是Online to Offline 的縮寫。 到瞭2013年越來越多的媒體發表O2O相關文章,也越來越多的傳統企業關註O2O,尤其是在資本市場的推動下越發引人矚目。

到瞭14年,O2O革命全面爆發,創業者往自己身上狂貼O2O標簽;投資者放出大話,稱非O2O項目不投。

於是,美甲、傢政、車後市場,後來甚至是按摩,理發、配眼鏡都出來O2O。一想象那O出來的場景,直讓人瞠目結舌,一身冷汗。

自2015年下半年開始,國內O2O市場迎來倒閉潮已經不是新聞,O2O死亡名單目前也仍在持續增加。 也就是說O2O的煊赫時代應該歸納為:13年到15年,接近三年的時間。

前兩年熱鬧的還有P2P:

① 起步期(2007年-2012年),拍拍貸、紅嶺創投、人人貸等平臺相繼在這一階段出現。截止到2011年底,全國網貸平臺約為50傢,其中活躍的平臺隻有不到10傢,月成交金額約為5個億,有效投資人約1萬人。

② 爆發期(2012年-2015年底),這一階段的P2P平臺大量爆發。網貸平臺從50傢左右在兩年時間內迅速增加到800傢,截止到2013年底月成交額約為110億左右,有效投資人約在9到13萬人之間。僅2014年一年,就有超過30多傢P2P平臺獲得風投融資,金額大多在數千萬元級別,其中也不乏億元融資。

③ 調整期(2015年底-現在),在P2P平臺數量激增的同時,跑路、詐騙平臺也是不斷被爆出,2015年底倒閉的e租寶可以說是P2P行業衰敗的導火索,至此到瞭16年,整個一年都成瞭P2P的監管元年。

也就是說P2P的煊赫時代應該歸納為:12年到15年底,接近四年的時間。

020、P2P、VR都是熱門的“商業IP”,O2O嘚瑟瞭三年,P2P顯赫瞭四年,可為什麼到瞭VR的時候就成瞭短命鬼呢——元年即寒冬?

在志剛看來,如果將020、P2P、VR歸類的話,O2O、P2P都屬於更偏重於商業模式的文科范疇,而VR屬於更偏技術模式的理科范疇。

前兩年的O2O時代,創業者言必談“痛點”、“顛覆”、“重構”,正因為是“顛覆”,是“重構”,因此O2O發展前期真正看懂的人並不多。

近日國內投資界知名大佬,金沙江創業投資基金合夥人,朱嘯虎在接受FT中文網采訪時就曾表示:“能看清三兩年趨勢的多數屬於瞎掰,能看清未來一兩個月就已經很不錯瞭。”既然是新興力量,大傢又對O2O很期待,又預測的不明白,時間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那就投資,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

首先,O2O浪潮下,需要被互聯的行業很多,各線下的行業都要連接線上,線上的也在找尋線下的力量,正因為涉及行業眾多,換句話說,即便是O2O不靠譜,被各行業驗證一遍也比VR這種純技術的周期要長,O2O、P2P的市場容量較VR這種純技術的項目要大。

另外,互聯網的網絡效應較傳統行業更強,但是不達到一定的用戶量互聯網的神奇效果很難展現出來。

京東到目前為止還從未盈利,滴滴、美團也都在燒錢,企業做到瞭行業巨無霸其商業模式也仍在驗證中,偏商業模式的公司,優劣上不易判定,尤其是在O2O前期階段。

就打車軟件這一垂直領域,拿著融資的企業就近百傢,血拼下來,才知道誰是王者,即使強如滴滴,但滴滴當初天使輪投資就融到瞭80萬,可見當初也並未被更多機構認可。行業血拼下來也需要幾年的時間,間接上也拉長瞭O2O的高潮時長。

VR行業的許多產品,不管是VR設備還是一體機,核心技術上仍未有太大突破,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就像理科一樣,答案較為精準化;

而O2O、P2P這種更偏商業模式的沒有那麼精準化,就像文科一樣,要想釋放其網絡效應,其結果的需要驗證的周期較長。

這也造成瞭O2O、P2P的繁榮時間更長,VR繁榮時間更為短暫。

政策差異化:催化劑的不同效力

國傢政策對一個行業的興衰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特殊國情之下,跟著政策走也都成瞭大多數企業的基本綱領,這一基本綱領互聯網企業也並不能免俗。

2015年的兩會期間,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在人民大會堂舉行開幕會。李克強總理提出制定“互聯網+”行動計劃。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

“制定‘互聯網+’行動計劃,推動移動互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與現代制造業結合,促進電子商務、工業互聯網和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引導互聯網企業拓展國際市場。”

另外,“互聯網+”戰略是全國人大代表、騰訊董事會主席兼CEO馬化騰提出的,行業大佬加上政府高層領導的站臺,O2O自然一時風光無二,2015年更是掀起“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新高潮,國傢領導人多次視察中關村創業大街,總理咖啡即來源於此。

VR行業也得到政府的支持,畢竟一項新興行業,政府都會鼓勵創新的,各地區也都在建VR產業基地,比如南昌VR產業基地、青島VR產業基地、福州VR產業基地等,但這些政策扶持偏重於區域性產業,好的VR企業可能會在二、三線產業基地設一個辦公地點,或者加工廠,但絕對不會下達力度去支持地方產業基地。

地方產業基地更多的就是批地,建廠房等硬件,軟件、文化、氛圍很難跟的上,因此這種支持也並不接地氣,實用性一般,不像政府對待“互聯網+”一樣,是徹底的點燃瞭整個商業生態。

另外,今年九月份,隸屬工信部的中國電子技術標準化研究院發佈瞭《2016年虛擬現實產業發展白皮書》。其中指出,VR產業還處於爆發前夕,且在應用過程中存在諸多挑戰。對本已處在資本寒冬中的VR行業來講無疑也是雪上加霜。

《白皮書》中毫不客氣,直指要害:

首先,硬件技術的局限。其次,軟件可用性差。第三,應用領域有限。第四,效果不夠理想。《白皮書》可謂是刀刀斃命,再加上是工信部的背書,不論是用戶還是投資人,多少都會照成不良影響。

今年 5 月,證監會叫停上市公司的跨界定增,涉及到互聯網金融、遊戲、影視、VR 四個行業。

比如一傢鋼鐵企業不能通過定增收購或者募集資金投向上述四個行業。同時,這四個行業的並購重組和再融資也被叫停。 到瞭 6 月,證監會再度出手,表示將重點核查影視、VR 等熱門虛擬經濟並購重組案。很快,證監會便啟動瞭調查,對已完成的並購重組但未實現業績承諾的上市公司進行抽查。

其中,VR 這樣的能讓上市公司高溢價開展並購重組的項目是被重點考察的。 雖然證監會並非封鎖瞭上市公司投資 VR 的全部可能,叫停的隻是存在跨界行為的公司,那些不跨界的公司(比如影視公司)依然可以投資 VR。

但不可否認的是,證監會的這一系列舉措確實影響到瞭那些去年處於非理性瘋狂中的上市公司的投資行為。大量公司或被迫撤出、或開始謹慎對待對 VR 創業公司的投資。

如果政策是一種催化劑的話,那麼O2O鼎盛時期,政府的引導效應無疑起到瞭正向的催化作用。而對於VR行業,政策上並未給予過多的實質性幫助,這無疑也是VR元年即寒冬的一個緣由。

VR行業不幸的背後 是中國資本市場的日趨成熟

江山不幸詩人幸,VR不幸資本幸。

在志剛看來,VR行業較之O2O、P2P行業來講,短命的一個最為重要原因是中國資本市場的日趨成熟。 14年O2O鼎盛時期,可以說在一線城市的生活成本很低,生活中到處都是“雷鋒”:早上起來叫個外賣,首單免費或者打折打到骨折,出行叫個車,出行APP都在玩命的補貼,下午叫個上門按摩的,首單免費,走在大街上各種掃碼下單,或送禮品或直接給現金。

是不是很愜意,那麼最終誰在買單?無疑是投資人;15年底,資本寒冬來臨,O2O企業屍橫遍野,哭最狠的是誰?還是投資人。自己的錢打水漂瞭,想象下,能不理性嗎?正如啟明創投合夥人鄺子平所說的那樣:“所謂資本寒冬,其實是市場更加理性” 去年以來,“資本寒冬”的話題一直是整個股權投資行業討論的熱點。

不少業內人士表示,現在市場上投資資金並不少,缺少的是實打實的好項目。再加上投資的周期性,經歷瞭2015年的投資熱潮後,目前行業處於思考冷靜的階段。

在泡沫期,一個拍腦袋的概念、一個漂亮的商業計劃書就能募到幾百上千萬,這背後不是VC傻,而是VC在大風口的自我激勵下,認為能在下一輪繼續賣出去,存在有接盤信心。

但是隨著流量成本急劇提高,這種魯莽的操作手法已經不可行瞭,後進入的投資人也更加理性,花在思考上的時間更多。

O2O、P2P的前車之鑒無疑是交瞭個學費,如今到瞭VR時代,投資人整體理性化。

15年“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狂潮,恰逢中國經濟整體下行,資本找不到好的項目,許多投資人也都是新手,遍地的孵化器,無疑也助長瞭行業泡沫,經過O2O倒閉潮的洗禮,不少打醬油的“新司機”發現,投資並非像想象中的暴利,可能會有不少“醬油派”退出投資市場。

資本市場日趨理性的另一個表現是:押註海外市場,投資真正的技術派公司。

目前,虛擬現實相關技術專利主要被美國與日本的專利權利人持有。據給出的統計,美國握有專利權占比達到 67.7%,日本占比達 17.5%。相比之下,中國的 VR 公司幾乎還沒有突破性的創新型技術成果和專利,以借鑒海外為主,不少硬件公司拿瞭國外 VR 硬件的代碼稍作修改就開始使用。 目前,盛大已經成為全球 VR 領域內最活躍的投資機構之一,而梳理它的 portfolio 可以發現,其中並沒有來自中國的 VR 公司。

據北京青年報報道,2016年全球一季度共在VR/AR領域投資17億美元,其中近10億美元來自中國。這10億美元中,有超過一半的資金流向瞭國外的VR/AR公司。 據36氪數據統計,從數量上看,截至7月,今年已有至少9個海外VR項目獲得中國資本投資,參與的中國企業至少有14傢。

而去年全年至少7傢中國企業,投資瞭6個海外VR項目,而且集中在下半年。從投資金額上看,去年中國企業參投的項目最大的一輪融資僅為6500萬美元;今年的融資額跟全年比普遍增加,最高的兩個項目甚至接近2億和8億美元。

國內投資少瞭,但國外項目多瞭,可見投資機構並不差錢也並不吝嗇,資本開始真正追逐好的項目,而非國內的部分噱頭項目,投資機構面對這次的VR浪潮,明顯比O2O浪潮要理性很多,中國的投資市場正在在日趨成熟化。

當然,比起“短命鬼”、“VR寒冬”的稱呼來講,稱之為“VR蟄伏期”更為恰當,畢竟技術與內容都正在日趨成熟,屆時VR行業將迎來新一輪的井噴。

from:砍柴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