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或許沒有人真正瞭解手遊玩家需求


Game2遊戲:


【game2專稿,轉載請注明出處】
game2報導/《糖果傳奇》開發商King在美國為《農場英雄傳奇》開始付費做電視廣告,希望可以把這款遊戲也做到同樣成功的水準。而同時,iOS的一款Piano Tiles和Android平臺的Don’t Tap The White Tile分別成為了兩個平臺下載量最多的遊戲。

這是一個不斷增長的趨勢。大牌發行商,比如King和CoC開發商Supercell都在投入大量資金為自己的遊戲獲得更多的玩家,這種策略對於他們來說是有效的。但像《卡通農場》和《糖果傳奇》這樣的遊戲是很少見的,大多數的手游開發商都不具備這麼多的資金預算和這些巨頭競爭。隨著像Flappy Bird、2048以及Don’t Tap The White Tile等遊戲的成功,對於小團隊來說花錢買使用者似乎是在浪費。

Piano Tiles和Don’t Tap The White Tile是什麼?

這是iPhone和Android平臺下載最多的遊戲。這種簡單的街機遊戲可以讓玩家們通過不同的模式進行體驗,雖然各種模式的玩法規則都不一樣,但也只是模式不同而已,這種遊戲超級簡單。

Piano Tiles加入了手游領域很多比較火的元素,比如Flappy Bird,Piano Tiles每局遊戲都持續很短。像2048一樣,該遊戲的視覺效果非常簡單,而且玩家們只需要一個手勢進行操作,還沒有任何IAP選擇。



該應用表現非常好。實際上Piano Tiles在iOS和Android的下載量超過了CoC或者《糖果傳奇》,後兩款遊戲或許掙了很多錢,但他們的研發團隊也人數眾多,而Piano Tiles的開發商Umoni Studio甚至都沒有一個正式的官網。

這對手游意味著什麼

Piano Tiles和2048這樣的遊戲佔據了應用下載榜,而《憤怒的小鳥》開發商Rovio的利潤則出現了下滑。這樣的情況可能會有以下可能:

其一,這可能意味著大型發行商並不知道玩家們真正想要什麼。畢竟,Flappy Bird和2048似乎是一夜之間出現的。這些產品也沒有經過修改,產品價值也不符合很多手游發行商的標準,而且智慧機玩家們似乎並不關心這些東西。

社交曝光率平臺HeyZap公司的CEO Jude Gomila說,「我們從來沒想到像Flappy Bird這樣的遊戲能火,從個人來看,從個人角度來看,預測哪個遊戲會火只是在做推廣,但如今我不知道如何去預測下一款Flappy Bird一樣的成功產品會來自哪裡,我想業內大多數人也不知道」。

另一方面,可能在手游平臺的一些商業模式的概念使得很多大型發行商不能採用這些玩法。比如2048其實就是付費遊戲1028的克隆產品。雖然2048的開發商對於自己從廣告中獲得的收入比較滿意,但同類的付費遊戲Threes甚至沒有能夠進入美國iOS收入榜前500名。

而且像King這樣的大公司或許也不會允許讓Threes或者Flappy Bird這樣的遊戲燒錢,最理想的情況下,這些發行商可以用2048這樣的遊戲獲得使用者,然後引導他們進入另一款遊戲開始貨幣化。

Gomila說,「我認為做一款這樣的遊戲獲得使用者並創造品牌是可行的,如果你有另一款貨幣化效率比較高的遊戲,對兩款遊戲進行交叉推廣也是很好的選擇」。

雖然從表面上看這樣的建議有道理,但實際上是不會有多大效果的。

</p>

Piano Tiles和2048(包括之前的Flappy Bird)獲得了大量的下載,比很多大型發行商的遊戲表現都好很多,但今天的很多玩家並不意味著明天還會進入這款遊戲。

社交和手游很看重發行網路,很多開發者或者開發商做遊戲都喜歡交叉推廣,但這似乎對Zynga並沒有作用,對Rovio似乎也不管用。

《憤怒的小鳥》開發商在2013年1月的時候達到過2.63億MAU,但這並沒有能夠説明《憤怒的小鳥Go》獲得同樣的成功,這款遊戲雖然首發時間是去年12月,但目前來看已經失敗了。雖然Rovio的網路有數百萬玩家,而且《憤怒的小鳥Go》也是一看免費遊戲,但這款《憤怒的小鳥》系列產品至在美國iPhone遊戲下載榜排名第250,而且是在遊戲發佈了僅僅四個月之後。

這裡要說的重點是,手游開發商們並不知道什麼可以帶來成功,發行商們在一款接一款的做大作(比如King),這可能會錯過一些玩家們喜歡的遊戲類型,因為這些類型不會像目前的很多成功遊戲那樣帶來大量收入。

本文轉載gamelook,編輯僅做翻譯。詳細請查看原網站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