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港王世穎:從小學生抓起 玩傢口味重度化

據報道/6月16日, “China V2015中國產業互聯網峰會夏季嘉年華”於北京開幕。峰會圍繞“融合、消費、生態”主題,探討挖掘互聯網+時代的創新與機遇。本次活動,藍港互動副總裁王世穎圍繞手遊大勢的話題發表瞭演講。

王世穎

王世穎認為,“人口紅利逐漸消失的背景下,玩遊戲可以從娃娃抓起,而玩傢口味越來越重是必然的趨勢。”此外王世穎還提到瞭目前手遊市場的上的一些亂象,“盲目抬高流水,一些IP買來不能用”。

演講最後,王世穎對於熱炒的IP發表瞭自己的看法,“小廠商不是不能做IP產品,很多大傢熟知的事物都可以作為IP,需要發散思維尋找。此外不要錢的IP真正做好瞭同樣可以吸量”。

以下是演講實錄:

王世穎:大傢好,去年我負責藍港手遊發行,今年我的工作重心做瞭一點轉移,會以公關工作為主。手遊就是這幾件事,說白瞭就是人、錢、產品、IP。IP原來也算不瞭什麼,這兩年真的是很熱。



藍港

遊戲從娃娃抓起 玩傢口味會越來越重

第一個是大傢議論瞭很多次的問題,就是人口紅利還有沒有?很多人說已經沒有瞭,沒有的依據就是現在所謂的硬件恒定,智能機取代功能機基本已經完成。除瞭像印度這樣的國傢沒有完成之外,大部分的國傢都已經完成瞭,尤其是國內市場。

這樣來看的話大傢都有智能機瞭,該玩遊戲的人會玩遊戲,不玩手遊的人也不會玩手遊,OK,手遊增長的人就會緩慢瞭。

但我們註意這樣幾個問題。首先我們公司三月份發瞭款不錯的IP遊戲叫做《十萬個冷笑話》,有一個奇怪的現象,星期一的次日留存都要下降,星期六開始回流,說明有那麼一批占5-10%的人隻在周六和周日玩遊戲。

藍港

我們估摸瞭一下,是小學生,很多傢長嚴格控制孩子,到周末才讓孩子玩遊戲的。這部分人是我們的希望之光啊,我們未來都靠他們呢,一放假都是小學生。聽圈裡的人說這些孩子遊戲玩得非常好,這是一件事,遊戲要從娃娃抓起。

我們小時候是用鼠標,用鍵盤,這是復雜的操作。但是現在的小學生,從一開始就玩iPad,用手指操作,這是直接、簡單的操作。一旦一個人從小適應瞭一種簡單的操作之後,可能很難去適應復雜的操作瞭。

所以說這幫小學生長大之後可能在他們眼裡,直接用手指操作的設備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休閑的,就是娛樂的。電腦可能就是工作用的,一旦接受瞭這樣的設定,他們回到端遊是很困難的一件事。

藍港

再有一個例子是偷菜、偷車位,曾經一度非常火,那些用戶現在去哪瞭呢?我們做過一些調查,很多人還是轉到瞭重度的頁遊。最開始偷菜吸引他們瞭,偷菜不火瞭以後,他們尋找和偷菜相似的遊戲,那個時候常規的頁遊可能就走入瞭他們的視野,一步一步他們也成為瞭用戶。

藍港

同樣的道理,可能在我們的手機用戶裡面有很多的很多的輕度用戶,他們隻玩一些最簡單的遊戲。但是口味總會越來重的,手遊也是一樣。從去年開始我們就一直在說重度遊戲要逐漸的占領市場瞭,卡牌遊戲的數量份額在下降,重度遊戲的份額在緩慢的上升,這是一個大趨勢,無論這個過程有多緩慢,實際上這是人的天性,口味會越來越重。簡單的遊戲無法滿足用戶的需求,用戶會逐漸的往重度遊戲過渡。

市場亂象 抬高流水
藍港

我是2010年開始手遊方面創業,2011年開始做智能機的手遊,那個時候你流水到瞭一百萬大傢羨慕死瞭,今年的標桿是不到一億不好意思出去見人。至於說怎麼樣到的一億,這是前一段時間網上很流行的一個手遊高考題,不管怎麼到一億,你要想辦法把它弄到一億。這是剛剛主持人提到的,一個市場的亂象,但是現在沒有辦法,每個人都在發。

藍港

但是我們還是可以看到很多好的方面,保持一個市場的正規、有序的競爭,也是需要我們在座的廠商一起去做的。

端遊大廠對中小團隊的沖擊

藍港

這是今年一個大議題,去年年底就喊“狼來瞭”!很多的端遊大廠都轉型手遊瞭。他們現在的產品,說句實在話,從品質方面是比那些原生的手遊團隊生產的手遊要好得多的,這是SE《最終幻想 莫比烏斯》的最新畫面,大傢看到這個畫面會發現手遊也可以做成這樣瞭。

這些大廠加入手遊,無論是技術積累,還是品牌積累,都非常強,這對於我們很多的,尤其是中小型團隊是一個打擊,可能會面臨著巨大的挑戰。然後我們可以看到,知名端遊IP改編手遊都獲得瞭不小的成功。

端遊的用戶向手遊轉移,轉移過來的第一款產品一定是他們最熟悉的遊戲。所以說如果能夠網羅到端遊IP的遊戲可以做一下的,特別是積累瞭一批粉絲的話,會很有市場。

買IP囤著 變著法賣IP

還有就是IP的問題瞭。各傢都在囤IP,而且這種競爭已經到瞭一個白熱化的程度瞭。前不久和一個要拍電影的談IP,本來談得好好的,那邊就說已經賣掉瞭,感覺上一線IP基本上已經賣空。

目前來說有IP的產品比沒有IP的產品好很多,產品太多瞭,用戶還是選擇自己熟悉的東西,像端遊產品一樣,你的IP天生會有一部分的粉絲,還有一部分是路人粉,熟悉你的IP,就是我們所說的優先下載你的產品。

藍港

但是這麼多人在囤IP,有不同的流派。首先有錢,任性,不管能不能做,買瞭幾十個IP再說。組團去日本,先買幾十個放著,留著不讓別人拿,這是業界很多大廠心態。

藍港

再有就是原生IP的廠方靠這個吃飯瞭,很多人不經營IP,用IP的知名度導用戶,這種情況也是有的,我們在排行榜上也見過這樣的產品。

藍港

還有就是說像《十萬個冷笑話》一樣還沒有拍電影之前我們就簽瞭這款產品,那個時候沒有現在這麼紅,電影也是出資方之一,通過一步一步的合作,電影的開發過程也是非常嚴謹,尊重原作的意見,包括產品品質等各個方面,原作者和IP的版權持有方,對我們都是非常滿意的。

我們參與的電影和手遊,其實應該是今年年初的兩個大招,IP也上瞭一個臺階。網絡動畫從今年暑假開始連載,包括第二部電影也是在籌備中。所以說各傢齊心協力把這個IP做大,這是一種IP運作的方式。

藍港

有些廠商屬於吃老本,通過這樣一個IP,可能有一代到四代,拆開來賣,不但要每一代拆開瞭賣,合起來還可以再賣一次。也可以按照類型賣,MMO賣一傢,卡牌賣一傢,AR再賣一傢等等,這也是一種策略。你的產品最後被怎樣的分流,我不管,最後隻要把錢拿回來就可以瞭。

藍港

我記得去年的這個時候,和一些朋友說過,有一些內部的消息,某幾個IP你們不要買瞭,包括說某些大廠力推的一個端遊IP。買瞭最後也拿不到版號,拿不到東西,也做不瞭。我不知道我的朋友是否聽我的,現在有一批黑名單,如果說真的投錢做瞭這些IP的手遊,可能要砸在手裡邊瞭,當然上面有人的我就不說什麼瞭。

藍港

很多小廠商也會說,IP被賣光瞭,很貴,我們小廠沒有活路瞭。不是活路不夠廣,是你思路不夠廣。新華字典都要拍電影瞭,還有漢語大詞典,是不是?我發瞭一條微信說新華字典都要拍電影瞭,你們要不要這個IP,現在還沒有賣掉

IP實際上就是一個大傢熟悉的東西,我們手遊用IP,就是為瞭玩傢的熟悉感和親切感,任何都可以做IP,一首歌,一句流行語也是可以的,小廠商並不是在IP上沒有辦法做佈局,是你的想法沒有發散開。

藍港

除此之外還有不要錢的IP,三國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不要錢的IP,隻是因為太多瞭,就不吸量瞭。所謂的不吸量,就是沒有做好,真正做好還是吸量的。我們藍港也是做過三國演義,這是我們原設的一張圖,一直在被中央電視臺某些歷史欄目長期盜用,說明這張圖還是深入人心的。

真正做好三國,水滸、西遊記這樣的老IP,讓民族粉認可你,一樣可以取得很好的效果,並不是說不要錢的IP就沒法做瞭。我就說這些,謝謝大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