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的啟迪:挖啥需求?改挖人性吧

2000

【本文作者為智能硬件從業者、PICOOC聯合創始人】

“假如秘密3個月以後通知必須是會員才支持匿名發表,你們會買麼?或者賣道具,買一個照妖鏡就知道爆料的是誰,你們買麼?”之所以搬出“秘密”應用軟件上的這段話,是因為這段話的幾個關鍵詞透露瞭這幾點信息:1、“3個月以後”點明秘密時下很熱火的大背景;2、“匿名發表”告知秘密是幹嘛的;3、“照妖鏡”暗喻此APP應該是一個負能量爆棚的軟件。

當然,整段話最明面的意思是——對秘密應用的未來充滿瞭對數據、信息泄露的杞人憂天式疑慮。

本來,關註軟件應用與筆者智能硬件從業者的身份不是很符合,但我反而從這款八卦、誹謗、被很多人用來旁觀看熱鬧的軟件中嗅到瞭關於做產品的某些借鑒性意義

引爆點:充分挖掘負面人性

一款被外界譽為可與Flappy  Bird一起反人類的軟件秘密為何能火起來?表面上看,秘密的爆紅源於時機,在外界逐漸對熟人社會的毫無陌生感與刺激感的社交方式逐漸像喝白開水一樣溫鈍無感時,秘密恰逢時機地用神秘撩撥著熟人之間的神經。



實際上,正是因為挖掘出人性深處隱藏的罪與惡才真正成就瞭秘密。基督教曾認為人類有遭永劫的七種大罪:饕餮、貪婪、懶惰、淫欲、傲慢、嫉妒、暴怒。這也是人們常言的“七宗罪”。

看看秘密中的幾類內容吧:要麼各種“高級黑”:黑老板、黑同事、黑BAT;要麼曝光某光環企業的各類內幕紛爭;當然還有無聊者,天天以“呵呵”打醬油……這其中,請對號入座各部分究竟符合瞭哪些負面人性。

長久以來,對於產品我們常強調的一個詞語即“用戶需求”,期待能從中挖掘出新的商機。但筆者認為需求從來都不是發掘出來的,就像“世界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瞭才成瞭路。” 喬佈斯曾說,“永遠不要問用戶想要什麼!因為大部分用戶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換句話說,需求是創造出來的,大多用戶是被需求牽著鼻子走的。幾年前,誰能想到手機除瞭打電話、發短信“變身”為今天今天主要是用來看的功能?秘密提供的一個思路則是——繞過用戶需求,溯源至人性本身。

改挖人性吧!記得羅胖在《邏輯思維》中也談及有未來的互聯網產品一定是深諳人性的產品。比如符合長命百歲、遊戲人生、出人投地的產品……對於到硬件領域,這類產品應該是健康類、娛樂類、教育類。

小眾化:產品最初不用試圖去取悅每個人

如今的很多智能軟件都希冀一問世便打著包羅萬象的功能,以期滿足每一名潛在消費者。而反觀秘密,其無論是界面還是功能都力求簡潔,本身將社交關系定位於強關系連接的朋友圈註定前期的秘密會走“小而美”的輕路線。倚靠小眾的黏性,接下來的思路才可能是連接、連接……直至大眾化。

移動互聯網、智能手機、有廣泛通訊錄者(最好是熟人越多越好)……對於用戶定位,這是秘密的最簡單也是最基礎思路。

即便如今風靡全球的iPhone,很多Low貨說其性價比不如小米。因為蘋果一開始的定位都是小眾化,不斷窄化大眾用戶成為目標用戶,而後根據目標用戶來選擇設計及性能、價格。

這對產品的啟迪意義即:倘若一開始沒想好目標用戶時,請不要輕易公佈產品計劃,這年頭,玩“跳票”傷人心的智能硬件太頻繁瞭;另外一點便是,別期待你的產品一開始就要去滿足所有人,如果一款產品能滿足所有人的美好期待,才一定是一款真真切切反人類的產品。

從用戶的角度講,如果一款產品在你眼中一無是處,那麼請相信,或許你隻是不存在於它的目標用戶圈子罷瞭。

微創新:避開巨頭大佬後的獨辟蹊徑

被BAT壟斷的互聯網生態圈暗藏殺機,中小公司想“適者生存”,選擇獨辟蹊徑不失為一良策。秘密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選擇瞭與騰訊強大產品微信逆行的一條道路,當然其原始用戶來源依然無法離開微信這顆大樹。

大劉在《三體》寫道,“黑暗的森林既有嚴酷的法則,也有生存的希望。”所以說,生存環境充滿辯證性:大樹遮住瞭陽光,小樹不可能在沒有陽光的環境裡存活。但同時,偌大的空間總有一方被大樹遺漏的土地,所以,要去發現,去占領,去以小博大。秘密選擇的正是此路徑!

對於紮堆的智能硬件而言,獨辟蹊徑很重要。這一點,我們在PICOOC的產品Latin智能秤上深有體會,其實在手環、手表同質化嚴重的可穿戴圈,選擇做智能秤本身就是另辟蹊徑的選擇。並且,在此創新基礎上我們又在秤體上選擇瞭再一次創新的設計——摒棄電子顯示屏。當初不理解此舉的人當省卻彎腰低頭看秤體的動作、當看到手機終端圖文並茂的UI界面時最終被該設計震嘆。

 

關於秘密的負能量內容的負能量吐槽,可能過於泛濫瞭。這樣的後果是,你可能無法從一款新產品中感受到喜悅的力量瞭。所以,筆者想換個角度來思考其正面意義——世界沒那麼完美,無論是是否參與秘密社區,但還是可以從這款軟件多汲取點做產品的經驗,這或能讓你取長補短,大大長見識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