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直播未過審遊戲 UP主:太嚴隻能改行

【據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據報道/繼今年7月廣電總局出臺版號新政之後,文化部日前又印發《網絡表演經營活動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辦法中特別指出,網絡表演不得含有以下內容:使用未取得文化行政部門內容審查批準文號或備案編號的網絡遊戲產品,進行網絡遊戲技法展示或解說的。辦法將於2017年1月1日起施行。此辦法一出,也是在各大社交媒體上引起瞭熱議,堪稱是直播最嚴新規。

ww

事實上,早在今年9月廣電總局就曾發佈過關於網絡直播的通知;上個月網信辦也印發直播管理規定,並在本月1日實施;這次又輪到瞭文化部,多部委對於直播行業可以說是輪番出拳。換言之該辦法真的要落地的話,亦將牽涉到多個部門之間的溝通協調。

第二條 本辦法所稱網絡表演是指以現場進行的文藝表演活動等為主要內容,通過互聯網、移動通訊網、移動互聯網等信息網絡,實時傳播或者以音視頻形式上載傳播而形成的互聯網文化產品

第六條 網絡表演不得含有以下內容:

(一)含有《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第十六條規定的禁止內容的;

(二)表演方式恐怖、殘忍、暴力、低俗,摧殘表演者身心健康的;

(三)利用人體缺陷或者以展示人體變異等方式招徠用戶的;

(四)以偷拍偷錄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

(五)以虐待動物等方式進行表演的;

(六)使用未取得文化行政部門內容審查批準文號或備案編號的網絡遊戲產品,進行網絡遊戲技法展示或解說的。

第十三條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應當建立內部巡查監督管理制度,對網絡表演進行實時監管。網絡表演經營單位應當記錄全部網絡表演視頻資料並妥善保存,資料保存時間不得少於60日,並在有關部門依法查詢時予以提供。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向公眾提供的非實時的網絡表演音視頻(包括用戶上傳的),應當嚴格實行先自審後上線

如何管控遊戲直播尚缺細節:平臺需要禁播黑名單

這裡要指出的一點是,不僅僅是直播,包括遊戲錄制的視頻以及音頻文件同樣將受到監管。

除此之外,文化部所提及的“網絡遊戲”指的是所有需要聯網激活的遊戲,比如Steam遊戲、Uplay遊戲、主機遊戲其實都算作是網絡遊戲的范疇。

在gamelook看來,辦法落實之後,受此影響最大的莫過於各大遊戲直播平臺,包括主機、Steam、獨立遊戲的直播都將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抑制。

以B站為例,作為國內最大的二次元用戶的聚集地,遊戲的直播和視頻占到平臺很大的比重。具體到遊戲部分,平臺上的遊戲直播或者視頻都是以海外的單機遊戲為主,要知道這些產品幾乎都沒有通過審批。如此一來,對於遊戲直播平臺來說,直接是自斷一臂。

同時,新規也對直播平臺提出瞭更高的要求,一方面是對於直播如何進行有效監管,以B站為例,周末高峰時期,可能有8千個房間在同時直播,如何進行監管。更何況像《守望先鋒》這樣的遊戲,PC版本擁有版號,而主機版則沒有,如何鑒別和審查也是擺在所有平臺面前最大的問題。這需要平臺拿出一張禁播遊戲黑名單、或白名單。

遊戲播客、UP主影響大:太嚴,主播就得該行

其次是廣大的遊戲視頻播客,特別是那些專註於做單機遊戲直播的UP主們,那些自己原本所擅長的領域全部不能做,這也倒逼那些以直播為生的UP主們要不隻能做那些過審的遊戲,要不就趁早改行。這裡,gamelook也以B站上人氣最高的幾位單機遊戲的UP主作為參考,包括敖廠長、滲透之C君、純黑、王老菊等人在B站上的粉絲數量都在百萬以上,而其微博的關註度相對更高。

而此辦法的公佈也引起瞭不少UP主的吐槽,一些UP主在社交媒體上表示:

“相比美女直播,遊戲直播相對比較‘安分’,被針對,心累。。。”

“這對推廣正版遊戲的意識無一利……”

“以後我們看遊戲直播,除瞭電競就隻能看看國產網遊咯… ”。

“想問一下這是所有新遊戲,不申請版號不許直播的意思麼……哪個新遊戲等得起大半年是想用這個辦法來逼死Steam和非國行主機遊戲??”

此前曾主持TGA的 @女王鹽 向gamelook表示:

“本次新規其實實際的執行效果還未知,目前隻通過規則來理解的話,如果國外遊戲無法獲得文化行政機關的審核而被一刀切死,那麼直播主播和視頻主播勢必將會受到巨大沖擊。如果真的是多半遊戲都不能直播的話,那麼我個人作為遊戲主播隻能放棄這一事業——要說轉型去播一些其他的事情,那就和直播遊戲的初衷差太遠瞭。其實我個人更關註直播和視頻的行業規范化,至於政策會發展成什麼樣的事態,也隻能靜觀其變。”

國產獨立遊戲推廣將遭遇困難:遊戲媒體處境尷尬

再次是國內的獨立遊戲團隊們,特別是一些等待通過Steam綠光的國內產品,之前可以通過在國內進行直播幫助遊戲通過綠光,同時還能收獲國內遊戲玩傢,現在這條路也被封死瞭,可以說在遊戲的推廣期已經自斷一臂。

如果文化部新規開始在行業落實,在gamelook看來,繼直播平臺之後、下一個有可能受影響的是各大遊戲媒體。

要知道基本上所有的遊戲媒體或多或少都會報道海外的遊戲產品,尤其是電玩巴士、遊民星空、3DM這樣的主機遊戲媒體更是如此,對於遊戲媒體來說,在介紹遊戲的同時添加視頻可以說是非常常見的情況,而這些海外遊戲大多是沒有經過國內主管部門審批的,媒體未來是否會遭遇進一步的監管措施不得而知。

新規出臺後,很多同行都不太“淡定”。gamelook認為,直播行業遭遇更嚴的監管不可避免,但還是希望主管部門不要簡單的“一刀切”,希望能在監管與鼓勵用戶原創優質內容上做出平衡,同時希望主管部門對遊戲媒體對海外遊戲的報道手下留情。

最後,附此次文化部新規全文:

文市發〔2016〕33號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文化廳(局),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文化廣播電視局,西藏自治區、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重慶市文化市場(綜合)行政執法總隊:

為切實加強網絡表演經營活動管理,規范市場秩序,推動網絡表演行業健康有序發展,根據《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等有關法律法規,文化部制定瞭《網絡表演經營活動管理辦法》,現予印發,請認真貫徹執行。

網絡表演是網絡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各級文化行政部門和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機構要加強對網絡表演市場的管理和規范,主動引導網絡文化經營單位依法依規開展經營活動,自覺提供內容健康、向上向善,有益於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優秀網絡表演,促進我國網絡文化繁榮發展。

特此通知。

文化部

2016年12月2日

網絡表演經營活動管理辦法

第一條 為切實加強網絡表演經營活動管理,規范網絡表演市場秩序,促進行業健康有序發展,根據《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等有關法律法規,制定本辦法。

第二條 本辦法所稱網絡表演是指以現場進行的文藝表演活動等為主要內容,通過互聯網、移動通訊網、移動互聯網等信息網絡,實時傳播或者以音視頻形式上載傳播而形成的互聯網文化產品。

網絡表演經營活動是指通過用戶收費、電子商務、廣告、贊助等方式獲取利益,向公眾提供網絡表演產品及服務的行為。

將網絡遊戲技法展示或解說的內容,通過互聯網、移動通訊網、移動互聯網等信息網絡,實時傳播或者以音視頻形式上載傳播的經營活動,參照本辦法進行管理。

第三條 從事網絡表演經營活動,應當遵守憲法和有關法律法規,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的方向,堅持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自覺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第四條 從事網絡表演經營活動的網絡表演經營單位,應當根據《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向省級文化行政部門申請取得《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許可證的經營范圍應當明確包括網絡表演。網絡表演經營單位應當在其網站主頁的顯著位置標明《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編號。

第五條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對本單位開展的網絡表演經營活動承擔主體責任,應當按照《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和《網絡文化經營單位內容自審管理辦法》的有關要求,建立健全內容審核管理制度,配備滿足自審需要並取得相應資質的審核人員,建立適應內容管理需要的技術監管措施。

不具備內容自審及實時監管能力的網絡表演經營單位,不得開通表演頻道。未采取監管措施或未通過內容自審的網絡表演產品,不得向公眾提供。

第六條 網絡表演不得含有以下內容:

(一)含有《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第十六條規定的禁止內容的;

(二)表演方式恐怖、殘忍、暴力、低俗,摧殘表演者身心健康的;

(三)利用人體缺陷或者以展示人體變異等方式招徠用戶的;

(四)以偷拍偷錄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

(五)以虐待動物等方式進行表演的;

(六)使用未取得文化行政部門內容審查批準文號或備案編號的網絡遊戲產品,進行網絡遊戲技法展示或解說的。

第七條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應當加強對未成年人的保護,不得損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有未成年人參與的網絡表演,不得侵犯未成年人權益。

第八條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要加強對表演者的管理。為表演者開通表演頻道的,應與表演者簽訂協議,約定雙方權利義務,要求其承諾遵守法律法規和相關管理規定。

第九條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應當要求表演者使用有效身份證件進行實名註冊,並采取面談、錄制通話視頻等有效方式進行核實。網絡表演經營單位應當依法保護表演者的身份信息。

第十條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為外國或者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臺灣地區的表演者(以下簡稱境外表演者)開通表演頻道並向公眾提供網絡表演產品的,應當於開通網絡表演頻道前,向文化部提出申請。未經批準,不得為境外表演者開通表演頻道。為境內表演者開通表演頻道的,應當於表演者開展表演活動之日起10日內,將表演頻道信息向文化部備案。

第十一條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應當在表演頻道內及表演音視頻上,標註經營單位標識等信息。網絡表演經營單位應當根據表演者信用等級、所提供的表演內容類型等,對表演頻道采取針對性管理措施。

第十二條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應當完善用戶註冊系統,保存用戶註冊信息,積極采取措施保護用戶信息安全。要依照法律法規規定或者服務協議,加強對用戶行為的監督和約束,發現用戶發佈違法信息的,應當立即停止為其提供服務,保存有關記錄並向有關部門報告。

第十三條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應當建立內部巡查監督管理制度,對網絡表演進行實時監管。網絡表演經營單位應當記錄全部網絡表演視頻資料並妥善保存,資料保存時間不得少於60日,並在有關部門依法查詢時予以提供。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向公眾提供的非實時的網絡表演音視頻(包括用戶上傳的),應當嚴格實行先自審後上線。

第十四條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應當建立突發事件應急處置機制。發現本單位所提供的網絡表演含有違法違規內容時,應當立即停止提供服務,保存有關記錄,並立即向本單位註冊地或者實際經營地省級文化行政部門或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機構報告。

第十五條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應當在每季度第一個月月底前將本單位上季度的自審信息(包括實時監運情況、發現問題處置情況和提供違法違規內容的表演者信息等)報送文化部。

第十六條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應當建立健全舉報系統,主動接受網民和社會監督。要配備專職人員負責舉報受理,建立有效處理舉報問題的內部聯動機制。要在其網站主頁及表演者表演頻道頁面的顯著位置,設置“12318”全國文化市場舉報網站鏈接按鈕。

第十七條 文化部負責全國網絡表演市場的監督管理,建立統一的網絡表演警示名單、黑名單等信用監管制度,制定並發佈網絡表演審核工作指引等標準規范,組織實施全國網絡表演市場隨機抽查工作,對網絡表演內容合法性進行最終認定。

第十八條 各級文化行政部門和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機構要加強對網絡表演市場的事中事後監管,重點實施“雙隨機一公開”。要充分利用網絡文化市場執法協作機制,加強對轄區內網絡表演經營單位的指導、服務和日常監管,制定隨機抽查工作實施方案和隨機抽查事項清單。縣級以上文化行政部門或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機構,根據查處情況,實施警示名單和黑名單等信用管理制度。及時公佈查處結果,主動接受社會監督。

第十九條 網絡表演行業的協會、自律組織等要主動加強行業自律,制定行業標準和經營規范,開展行業培訓,推動企業守法經營。

第二十條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違反本辦法第四條有關規定,從事網絡表演經營活動未申請許可證的,由縣級以上文化行政部門或者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機構按照《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第二十一條予以查處;未按照許可證業務范圍從事網絡表演活動的,按照《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第二十四條予以查處。

第二十一條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提供的表演內容違反本辦法第六條有關規定的,由縣級以上文化行政部門或者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機構按照《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第二十八條予以查處。

第二十二條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違反本辦法第十條有關規定,為未經批準的表演者開通表演頻道的,由縣級以上文化行政部門或者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機構按照《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第二十八條予以查處;逾期未備案的,按照《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第二十七條予以查處。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自2017年3月15日起,按照本辦法第十條有關規定,通過全國文化市場技術監管與服務平臺向文化部提交申請或備案。

第二十三條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違反本辦法第十三條有關規定,未按規定保存網絡表演視頻資料的,按照《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第三十一條予以查處。

第二十四條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違反本辦法第十四條有關規定的,由縣級以上文化行政部門或者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機構按照《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第三十條予以查處。

第二十五條 網絡表演經營單位違反本辦法第五條、第八條、第九條、第十一條、第十二條、第十三條、第十五條有關規定,未能完全履行自審責任的,由縣級以上文化行政部門或者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機構按照《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第二十九條予以查處。

第二十六條 通過信息網絡實時在線傳播營業性演出活動的,應當遵守《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營業性演出管理條例》及《營業性演出管理條例實施細則》的有關規定。

第二十七條 本辦法自2017年1月1日起施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