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居CTO陳飛舟 創造快樂讓遊戲無處不在

他希望通過遊戲創造快樂,他讓"遊戲無所不在"的理念融入工作,讓員工用最自由的狀態工作。他喜歡與玩傢溝通交流意見,他放權讓下屬自主解決問題,他鼓勵用社交營銷的方式與玩傢打交道,拉近與用戶之間的距離。這就是陳飛舟。

溫情老爸 / 玩傢的救火隊長 / 鼓勵下屬的好領導

每天早晨6點30分,西山居CTO陳飛舟都會被他上幼兒園的兒子叫醒,他抱抱兒子,送他上校車。吃完早飯,陳飛舟通常會處理一下郵件,思考一下今天要做哪些事情。處理完郵件,他打開QQ,企鵝頭像開始不停的閃爍。

"陳總,最近有個服務器掛掉瞭。"

"陳總,我的裝備丟瞭,怎麼辦?"



"陳總你在哪個區玩,要不要我們去幫你?"

陳飛舟有一個兩百人的QQ群,群裡大多是《劍網3》的玩傢,陳飛舟每天幾乎都會雷打不動的與這些玩傢聊天,解決他們的問題,如果他們在遊戲中丟瞭東西,陳飛舟通常會負責賠償。作為報答,玩傢經常會幫他打入外掛內部瞭解最新的動態。

陳飛舟現在很少早晨去公司,因為他發現早上一來,總是有很多人找他簽字或匯報工作,他總是要在5秒鐘內做出判斷。現在他更多的鼓勵下屬用自主的方式解決問題,在其能力范圍之內的事情他都會放權。他也很少參加會議,更多的是和員工在他的辦公室裡邊喝茶邊聊天。。

"我不關心你的進度,而是看你思想的方向與公司的發展是否匹配。"

用社交營銷的方式與用戶打交道,拉近與用戶的距離

陳飛舟目前除瞭負責西山居的技術中心,近期也開始負責公司的營銷工作。小米副總裁黎萬強近期推出的《參與感》一書,出現在瞭許多互聯網人的辦公桌上,黎萬強與陳飛舟是老同事和鐵哥們,《參與感》也帶給陳飛舟很多啟發:如何更好的用社交營銷的方式與用戶打交道,甚至讓用戶參與到產品的設計中,是他最近經常思考的事情。"在互聯網時代,營銷不再是簡單的發發軟文、投投廣告。微博、微信、論壇、YY、QQ空間等社交媒體可以拉近我們與用戶的距離。"

陳飛舟發現,之前在營銷過程中通常會用百度指數來顯示營銷活動的效果,但是百度指數通常被一輪營銷活動拉高,但在活動結束後隨之下降,營銷效果缺乏持續性。陳飛舟的擔心不無道理,當玩傢看到一個遊戲的新聞或者廣告時,即使當時對這個產品很有興趣,也有可能在等階段流失掉。"我們希望能將營銷活動做成像《劍網3》這樣的遊戲,將用戶留在其中。"西山居將更多的推出"微信掃一掃"關註、"論壇快速註冊"等快速入口,並將一些遊戲中的任務放在社交媒體中,玩傢在與社交媒體的互動期間就對新遊戲有瞭一定熟悉感。陳飛舟甚至在營銷部門設置瞭一個"主策劃"的職位,主要職責就是為營銷遊戲設計任務。

程序員出身的陳飛舟還希望打造程序員的個人品牌,讓研發人員跳過產品經理的階段,直接面向用戶,每個程序員都可以在論壇上開貼,將設計的新功能放到論壇上,玩傢可以點贊或者砸雞蛋,每個禮拜評選一次,哪個功能玩傢點贊最多,然後為這個團隊頒發"爆米花獎"。

用最自由的狀態工作

陳飛舟希望"遊戲無處不在"的理念也能體現在員工的工作中。遊戲是創造快樂的,所以員工得先快樂起來才能創造快樂。

8月16日早晨,陳飛舟發瞭一條微博:"在西山居開啟變革以來,我們一直希望能清空自己,重新出發。今年是西山居轉型關鍵的一年,我們希望通過嘉年華的方式,來和我們的兄弟姐妹們交流。"他把前一天舉辦的員工嘉年華大會看作西山居改革的變化之一。

8月15日,西山居位於珠海金山大廈的6個樓層辦公室分別被裝修為長安、金水鎮、洛陽、揚州、龍門客棧、無量山,手拿"西山居秘籍"的員工們在各樓層中都有各種任務贏取寶藏。

陳飛舟位於7層的辦公室被設計成位於龍門荒漠中一個寶庫,陳飛舟的卡通形象是一個賬房先生,他就是這個寶庫的守門人。

"玩傢"通過小遊戲賺取一定"金幣"後可以進入陳飛舟的寶庫——一個專業音響室欣賞音樂。當談及設立此次嘉年華活動的初衷時,陳飛舟表示,西山居鼓勵一切以能給玩傢帶來快樂的工作方式。

戰略轉型期:接受變化比專註更重要

工作中的合作方式也變得更多樣化,陳飛舟將"朋友"的范圍擴大為幾層,而不是隻局限於找到合適的員工,而是尋找不同層次的合作夥伴。第一層次是"顧問","鼓勵那些有自己的工作,但有一技之長,並願意分享給大傢的人來做培訓。"第二層次是"合作者",對於那些喜歡自由生活和工作狀態的人,可以將某些業務外包給他;第三層是"深度合作者","如果你願意自己控股一傢公司,我們可以投資,當然你也可以進入西山居,利用這個平臺的更多資源。"

"在MBO之後,西山居的管理層背負瞭不少債務,老板認為我們比他更緊張這個公司。"陳飛舟坦言,因此他鼓勵大傢用最合適自己的工作節奏來解決問題,放下包袱,用最自由的方式工作,而不是死守著過去的成績。陳飛舟鼓勵員工發揮自己的想象力,也鼓勵大傢有空時走出去長長見識。"我們有幾個同事有時覺得思維打不開,去美國參觀Facebook等創新企業後,很多思路好像就打開瞭。"陳飛舟認為,在戰略轉型期,接受變化比專註更重要。

陳飛舟曾因評論"WPS當年的失敗是由於商業模式"而引起軒然大波。 實際上,雷軍也曾講過:"打敗微軟的不是微軟而是谷歌,打敗谷歌的不會是谷歌而是Facebook。"陳飛舟對此表示,金山早期扛起民族軟件的大旗與微軟對抗,但是因為WPS的商業模式過度模仿瞭微軟的Office,導致瞭在和微軟的十幾年競爭中,從占盡先機再到迅速落敗。而如今移動互聯網給瞭WPS更多的機會,WPS推出瞭Office所沒有的免費,而且Office很少涉及到安卓手機領域,而安卓的WPS用戶數全球市場也在不斷增加。

陳飛舟也希望西山居也能抓住移動互聯網轉型的機會,在手遊領域中找到一個新的突破點。

"以前我們認為能推出一款百萬級的遊戲已經很牛瞭,但是手遊市場中極有可能出現千萬級甚至億萬級的大作,這是一個更大的市場,值得我們奮鬥和努力。也是我們正在思考的事情。"

我們的夢想:讓員工和玩傢都開心

陳飛舟在采訪中經常談到他的夢想。他認為,隨著經歷的變化,他的夢想也在隨之變化。

在陳飛舟25歲的時候,已經是金山毒霸事業部的技術總監瞭,是被雷軍欽點進入金山的技術天才,經歷瞭金山毒霸從無到有的全過程。他的夢想很簡單,讓金山毒霸成為中國安全市場的老大,也為此而拼搏。做信息安全產品,一點都忽略不得,最長的一次加班,陳飛舟甚至36個小時沒有睡覺,實在累得不行瞭,就趴在桌前小睡幾分鐘。

在陳飛舟做網遊的前一年,金山毒霸的市場占有量超過瞭瑞星,成為瞭中國第一。

在陳飛舟剛進入西山居負責《劍網3》團隊時是一個艱難的時期,他用"一窮二白"這個詞形容這個時期的境況,當時整個團隊被挖走,隻剩下四個人。那時國內很少公司在做3D遊戲,對遊戲制作者影響最大的是魔獸世界,它改變瞭整個3D遊戲的玩法和標準,陳飛舟逼著自己思考3D遊戲應該做成什麼樣子。這是他的心態一次大的轉變。經過痛苦的抉擇,陳飛舟決定將做瞭2、3年的老遊戲推翻重來。

在遊戲業務走上正軌後,陳飛舟在2007年迎來瞭他職業生涯的又一次轉折,也完成瞭他的第二個夢想——金山集團上市。作為高管,他突然變得很有錢,把人生需要做的事情都做瞭一遍,在這個過程中,他經歷瞭很多思考人生到底在追求什麼。當完成上市這個夢想後,陳飛舟很多時候覺得孤獨,"高處不勝寒"的感覺經常出現,在這個過程中,"戰損率"很高,由於壓力太大或是回報不夠及時,很多人走到一半離開瞭,真正能一起走到最後的人特別少。

他開始思索,有什麼樣的夢想是可以長期追求的。"就在這兩年我才發現,當幫助別人的時候自己是最快樂的,所以隻要在我能力范圍內的我都能會幫忙,其他一切紛至沓來。我做事也比以前要從容和淡定很多。"

我現在的夢想,跟雷總討論得出共識:“西山居目前的核心目標,一是在手遊業務上有所突破,二是在社會化營銷上有所突破。”

陳飛舟更多的將西山居看作一個創業公司,在這個提供資金和資源的平臺上與志同道合的朋友們一起將遊戲的類型豐富化,做讓員工和玩傢都開心的遊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