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小團隊不能隻依靠原創IP的收入生存

【Gamelook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Gamelook報道/位於英國的遊戲工作室Double Eleven主要負責遊戲移植工作,比如把《地獄邊境(Limbo)》的Xbox One和PlayStation版本,為主機和移動平臺重做著名獨立遊戲《冰封觸點(Frozen Synapse)》,把Coffee Stain Studios的《模擬山羊》推向瞭主機平臺等等。最近,他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小團隊不能依賴原創IP養活工作室,而是要不斷的推出新作品。

在該公司COO Mark South最近接受采訪時表示,移植其他公司的遊戲是Double Eleven一直以來的業務模式,這也是該公司被業內所知的重要原因。他說,“如果業務是原創遊戲,那麼你就要依賴於不斷的保持你的業務運行,如今的行業變革太快瞭,你很難保持隨時跟上,如今的遊戲內容推出太多,你不可能像過去那樣僅僅靠一款遊戲的兩三年的收入。”

“你的業務取決於遊戲表現,但我覺得數字平臺的遊戲內容實在是太多瞭,你的遊戲從被矚目到默默無聞根本不用太久,所有人都會做銷售以及類似的推廣把遊戲再一次推向大眾面前,但做原創內容其實是非常難以起步的。”

2

South表示,曝光率已經成為業內的一大難題,雖然高質量遊戲總是有可能在激烈競爭中失敗而且再也不被人關註,但他表示如今這個情況變得更為嚴重,他把業內的很多數字商店比作電影院,隻有很多人希望在特定晚上看到的電影才會被上映。South表示,“我不認為一個電影院可以在任何時候放映任何電影,而是應該更有規劃的播放,我更願意參與這樣的競爭,因為這對我來說是比較公平的。”

這也是Double Eleven專註於主機市場的原因之一,因為傢用主機市場的門檻越高,而且在用戶們幫助定位成功的遊戲之前,現有的管理者依舊嚴格控制這些平臺的內容輸出。然而,並不缺乏希望把自己的遊戲推向主機平臺的獨立開發商們,而Double Eleven並沒有足夠的資源幫助所有的獨立開發商做主機移植。

South說,“我並不認為我們目前的業務模式是去尋找20款不同的遊戲在未來3年做移植,我們更願意選擇一批優秀的開發者們進行緊密合作,作為一個工作室如果你在我們移植第一款遊戲的時候知道自己第二個希望做什麼,那麼我們會非常樂意繼續合作,而且盡最大肯能的讓合作者參與制作。同時,如果你希望打造一個系列作品,那情況就不同瞭,因為如果我們喜歡這個系列的話,就一定希望成為其中的一部分。”

South表示,在大多數情況下,Double Eleven實際上把自己的資金投放到瞭其處理的項目中,“我們做的並不隻是移植遊戲,我們還負責咨詢、發行以及一部分的研發角色。因為我認為我們從移植的過程中學到瞭經驗,並不隻是某一個遊戲的制作經驗,這和工作室未來希望做的事情有關,所以我們希望與擁有共同目標的工作室合作。”

如果開發商的目標是節約資金,South表示Double Eleven可能並不是最佳的選擇,“我們不在成本方面和別人競爭,這不是我們能夠做到的事情,我們的競爭在於,‘哪個工作室在最後可以帶來最高質量的產品?’這是我們所要追求的目標。我們之前所做的任何移植工作,都是因為我們是最適合的工作室。如果你隻是希望在多平臺發佈、盡可能的節約移植成本並且快速發佈,那麼我們可能並不是理想的選擇”

South承認,把原創IP推向PC平臺可能是Double Eleven另一項不擅長的業務,但如果開發商們已經有瞭項目並且希望推向主機平臺,,特別是如果技術遇到困難的話,Double Eleven是非常擅長幫助解決的。

“我們的主機遊戲在Metacritic的評分沒有一款低於80,因為我們從來不會選擇一個做不好的項目,在遊戲這個行業裡,人們記住的是你最後做瞭什麼,所以這才是我們做或者不做某些事的動力。”

Double Eleve的業務模式可以給該工作室帶來相對穩定量的工作,並且可以加強團隊的技術能力和業內的關系,得益於最近《模擬山羊》的成功,該公司現在有瞭足夠的資金可以追求研發一些自己的原創想法,而且不用把公司推向風險邊緣。

但是這也有不理之處,最大的不利之處就是名聲是把雙刃劍,一個工作室越是因為某個類型的項目出名,那麼其他人就越不可能把不同類型的遊戲交給該公司去做。

South說,“當你聽到最初的變動或者資料片的時候,你可能會說,‘我們本可以做好的’,這是因為有些特定內容的遊戲我們是沒有經驗的,但我們有足夠的資源和能力去做。我覺得有人會擔心,我們一直都是做IP出名的,但到底是擅長什麼IP?我覺得人們沒有看到的是我們用瞭數月的時間進行遊戲設計,並且重做瞭遊戲,簡化瞭系統並且讓遊戲更容易被接受。但我們之前的工作的確會讓人對我們能做什麼樣的遊戲有固定的印象。”

對於South來說,這是一個可以接受的代價,因為它意味著Double Eleven是一個可靠而且有活力的公司。“我認為一個比較安全的業務就是,你不需要對於終端產品所產生的收入有太大的依賴,但你要關註交易是怎麼做的,並且讓你的業務與之分離。如果你做一款遊戲,然後從中獲得收入才能確保你能夠繼續做遊戲,這對我們來說可能有些奇怪,我並不認為遊戲公司應該這麼做,至少對於小團隊是不能的。”

South似乎非常樂於保持目前的狀態,“你必須能夠應付一款遊戲銷售不好的情況發生,而且你又對此無能為力,這就是你做的業務以及遊戲類型的本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