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聯盟]不為人知故事:最初程序都靠外包

【Gamelook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Gamelook報道/每年的12月,美國Inc.雜志都會根據潮流趨勢選擇一個年度公司(company of the year),今年的獲得者則是美國遊戲公司Riot Games。可能很多人看到這個結果並不意外,畢竟,僅憑一款大作就實現全球1億粉絲、年收入十多億美元,足以讓所有人刮目相看。

而該公司被選中更大的原因在於,它把遊戲變成瞭體育並且改變瞭媒體的發展趨勢:在2016年,美國NFL收視率下滑瞭兩位數的百分點,ESPN的付費訂閱用戶也出現大批流失,還有些公司的成功是比較短期的,比如Snapchat和Pokemon,和這些比起來,《英雄聯盟》則有比較大的反差,每局遊戲都需要對戰雙方非常專註的投入30-60分鐘,玩傢們平均每月在LoL的遊戲時間為30小時,也就是每月30億小時的遊戲時間。

把遊戲變成體育:總有一天電競將有自己的‘超級碗’

如果你從來沒有聽說過《英雄聯盟》的開發商Riot Games並不奇怪,但可以肯定的是,年齡在16-30歲之間的幾乎沒有人不知道這款遊戲。

21



每個月都有超過1億人玩這款5V5競技遊戲,粉絲們簡稱它為LoL。這款遊戲是免費下載和體驗的,而且隻通過皮膚和其他裝飾性道具獲得收入,據SuperData預計,這些虛擬物品的年收入已經接近16億美元。此外,Riot還對外開放贊助廣告、周邊產品以及職業聯賽的直播權,在2015年,投資者們開始購買職業LoL團隊以及聯賽位置,比如華盛頓奇才隊(NBA職業籃球隊)擁有者Ted Leonsis、好萊塢制作人和洛杉磯道奇隊(美國職棒球隊)共同擁有者Peter Guber、AOL共同創始人Steve Case、終身教練Tony Robbins以及費城76人隊(NBA球隊)的擁有者們。

電競團隊Team Liquid的共同擁有者Leonsis說,“總有一天,電競遊戲會迎來自己的‘超級碗’聯賽,每一次聽到LoL的消息,我都會加倍確信,在規模和范圍方面,它已經成為瞭主流”。

十年之前,創始人Marc Merrill和Brandon Beck開始通過提高一款他們熱愛的遊戲打造業務,而這個職業如今已經成為瞭龐大的商業帝國,不僅有巨大的創意潛力,還有大批忠實的粉絲。

Merrill說,“這就像我們發明瞭籃球,還擁有每一傢籃球場地、賣球鞋,我們還打造瞭NBA賽事。”他的這個比方實際上並不謙虛,但足以反映出這傢公司的涉獵規模之廣。LoL是非常奇特而且前所未有的,它仍然受到全球一億人的熱愛,隻是,和籃球不同的是,可能主流人群對它的熟悉度還不夠。

Merrill也承認,想做到籃球一樣容易被大多數人理解並不簡單。LoL面對的並非大眾市場,而是一個特別大的小眾市場。

隨著世界進一步碎片化、消費者們在線時間越來越久,還會有更多類似的小眾大作出現,這些作品可以獲得忠實粉絲,並且讓他們投入大量的時間。從業務層面來說,下一個最大的挑戰就是理解如何獲得這部分用戶以及與他們交流,Riot在這方面可以說是比較領先的。

創始者們也犯過錯誤,他們未來還會犯更多的錯,但這對於一個公司的發展而言是有益的。Merrill和Beck在粉絲活動上和玩傢們見面,經常考慮他們想要什麼、厭惡什麼、熱愛什麼,始終遵循一個承諾:他們將通過自己的努力做出粉絲們最想要的東西,Beck表示,“這不隻是歸屬感,而是我們的部落,主要是出於熱愛”。

實際上,這也是他們創辦公司的原因。Beck說,“我們曾經就是這樣的玩傢,願意為自己熱愛的遊戲投入上千個小時,隻要它能夠帶來具有吸引力的競技體驗,但我們之前經常覺得這種需求是被忽略的”。

LoL粉絲們有自己的說話方式,如果你是個新手,很多遊戲裡的語言可能聽起來比較奇怪。但從核心來講,《英雄聯盟》主要是讓兩個5人團隊競爭,雙方的目標就是摧毀對方基地,所有一開始都是比較弱的1級角色,為瞭勝利,整個團隊需要擊殺野怪和對方角色,然後攻擊對方的領地。

從玩傢到遊戲公司創始人:最初LoL程序都是外包的

34歲的Beck和36歲的Merrill一直都是非常熱愛競技的玩傢,他們是非常親密的好朋友,也是差異化非常大的兩個人。他們都在洛杉磯附近長大,都在南加州大學讀過書,都熱愛《龍與地下城》這樣的遊戲,他們的傢長都擔心玩遊戲會影響瞭學業。但他們的相似之處也隻有這些,Beck從來都沒有完成過高中學業,而是很早就通過考試上瞭大學。他說,“我有很嚴重的多動癥”。Merrill曾是在自己的高中足球隊擔任隊長。

riotfounders

在南加州大學的時候,Beck非常欣賞Merrill把自己的愛好向別人推廣的方式,“有人誇誇其談的時候Merrill會說,‘老兄,你連《龍與地下城》都不玩?’突然,就有很多人考慮玩這款遊戲”。

大學畢業之後,他們各自參加工作,Beck去瞭Bain & Company,而Merrill則在一傢銀行工作,隨後又跳槽到瞭市場營銷公司。兩人的房間都是遊戲主題裝飾起來的,都買瞭巨大的顯示器和高背椅,投入很長時間用來玩遊戲,當時兩人都迷上瞭《DotA》地圖,這個Mod最終改變瞭他們的生活。

即便是在線遊戲沒有什麼標準的2000年代,《DotA》也曾是非常成功的奇葩現象。一開始的時候,沒有任何人真正擁有它(的IP)。2002年的時候,暴雪娛樂發佈瞭經典的RTS遊戲《魔獸爭霸3》,並且允許粉絲們按照自己的愛好創造地圖,因此一大批Mod制作者蜂擁而至,其中最受歡迎的就是DotA,在這款遊戲裡,玩傢們可以進行5V5對戰,三條兵線一條河道把雙方基地劃分成幾個區域,這個遊戲裡不需要玩傢一關一關的通過。DotA社區實際上有自己的世界,粉絲們在論壇中提出修改建議、發表和分享自己的故事。

Beck和Merrill發現瞭其中的機會,如果把DotA遊戲裡所有苛刻的要求去掉並且不斷加入非常酷的新功能會有什麼結果?和傳統遊戲公司不同的是,他們並不像電影公司一樣不斷發佈新遊戲,兩個人希望一直做一款遊戲。隨後,亞洲市場的免費模式開始盛行,道具收費成瞭普遍狀態,他們在想的是,如果把這種業務模式放到美國會怎麼樣?

他們開始向傢庭成員和天使投資者籌資,希望獲得150萬美元。Merrill和Beck曾在大學期間幫助一傢遊戲初創公司融資,勸說他們的傢長以及親朋好友們投資,並且獲得瞭董事會觀察席位。可是,Beck和Merrill誰都沒有真正做過一款遊戲,他們的編程知識也非常少。所以當在玩傢會議上希望獲得發行商註意的時候,他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這是在自找尷尬。當時曾擔任一傢歐洲遊戲發行商代表的Nicolo Laurent回憶說,“當時Brandon跟我說,‘Nicolo,你看看這個,我有一個創意原型視頻,我們隻做瞭四個月’,他當時非常自豪,實際上一點兒都不好,因為它看起來很糟糕”。而在2009年,Laurent正式加入Riot Games。

riotgames

但兩人不斷調整遊戲,並且獲得瞭700萬美元的融資,他們給投資者的承諾是,打造一個差異化的遊戲公司,就像是電子商務一樣。

有時候,遊戲的外包代碼問題百出,他們不得不完全放棄,因此《英雄聯盟》的發佈延遲瞭一年。不過,通過一點一滴的積累,這款遊戲變得越來越好。很長時間以來,他們的遊戲都有比較大的問題,以至於自己的員工都在測試瞭LoL之後再玩一局DotA作為給自己的獎勵。曾任高級制作人的Steve Snow非常清楚的記得員工們相信遊戲會成功的時刻:他們不再想玩其他的遊戲,他們隻想玩《英雄聯盟》。最終,他們創造瞭一款易於學習、幾乎不可能掌握,而且有很多方式可以提高、幫助隊友以及相互競爭的遊戲。

2009年10月27日,Riot Games發佈瞭免費下載的《英雄聯盟》,當時隻有40個英雄。一月之後,Beck和Merrill發佈瞭遊戲內商店,他們決定不銷售傳統免費遊戲裡的特殊武器或者可以給玩傢帶來更大優勢的物品,他們認為這麼做是對玩傢不友好的,如果你把別人用技術獲得的東西拿來賣,這就是不平衡的。所以他們的商店裡隻賣裝飾性的東西,比如新皮膚和英雄外觀,就像是你給自己的房間買裝飾品一樣,這些道具可以讓你的體驗更具有個性和樂趣,而且玩傢們每天都會在遊戲裡投入很多個小時。

到瞭2010年底,Riot Games的收入達到瞭1725萬美元,一年之後收入翻瞭許多倍,達到瞭8530萬美元,該公司的中國分銷夥伴和投資人騰訊控股在2011年的時候希望斥資4億美元收購其93%的股份,Merrill和Beck接受瞭這個協議並且說服瞭騰訊同意他們保持獨立運營的做法,因為兩個人對於LoL有更大的計劃。

在2015年12月,騰訊出資收購瞭剩餘7%的股份,金額未透露。騰訊執行副總裁兼首席探索官David Wallerstein說,“這和傳統的關系並不願意,我覺得我們擁有Riot的股份越多,他們就變得越獨立”。

把遊戲做成職業運動:不考慮先期投資回報

但是,沒有什麼是比Riot的電競部門更重要的。在該公司2011年於瑞典舉行瞭首次世界冠軍賽之後,Beck和Merrill決定盡全力把LoL打造成職業運動感覺的賽事,他們成立瞭聯賽、投入瞭直播設備、聘請瞭曾在Sunday Night Football和奧運會期間擔任制作人的專業人士做遊戲直播,並且培訓頂級玩傢適應電視直播。第二年的全球冠軍賽獎金池達到瞭100萬美元,在南加州大學的Galen Center競技場展開瞭對決。自此之後,Riot陸續預定瞭柏林、首爾和麥迪遜廣場花園的競技場,2014年的世界冠軍賽上,他們聘請瞭獲得過格萊美大獎的Imagine Dragons樂隊在決賽期間演奏,並且為《英雄聯盟》錄制瞭新的歌曲。Beck希望粉絲們知道樂隊成員們也是忠實的LoL玩傢,2016年洛杉磯Staples Center舉行的世界冠軍賽上,該公司聘請白金暢銷作曲傢Zedd錄制瞭新的MV。

Beck認為音樂視頻和動畫可以證明Riot能夠創作出令人興奮的動作體驗、激動人心的時刻,隨後,他表示希望用新的方式把LoL帶到生活中,“從第一天開始,我們就希望讓每一個角色都足夠有趣,甚至可以做成自己的電影。”

22

這些決定實際上很少考慮經濟學方面的問題。Riot Games的首席財務官Dylan Jadeja說,“坦白來說,這讓我有時候覺得很不適應,投資回報率有時候定義是很寬泛的,而且並不適用於所有情況,這些都是沒有考慮業務方面的決定,我們預留瞭很多資金,確保做正確的事情。”

Jadeja表示,目前虛擬物品的利潤率很高,公司現金流很正常,所以公司可以在打造粉絲忠實度方面進行長期投入,這也是Riot隻聘請死忠玩傢加入公司的原因。高級制作人Lance Stites說,“我想特別說明的是,我是為玩傢們工作的,隻是恰好需要向Marc負責”。

勇於認錯:Riot也在摸著石頭過河

但是,資金成為瞭Riot電競部門的核心問題,這也是讓《英雄聯盟》成為職業體育運動的部門,所以,投資者、玩傢以及職業團隊所有者們希望通過職業玩傢獲得利潤,有關這方面的爭論一直沒有停過。盡管Riot自己出資發放獎金並且給職業玩傢和教練提供1.25萬美元的補貼,越來越多的團隊開始希望分享Riot在世界冠軍賽期間贊助費的收入、在線競賽直播收入以及團隊相關的商品銷售收入。職業隊的老板們表示,養活一個職業隊每年大約需要100萬美元資金,所以大多數職業隊都是虧損狀態,很多粉絲支持的都是他們熱愛的戰隊,而不是Riot。

這種緊張局面在8月份的時候達到瞭頂點,北美職業戰隊TSM擁有者Andy Reginald Dinh當時公開批評Riot在重大賽事之前對遊戲進行大改,他認為這種做法對於職業玩傢是不公平的,而且對於相對較短的電競職業生涯而言是一種打擊。

Merrill對此回應道,“如果他真的這麼關心他的團隊成員的經濟狀況,或許他應該把我們獎勵的數百萬美元更多地分給職業玩傢們,而不是投入到其他燒錢的電競遊戲中”。他隨後修改瞭回復,並且對自己的發言進行瞭澄清,隨後還在公司會議中公開認錯,隨後Riot發表公開信,表示未來會對這部分收入進行分成,並且希望與職業團隊共同開創新的業務模式。

這些粉絲們之所以如此熱情,是因為他們的意見會得到尊重,和很多遊戲發行商不同的是,Riot讓玩傢們參與到創意過程當中,前職業選手、如今Team Liquid聯席CEO Steve Arhancet說,“如果你留意一年或者兩年前的LoL論壇,就會發現開發者、高管在聽取社區意見,根據社區反饋對遊戲進行調整和修改,研發團隊並不是自己做瞭計劃然後進行實施”。

Beck和Merrill仍然有著雙重身份,他們既是年收入十億美元以上公司的管理者,又是核心玩傢,比如Merrill在遊戲裡是白金段位,超過全球80%以上的LoL玩傢,有時候還會做直播與粉絲們交流。過去一年來,LoL論壇非常憤怒的一件事是,Riot遲遲沒有推出他們非常想要的功能,比如增加遊戲內即時回放。10月份的時候,兩名創始人在Reddit發佈帖子稱,“我們犯瞭一個比較大的錯誤,我們希望通過一些比較重大的事情帶給你們一直想要的功能”。

和傳統體育相比,運動員的職業生涯長很多,而且很多人希望LoL職業玩傢擁有5-10年的合同,但我們不得不面對的現實是,這個MOBA遊戲迄今為止也才存在瞭7年。

Riot是如何維持自己公司文化的:

早在2011年的時候,Brandon Beck在一個大會上就講述瞭該公司的文化,“適合所有人的文化實際上對任何人都沒有意義,所以要做出不同並且有嚴格的標準”:

1.對價值觀毫不妥協

Riot員工(不論什麼層級)可以提出愚蠢的想法、樂於接受不友好的反饋,把解決問題放到首位,而不是置之不理,換句話說,一個合格的Riot員工就是那些放到其他傳統公司不合適的人。

2.熱情至上

Riot的面試最主要測試的是應聘者對遊戲的熱情,人事經理經常會查閱Riot的遊戲聊天記錄來確認申請者的遊戲記錄是否和他所說的相符,至於優越的基本條件,Riot根本不考慮。

3.鼓勵人們接受挑戰

玩傢們希望通過努力和練習獲得勝利,不采取任何捷徑,Riot也希望員工們有這種良好的傳統,人事經理並不把Riot說成是志趣相投的工作場所,而是看新來的員工如何幫助公司提高,比如研發和提升技能。

4.時常遇到沖突

在正式拿到Riot崗位之前,除瞭人事經理,申請人還需要通過招聘保薦人的通過,這些保薦人會挑戰Riot的文化傳統以及人事經理給出的案例,整個過程需要數月,但卻可以保證公司文化的統一。

5.鼓勵不合適的人離職

新加入公司的人有半年的時間確定自己是否合適留在Riot公司,如果不合適,這傢公司鼓勵他們離職,並且可以得到10%的薪水,最高可以達到2.5萬美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