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交互的個人想像

前一陣子,朋友購入了 Galaxy S II ,總體滿意,但仍不時在聊天時怨及其中一些“反人類”的設計——相信手持Android 設備的各位心裡都會有類似的感受。

這些抱怨讓我想起了諾基亞高級副總裁Marko Ahtisaari 在接受 ifanr 採訪時說過的話:

他們(指現有的移動設備界面)都很棒,但很顯然,設計還沒有到達頂峰,尤其是在程序切換、優雅和簡潔等方面。

這觀點近來逐漸被人接受,近期的文章也常常提及此事。

故而便有了此文,寫些我對移動交互的期盼與想像。以下諸般構想,均以全觸摸屏設備為基點。

一、倒置的聊天界面

通常聊天界面是這樣的:



文本輸入框在底下,消息自上而下,按時間排序,之前的在上,最近的在下。這一佈局沿襲自傳統書籍的排版,合乎人類的閱讀習慣,自是絕對合理的。

但以我愚見,將其倒置一下,也是有幾分好處的:

其好處有二:

若採用這個佈局,舒適度會有所提高。在傳統佈局中,若是虛擬鍵盤未曾打開,那最近的消息——往往也是最需要關心的消息——便位於屏幕底部,而用戶的視線,通常是集中在屏幕中上部的。注意力中心頻繁上下移動,應不是什麼舒適的體驗。

另一個好處,便是操作效率較傳統佈局為高。在虛擬鍵盤彈出時,採用倒置佈局的界面是穩定的,而按傳統佈局,輸入框便得讓位:

 

採用倒置佈局,彈出鍵盤時,界面穩定

採用傳統佈局,彈出鍵盤時,界面整體移動

主界面的整體移動,會造成短暫的注意力失焦。在註意力重新集中前,無法進行有效的操作。以我個人經驗而言,這個操作上的空白期在一秒左右,遠比動畫補間佔用的時間為長。每一次開合虛擬鍵盤停頓一秒多,累積起來也是頗大的浪費。

若要說倒置的佈局不符合常習,會對造成閱讀造成妨害,應也不致。要知如今大熱的微博網站,便都是上下倒置的佈局,也未見有人抱怨閱讀不便。而更古早時的功能手機,短信也是這般排列的。而那時的不便,更多是短信無法按對話形式歸類引起的,與上下順序倒是無甚關係。

對於廠商來說,此種設計有其優點,又無明顯的妨害,而且無論如何,都可在逐漸趨同的界面設計中,收鶴立雞群之效,應當是值得一試的。

二、操作區域的集中化

這兩年設備屏幕尺寸飛漲,可視面積也隨之日新月異,這自是好事。但操作區域也跟著擴大了不少,卻難說是好是壞了。我那位手持Galaxy S II  的朋友便曾提及,每每去伸指去點屏幕底端的菜單,便覺吃力,長此以往,實在難保關節炎症不致發作。

如今的界面設計,屏幕的中央區域,大體是用來展示內容的,除了點擊與拖曳這兩個導航操作,便沒多少用處了。絕大部分的其他操作,都有賴於屏幕頂部與底部的交互元素。 iOS 的設計可作代表:

設計師的意圖,當是把不常用的操作仍到邊角上去,好將中原腹地留給最重要的內容來展示。但實際使用之後,往往便覺那些“不常用”的操作,實在常用得緊。別的不談,iOS 左上角的返回鍵,便是被無數人摁爛的了。

摩托羅拉新發超大屏幕手機,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做了一些改進,好讓用戶的拇指能少些操勞。而蘋果固守3.5寸的屏幕,可能也有這方面的考慮。

只是屏幕尺寸的進步乃是趨勢,便連極端重視持握感的諾基亞,N9 的屏幕尺寸也達到了3.9 寸——只是憑著巧妙的設計,設備本身並沒有增大罷了。

照此趨勢,若不加改進,用戶拇指難免整日價上下翻飛,飽受舟車勞頓之苦。以多任務切換為例,大部分系統都要求用戶拇指移動到屏幕底部,進行操作。 iOS、Android、Windows Phone 7 均在此列,其體驗如何,想來也無需我在此贅言。此種操作若是照搬到超過4 寸的超大屏幕上,用戶拇指的安危實在是可懼可慮之事。

在這方面,諾基亞N9 的滑動操作便舒適得多了。除了其本身符合人類天性外,能將操作集中在屏幕中段,也是很大的一個原因:

在多任務體驗上備受讚譽的webOS 設備,在鍵盤打開後,多任務切換的操作區域,也是位於設備中段上的:

此外,早期諾基亞的九鍵功能機,其手感很多人至今難忘。究其原因,可能也在於那些設備將操作壓縮到了設備中段:

由此想來,將設備的操作區域壓縮,盡可能地集中到設備中段,以減少操作時拇指的運動,當是提高交互體驗的良方。而從各個方面來看,其實設計師們也是知曉此間關竅的。例如通過長按呼出菜單,在拇指當前位置進行操作,便是很常見的一個設計。

而iOS 的輔助觸摸功能,也是一個不錯的思路——通過懸浮的透明窗口,提供額外的操作可能性。

無論如何,希望廣大的開發者和設計師,在設計交互邏輯時,更多地考慮一下這個問題,拿出更好的方案來。為用戶拇指關節的健康多花上幾分心思,也是諸位工作中應有之義。

三、一個 Windows 那樣的任務欄

主界面切換過於頻繁,是現今移動設備都有的問題。目前移動界面都是單窗口——或者說是單交互進程——的設計,這是受屏幕尺寸所限,實在是無法可想的。人力所能做的,也就是減少切換時的時間損耗罷了。

在這方面,移動系統都是各顯神通,有做的較好的,也有做的極爛的。令我困頓的是,有一個成熟完善、久經考驗的設計,卻始終沒有被採用過,那就是傳統的Windows 式任務欄。

若是前兩年,設備屏幕尺寸有限,放一個任務欄在屏幕上,確非良策。若是做的小了,操作時必致使人不快,而放大之後,卻會佔掉過多的空間,看起來足以令人切齒。

但正如前文所言及的,這兩年來,屏幕尺寸已有了長足的進步,主流比例也從傳統的4:3,變成了較為狹長的16:9,一個尺寸合理的任務欄,理應是塞得進去的。但Galaxy Nexus (還有諾基亞的Lumia 800 )選擇了用多餘空間放幾個虛擬按鍵,實在教人難以理解。

當然,這個任務欄是要做些調整的。例如要有防止誤觸的機制,在橫屏時能轉到側面,還得有一些便利的手勢操作。若依我所想,大體是這樣的:

以我之見,這樣一個任務欄,當比三個虛擬按鍵有用得多。

說來還有一事,就是這幾年來,為設計而設計的情況變得很是常見。今年的各種Android 平板,都有著花哨新奇的任務切換機制,但試用之後,只覺還不如放個任務欄來的實惠,便是一個例子了。從追求實用性的用戶角度上看,這實在算不上什麼善事。

來源:http://www.ifanr.com/64201

特別注意:本站所有轉載文章言論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所提供的攝影照片,插畫,設計作品,如需使用,請與原作者聯繫,文章轉自alibuybuy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