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龍王一:《禦劍情緣》內測付費率超20%

據報道/《青丘狐傳說》首月流水破億的消息才剛過去沒多久,紫龍互娛就馬不停蹄地推出瞭他們的第二款手遊《禦劍情緣》,而該作也是紫龍與祖龍的第二次聯手。相對於其第一款遊戲,《禦劍情緣》也是紫龍首款原創品牌的手遊,而在前兩天的內測中,遊戲付費率超20%,首日新增超過8萬人。對此我們也采訪瞭紫龍互娛CEO王一,讓他為我們介紹這款遊戲的情況。

w

以下為現場采訪實錄:

首先恭喜《禦劍情緣》已於日前開啟內測,並取得瞭不錯的測試成績,能否為我們介紹一下這款遊戲。

王一:謝謝,《禦劍情緣》是紫龍今年會推出的第二款產品,4月份開始測試調優的,目前數據表現確實達到瞭我們的預期,應該會在這個暑假正式上市。《禦劍情緣》也是紫龍和祖龍合作的第二款項目,和《青丘狐傳說》不一樣的是,因為是一款新原創品牌的產品,所以在創作中的難度和花費的時間都要相對更高。

用四個特點總結這個項目”純正仙俠沉浸感、真正手控3D飛行、現階段手遊畫面最強、更深度完整的社交體系”。我自己來看,體驗與主流同類端遊已經沒有什麼區別瞭,能在目前的手機機能限制下做到這一點,我認為很瞭不起。



d01

我們看到《誅仙》手遊和《青雲志》手遊都將在近期開測,比較巧合的是《禦劍情緣》的開發團隊此前曾負責誅仙端遊的研發,面對這些競品,我們的《禦劍情緣》將如何突圍?

王一:“誅仙”是一個非常經典的遊戲品牌,幾年前我自己也是“誅仙”的參與者之一,《誅仙2》和《夢幻誅仙》都是我當時負責運營上市,也算是有緣分。

《誅仙》端遊是中國古典仙俠類網遊的標桿,而《禦劍情緣》則非常符合這類型用戶的偏好,我們內測的時候,付費率超過20%,首日就新增超過8萬用戶。這個類型是國內MMORPG的大類型,對用戶的容納度夠廣,我認為可以同時容納好幾款標桿產品。

更重要的是我們對《禦劍情緣》的品質有足夠的信心,因為是全新的遊戲品牌,會帶給用戶很大的新鮮感。反過來說,《誅仙》手遊和《青雲志》手遊作為同類型同IP的遊戲,彼此之間的競爭恐怕更為激烈。

d02

《禦劍情緣》是紫龍首款沒有IP的原創題材的作品,紫龍這邊會如何打造其品牌?

王一:目前遊戲行業最大的問題是什麼,很多同業反饋說新的遊戲吸量越來越難,甚至說渠道的量越來越少,用戶被一些大體量的遊戲留住出不來。那我覺得這裡的核心問題是產品同質化嚴重,導致用戶對於大量新推出的遊戲失去瞭新鮮感,所以不願意進入。有類型的同質化、也有品牌題材的同質化。

我們之所以推出全新的原創品牌,也是要突破品牌的同質化。目前從內測優秀的數據反饋來看,正在一步步證明我們對整個市場的認知。當然要打造一個新的品牌,前期的投入是巨大的,這個不僅僅是錢的投入,更多的是人力和精力的投入,我們為此做瞭很多的佈局,包括優酷土豆和芒果互娛的加入。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今年1月份開始,我們就有品牌營銷的負責人開始規劃整個方案,我想以手遊目前的習慣,基本不會提前六、七個月去進行品牌營銷層面的規劃。

這次的禦劍情緣也是紫龍和祖龍的再度聯手瞭,相較此前的《青丘狐傳說》,在本次的發行過程中是否有新的心得?

王一:《青丘狐傳說》是我們公司發行的第一款項目,這次做《禦劍情緣》明顯感覺比之前要做得更順利,各項的基礎運營工作更為紮實。但同時也感覺,僅僅隻是過去三、四個月的時間,整個市場環境的競爭更為激烈。

新的經驗是肯定會有的,隻是很多體會,需要你自己去做瞭才能夠更深刻的認識,隻聽別人講是沒有用的。我隻能說,已經預感到市場確實快要達到一個很難突破的瓶頸,怪不得很多人去轉型做直播和VR瞭。

就此前《青丘狐傳說》的發行來看,紫龍當時采用瞭重金狠砸營銷的手段,到這次的《禦劍情緣》是否會繼續這種模式。對於紫龍來說這種重金營銷的模式是否會成為我們發行的模板?

王一:《禦劍情緣》的整體營銷成本是要高於《青丘狐傳說》,這跟要打新的品牌和市場競爭的加劇有直接關聯。但是我不認為這是一個發行的模版,歸根到底還是MMORPG處於大紅海競爭領域,做這種領域的產品,營銷成本肯定是相對高的,而且會越來越高。

現在有一種說法,說現在的移動遊戲市場開始變得像端遊市場一樣,被大廠所瓜分。而我們看到紫龍互娛連續推出的兩款作品都來自於曾經的端遊團隊,您這邊是否還在看那些小團隊的作品,是否有看到過比較好的作品?對於代理發行的作品,我們這邊的評判標準是怎麼樣的?

王一:我們目前規劃中的產品都是自研或合作開發的項目。純代理發行領域,一直沒有太大的進展。我覺得原因主要是兩點,首先是我們發行的投入比較大,但同時並沒有在人力規模上進行極速擴張。

這樣就導致我們沒有多餘的精力去做外部產品挑選孵化這樣的事情。其次,很殘酷的是確實大量的創業開發公司的產品缺乏競爭力。我對此很遺憾,我們國內目前的發行形態和市場環境對於獨立開發商的包容度實在太低瞭。

關於代言人方面的問題,為什麼此次會選擇邀請《仙劍雲之凡》的三位主角作為我們遊戲的代言人?

王一:主要就是人群匹配度高吧,熱播劇的市場效應很高,同時在與遊戲題材人群匹配度高的情況下,自然就會去選擇。我是在努力的去分解所謂”跨界聯動”的本質是什麼,如果搞清楚瞭本質,就可以去更好的實現最終的效果。商業內容創作本身,就應該去搞清楚成功的本質是什麼,一切的成功均可在一定程度內被復制。

我們聽說紫龍互娛今年已經完成瞭對暢遊系、網易系等多個研發體系的投資,作為一傢發行起傢的遊戲公司,紫龍互娛的未來佈局如何?面對如同當年端遊發展一樣,逐漸呈現的發行廠商梯隊,紫龍是如何看待自己在此格局中的位置?

王一:資本上的一些合作,主要還是為瞭增強彼此之間的聯系。我們彼此之間都是平等的合作關系,一定的血脈相連加強瞭信任度。紫龍並不是一傢發行公司,這個企業具備優秀的發行能力,但是歸根到底是一個內容創作輸出方,廣義上就是CP,咱們不能講具備發行能力就是發行商瞭。

紫龍的主要投資方是華人文化控股,對於華人文化而言希望紫龍能夠成為其泛娛樂佈局中遊戲版塊的窗口,雙方未來會聯合做一些更大的戰略佈局。我是覺得這個市場格局下,單打獨鬥是很難去做到的一個規模的,可能生存都成問題。

所以在這個國內的遊戲市場下,對獨立發展的新的公司來說,是很不友好的。我們所有人都太缺乏耐性,保持初心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實在不想去談要做到什麼位置,搞得要趕英超美一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