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手遊沖擊的日本:SE謹慎對待主機市場

【Gamelook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據報道/2015年對於日本的那些主機大廠來說,是充滿變革的一年。一向從不松口的任天堂宣佈要開始做手遊;KONAMI也與以小島秀夫為代表的一眾制作人鬧翻,大力發展移動遊戲。而在這些主機遊戲大廠中,SE可以說是跑的最快的。而在手遊的沖擊下,其也開始謹慎對待主機市場。

對於主機市場的不樂觀 FF、殺手分章節賣

日本主機遊戲市場陷入衰退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根據fami通最新統計的數據顯示,2015年日本主機遊戲產值3209.7億日元,相較2014年下滑12.9%。具體來看,硬件銷量約合1300.5億日元,是去年的91.5%,軟件銷量約合1909.1億日元,是去年的84.3%,都存有不同程度的下滑。

而就在日前,遊戲評論傢Jim Sterling表示,SE之前就因為主機市場的低迷,砍掉瞭不少遊戲項目,並削減瞭開發人員。而《殺手6》與《最終幻想7》采用分章節的銷售模式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

據其表示,《殺手6》系列最初設計是一款完全的多人在線免費遊戲。而眾多日本廠商認為手遊和PC遊戲才是日本未來遊戲市場的主流,所以《殺手6》本來是帶有微交易系統的完全在線模式遊戲,但是當Square意識到PS4和Xbox One的成功之後,他們才決定把《殺手》做成現在這樣單人模式遊戲,且分章節銷售。

ff7

《FF7》的導演北瀨佳范在SE北美博客上表示:“我們到目前為止都沒有把新作完成的最大原因,是我們需要對遊戲進行重新構建,在保持原有內容不削減,同時又確保遊戲擁有緊湊感的情況下制作出一款出色的重制版,這也導致瞭整個遊戲沒辦法裝進一張光盤裡。”而這也從側面反映出目前遊戲團隊可能出現瞭人手不足的情況。

逐步轉型的背後 手遊成主要增長點 

根據SE發佈2015年年度報告,全財年營收1678億9100萬日元,同比增長8.3%。其中,數碼娛樂事業部2015財年總營收1119億2600萬日元(同比增幅18.4%),營業利潤為172億7600萬日元(同比增幅61.3%),自2013年起,該部門營收情況持續走高。

根據AppAnnie的數據,截止2016年1月22日下午3點,日本地區iPhone遊戲類暢銷榜Top100中,有11款出自於SE(其中FFRK由DeNA自研,SE隻負責授權),僅此與日本IP大王BNE的13款。但從Top50來看,擁有8款作品的SE可以說是日本目前最大的手遊廠商。

從進入暢銷榜Top100這些遊戲上線的時間來看,2款作品於2013年上線,3款於2014年發佈,2015年的占到5款,而就在2016年的第一個月,SE就攜《格林筆記》突入暢銷榜的前30位。

s01

日本AppStore暢銷榜Top100中SE的作品

對比SE近幾年在移動平臺上發佈的遊戲,我們可以很明顯的發現從最早的單純移植到換皮再到現在的根據原有主機IP推出新作,SE開始逐漸加大在移動端的投入,甚至還出現瞭將IP授權出去,與合作夥伴共同開發的情況。隨之而來的,就是登入暢銷榜前列的作品也開始逐年增多。最終,不管是營收情況還是利潤率都出現瞭大幅的增長。

從遊戲題材來看,主機遊戲IP占到一大半,其中主要是以DQ(勇者鬥惡龍)、FF(最終幻想)和KH(王國之心)三大RPG為主,相對於FF題材作品收入普遍疲軟的情況。根據DQ改編的2款作品可以說是目前日本市場成績最好的IP手遊。當然,除去遊戲本身的品質,對於IP的態度也決定瞭兩大IP改編遊戲成績的差異。一方面DQ在日本的人氣高於FF,再者根據FF改編的手遊已經不勝枚舉,而DQ的改編作品屈指可數。也怪不得有玩傢評論艾尼克斯是好的、史克威爾是壞的。

在手機上玩的不一定是手遊 雲遊戲遇滑鐵盧

言歸正傳,SE近兩年除瞭在移動平臺上推出原生遊戲來搶奪手遊市場,也積極摸索其他方式以求彎道超車,而“雲遊戲”就是其中之一。理想很美好,但是現實往往卻很殘酷,由公司前任社長和田洋一成立的雲遊戲子公司“神羅科技”在堅持瞭一年,便如同其名字的出處一樣宣告破產(名字來源於《FF7》中的神羅公司)。

曾經“大作雲集”的雲遊戲平臺最終關閉

而使這傢公司最終難以維系的根本原因就是因為市場對於雲遊戲的不看好。相關公告顯示,神羅科技一直以來都寄希望與第三方投資方實現更為深層的商務合作。然而由於找不到可能的投資方,因此無法繼續將其運作下去。神羅科技副總裁Jacob Navok此前也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在遊戲市場中,所有的研發人員總想嘗試新的內容,而唯一阻擋他們步伐的就是商人。

事實上,從去年來看,Oculus引爆瞭VR市場,而微軟的HoloLens也帶動瞭AR產業,但對於雲遊戲來說,一直沒有一個項目能夠引爆這個市場。雖然諸如索尼、微軟這些大廠也在佈局雲遊戲,包括收購Onlive、推出PS Now等,但一直是雷聲大雨點小,最後都是不瞭瞭之。而這也為之後SE在雲遊戲上的失敗埋下伏筆。

不管是微軟也好,索尼也罷,其雲遊戲都是為其主機服務的,而SE的雲遊戲卻劍指移動平臺。但是擺在起面前最大的問題一個是遊戲環境,另一個就是遊戲的操作。由於雲遊戲本身包體可以忽略不計,所有的計算都是在雲端進行,而這個時候考驗就就是移動設備的網絡情況瞭,如果在沒有wifi的情況下,幾乎無法進行遊戲。再者是遊戲操作方面,由於平臺上多為主機版的復刻作品,所以不管是UI設計還是按鍵都無法滿足移動遊戲玩傢。最終遭到冷遇也就變得理所當然瞭。

後記:

即使這樣,SE之後依舊將繼續邁步走在移動遊戲的道路上,就在今年的第一個月,就推出瞭《格林筆記》,上線2日便沖入暢銷榜Top30。比較有意思的一點是,諸如此類現象也在中國發生,諸多端遊IP改編作品紛紛霸占榜單前列,以騰訊、網易為首的端遊大廠紛紛轉戰手遊。不是有句話說得好麼:這個市場是頁遊的,也是端遊的,但是歸根結底是手遊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