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電競選手薪資超金領 月薪達5萬元

“玩著玩著把錢掙瞭”,是不少人向往的生活狀態。隨著去年《皇室戰爭》、《王者榮耀》等多款競技手遊的風靡,以及各種手遊電競賽事的舉辦,使得原本隻是概念性的手遊電競逐漸變得清晰起來據最新發佈的《2016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顯示:去年移動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為819.2億元,同比增長59.2%,成為中國遊戲產業份額最大、增速最快的細分市場。

15

得益於移動電競的飛速發展,手遊職業選手便處於這種“玩著玩著把錢掙瞭”的生活狀態。他們的遊戲賽事堪比演唱會現場,玩傢把他們當明星一樣追捧。記者調查發現,頂尖手遊職業玩傢的年薪可以達到60萬元,堪比金領,而普通的選手一年也能拿到二三十萬元。

粉絲追捧,高薪……手遊職業選手光鮮的背後,也有著尋常人體會不到的壓力與艱辛。“成績越好,壓力越大,備賽前夕不眠不休的訓練,打遊戲打到想吐。平時除瞭吃飯睡覺,上廁所手機都不離手,視力越來越差,頸椎病嚴重,每個星期都會去做理療”,一位職業選手告訴記者。

月薪最少兩萬最高可達5萬

大學就讀體育專業的指尖(化名),從未想過在剛剛畢業的這一年成為一名手遊職業選手,參加比賽掙下百萬元獎金。

2016年初,還沒畢業的指尖成為一名代練,這是他第一次因打遊戲賺錢,“當時做王者榮耀的代練一個月能賺六七千,最多能達到一萬元。”在線上遊戲的競賽中,指尖和其團隊從來沒有輸過,卻在線下比賽的接連失利中遭到打擊。“團隊一到線下賽就想著旅遊,沒把心思放在訓練上,大傢的合作也不協調。”他意識到,作為團隊必須要有一套專業的規范制度,要把遊戲當做職業,於是他加入瞭eStar電競俱樂部,成為一名手遊職業選手。

21歲的嶼秋(化名),同樣因為對遊戲的熱愛和高超的遊技加入仙閣俱樂部。而此前他在湖南老傢機場做服務工作,工資隻有一兩千。

誰也沒想到,平均年齡在20出頭的一群小年輕通過打遊戲,成為手遊中的耀眼明星。他們不僅得到粉絲的追捧,還能拿到許多同齡人難以企及的收入。“普通隊員一年可以拿到二三十萬,最高能達到60萬元。”指尖說。“隊員薪酬主要由底薪(一萬)、直播收入(每月播滿45小時,有幾千到一萬的收入)和比賽獎金分成(平均一月2次比賽,獎金不等)組成。”

據瞭解,去年7月,eStar拿到王者榮耀冠軍杯,獲得三十萬的獎金,指尖向記者算瞭一筆賬,30萬的獎金除去20%稅和俱樂部20%的抽成部分,還剩18萬,分攤給隊員,當時團隊有5人。“一個月最少也有兩萬的收入,最高能達到5萬。”

去年拿到王者榮耀KPL總決賽的冠軍仙閣,拿下80萬的獎金。仙閣成員之一的嶼秋說,獎金俱樂部拿走30萬,除去20%的稅還有34萬,當時有7名隊員,按隊員上場次數分成,最高能拿到8萬,最低一萬。比賽獎金加上每月兩萬底薪,平均年收入在30到40萬元,今年團隊還將涉足直播業務。

每天訓練9小時 普遍患有頸椎病

eStar、仙閣兩個戰隊都曾拿過冠軍,但要拿下眼下三月王者榮耀2017kpl春季賽的冠軍,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這是業內規模最大、榮譽最高的職業比賽,主辦方騰訊為這次比賽豪擲百萬元人民幣作為獎勵。包括eStar、仙閣在內,總共有12支戰隊參與這次比賽角逐,他們也都是全國各地頂尖的選手。雖然《王者榮耀》常被稱為手遊版本的《英雄聯盟》,但相比而言,手遊的競技可變因素更多,稍不留意,可能就會被淘汰出局。

為此,每個戰隊都定下嚴格的訓練計劃。eStar隊員每天早上11點起床;中午1點,開始5個人的集體訓練,內容包括戰術和臨場應變;晚上10點左右,隊員開始看視頻討論戰術。除此之外的時間,隊員還需要進行健身,保持良好的競技狀態。

3月2日,晚上快十一點時,記者才與嶼秋取得聯系,“今天還算是早的瞭,平時晚上12點才下班。”仙閣團隊一年隻參加兩次官方認證的職業聯賽,平時所有的訓練也是為瞭爭奪KPL的冠軍。“成績越好,壓力越大,高手層出不窮,需要不斷完善隊員的配合,提升自身的操作手法和技能。”為此,團隊制定瞭更為嚴格的訓練計劃,提前一個小時訓練,延遲一個小時結束。幾個人拿著手機在沙發一坐就是一天,“最晚的一次是從下午三點一直打到晚上三點。”

不僅是eStar、仙閣兩個戰隊如此,據悉每一個戰隊都有嚴格的訓練,熬夜幾乎是傢常便飯。“隊員每天都要訓練十幾個小時,從補刀、對線等基本功到團隊的整體戰術、配合等都是隊員需要反復思考和訓練的東西,在這期間教練、數據分析師也會根據每個人的特點進行分析和指導。”一位教練告訴記者。

事實上,當一種愛好成為職業之後,那麼或許就沒有娛樂的單純樂趣進而轉換成職業的訴求乃至最終對成績的渴望。尤其是任何的訓練都是枯燥的,長時間的重復訓練,玩遊戲帶來的樂趣會在一段時間後慢慢消失,一些苛刻的職業標準也讓遊戲本身變得枯燥,因此並不是所有的人能夠堅持下來,這也導致瞭這個行業每年都有大量的人湧入,同時也有同樣多的人走出。

此外,手遊電競職業選手多多少少都有些職業病:腰椎間盤突出、頸椎病……都是長時間面對手機,保持一個姿勢造成的。“一天拿著手機不眠不休,視力越來越差,普遍有嚴重的頸椎病,每個星期都會去做理療”。

而職業選手吃的是一碗青春飯,短短幾年間或許就是一番新的景象,真正能堅持的真的不多。而且,隨著如今電競水平越來越高,“低齡化”成為這個行業的越來越明顯的趨勢。據悉,目前各大比賽,活躍在賽場上的大都是一些20歲左右的少年,有教練表示,“不少有天賦的選手從16、17歲就開始瞭自己的職業生涯,25歲在這個圈子裡就已經是大齡瞭,黃金時段一般不會超過10年。”

談及未來,指尖告訴記者:“以後還是會從事相關工作,遊戲打不動瞭就去當教練、數據分析師。”嶼秋則表示今後會去做遊戲直播。

競技手遊戰隊邁向職業化

如今,一個玩手遊的小團體正變得像足球俱樂部一樣職業。

隊員的衣食住行俱樂部都有專門的安排,隊員要做的就是根據完善的訓練計劃進行訓練。此外,騰訊還設有專門的工作人員負責跟進戰隊情況。比如協助註冊公司、對培養隊員的職業化體系提供指導、提供外部的贊助、開放隊員去直播等等。

在此之前,手遊受到遊戲介質限制,在便攜性和利於碎片化時間的同時存在操作體驗差和續航差的問題,同時整個手遊市場存在開發周期短、同質化嚴重等問題,導致產品生命周期短,整體盈利模式單一。並不被市場看好。另一方面,很多人認為,遊戲隻是一種消遣,把它當做職業是“不務正業”,“網癮少年”動動手指就能賺錢,更是不可思議,面對這種“誤解”,指尖不以為然,他表示:“電競已經逐漸獲得主流社會認同,向職業化發展,移動設備軟硬件以及網絡不斷升級,使移動電競的玩傢體驗日益趨好,認真做好自己喜歡的事就不會被這些所困擾。”

隨著電子競技日漸培育起瞭較為成熟的產業鏈條,玩傢廣泛且產品生命周期強,成為手遊效仿的標桿。現在,手遊正在緊跟電競的熱潮,逐步變得職業化並以此來影響更多人。

from:長江商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