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的移動遊戲產業是怎麼崛起的?

Game2遊戲:


2011年芬蘭遊戲產業的收入為1.65億歐元,光SuperCell一家公司每天的收入就在50萬 歐元左右。芬蘭遊戲產業的復興有何秘笈?

AppAnnie今天發佈的iOS和Google Play遊戲營收合計最多的公司中,排名前15的除了美國、日本公司外,有兩家芬蘭公司上榜。

手機移動遊戲一向來是美國和日本公司的天下,只有500萬人口的芬蘭卻湧現出了「憤怒的小鳥」,「Clash of Clans」(部落衝突)、「Hill Climb Racing」(登山賽車)等一系列非常成功的遊戲。2011年芬蘭遊戲產業的收入為1.65億歐元,光SuperCell一家公司每天的收入就在50萬 歐元左右。芬蘭遊戲產業的復興有何秘笈?

諾基亞的衰敗和Angry Bird的成功

諾基亞在智慧手機市場的失利讓它的芬蘭總部不得不進行了幾次大的裁員,這些被裁的工程師們後來卻成了移動遊戲開發的主力軍。2009年上線的 Angry Bird在全世界的成功有目共睹,截止2012年共有17億次下載,並被MIT創業家雜誌稱為「史上最成功的移動應用」。它已經發展了旗下若干個品牌,甚 至還建造了主題遊樂公園。Angry Bird的成功讓其東家Rovio Entertainment Oy受到全球VC追捧,大家紛紛來到芬蘭參觀Rovio公司。而Rovio在自己融資的情況下,卻不忘介紹SuperCell和Grey Area等芬蘭本土競爭對手給VC們。



遊戲圈子

芬蘭本來就有一些單機遊戲開發商,而隨著行動裝置的發展而轉型為移動遊戲公司。比如原本專做Xbox的Remedy 娛樂公司,轉型後做了下載量過千萬的「Death Rally「等遊戲。這些公司在發展時雖然處於競爭關係,但是當要吸引海外市場時卻十分團結。芬蘭有Startup Sauna這樣的非盈利性組織定期邀請Rovio的市場總監Peter Vesterbacka和SuperCell CEO Ilkka Paananen來為小型遊戲公司指導。從成熟的遊戲公司到小型公司也是非常普遍的事。Ilkka就曾在Digital Chocolate Inc. 和Sumea Oy兩家遊戲公司任職。

政府扶持

在以高稅收文明的北歐,芬蘭政府為了扶持遊戲產業,對小型遊戲產業得到的投資有一系列的免稅政策。從08年開始每年在赫爾辛基舉辦的Slush更是 移動應用開發者的盛會。去年芬蘭總理Jyrki Katainen親自參加Slush,塗上彩色的指甲油為其中一款吉他學習應用「GuitarBots」做宣傳。

from:21世紀

本文轉載gamelook,編輯僅做翻譯。詳細請查看原網站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