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投資過頭 VR風口過後的求生之路

2014年起,VR概念在世界范圍內大熱,互聯網巨頭及細分領域龍頭企業紛紛進入該領域試水,力圖在行業發展初期就占領一席之地。在中國,BAT(百度、阿裡巴巴、騰訊)於2016年相繼入局,同時,超過60傢上市公司宣稱跨界VR行業,由此2016年也被稱為我國VR行業元年。

但是,行業的發展進程似乎比預期慢瞭一些,瓶頸卻來得比預想早瞭一些。與2015年及2016年初的火熱境況不同,進入5月後,湧向VR的資本來瞭個“急剎車”,知名VR企業大裁員,多個初創企業項目“速凍”,VR行業從夏天進入寒冬。

37

VR行業陷入低谷 現狀堪憂

日前,國內VR行業領軍企業暴風魔鏡被傳大規模裁員。據公開報道顯示,這次裁員的比例約在40%-50%之間,等於是其500人的團隊至少裁掉200人。一石激起千層浪,由此帶來的VR產業“寒冬論”甚囂塵上。

在暴風魔鏡裁員風波熱度未減之際,另一傢業內聞名的VR內容制作公司米多娛樂,也傳出拖欠工資的新聞。雖然該公司就此進行瞭澄清,卻仍讓不景氣的VR行業蒙上一層陰影。

無獨有偶,自稱同時從事AR和VR產品研發和技術創新的公司,2015年1月正式開始運作的眾景視界,也於10月底被曝惡意拖欠員工工資和報銷款的事情。涉及金額高達200多萬, 以至於忍無可忍的員工把橫幅打到瞭投資人王湘雲的盛景創新中心門口。從網上的爆料顯示,其實早在8月份似乎就已經有員工開始聲討,並尋求解決辦法。

眾多標桿企業地頻頻爆出裁員、欠薪等負面新聞並非無跡可尋,表明這已經不是企業經營的個例,而是VR行業整體現狀堪憂、行業泡沫的破裂。

VR行業遇到瞭什麼問題

首先,投資瘋狂卻盲目。隨著 2014 年國際科技巨頭開始佈局 VR 產業,以 HTC、Facebook等為代表的公司紛紛推出瞭成品設備,並在隨後的一年多時間裡不斷普及,逐漸走向大眾。實際上,互聯網巨頭佈局 VR 後,進一步刺激瞭資本的介入,可以說是資本捧熱瞭 VR 產業。統計數據顯示,自 2012 年 VR 概念被外界熟知,有關這一行業的投資事件數和投資金額,2014 年之後,出現爆發式增長的年份。其中,2012 年和 2013 年,資本對 VR 產業的投資事件僅分別為 1 起和 4 起,投資金額則近乎可以忽略。但到 2014 年,投資事件與投資金額瞬間升至 17 起和 2.7 億元。2015 年和 2016 年上半年,投資事件分別漲至 57 起與 38 起,投資金額則分別達到 24 億元和 15.4 億元。由於VR是各路資本追逐的熱門,使得行業裡的各傢公司都比較緊張,大傢都怕掉隊吧,雖然對未來可能大傢都沒底,也不清楚它(指 VR 產業)未來怎麼樣。

其次,內容缺乏吸引力。受限於內容開發成本的高昂及相關人才的短缺,目前VR設備隻能收看少數視頻或玩點簡單遊戲,這無疑從內容源頭上限制瞭VR產業的發展。如果VR沒有豐富的內容,沒有吸引力,相信用戶也不會買單,VR要想發展,做出有吸引力的內容是最大的關鍵。

最後,缺乏核心技術。目前國內VR企業的底層設備大多來自國外,由於沒有自主知識產權,很多VR設備的制造相當於“隻做瞭個殼”。

風口過去後的求生之路

VR 產業遭遇到瞭瓶頸、遇冷是事實,但並不能認為已經到瞭寒冬。如以往新興行業的發展,發展至一定程度時均會出現某個拐點,現在就是 VR 的拐點,是一個洗牌期。企業需要做到以下這些來應對:

1、構建核心競爭力建議那些有宏大目標的VR企業,不如聚集自己最有優勢的一點,集中資源設法構建核心競爭力。

2、依托國外標準開發。對於國內VR企業而言,在技術和資金均不如對手的情況下,持自主研發的出發點雖好,但卻不是對企業最有利的。打不過就加入對手,加入對手依托國外標準開發的成本和風險都可大大減少,不失為一個不錯的策略。

3、考慮VR商用市場。如今, VR與房地產、教育、文化旅遊等諸多行業進行結合,由此產生的VR購物、VR賣車等服務也多獲好評。對於這些行業巨頭而言,既有開發VR技術的資金實力,也有迅速到達消費者的固有途徑,而其運營模式和贏利模式都比現在直接面對消費者要明確得多。實現從VR到“VR+”的轉變,是擺在VR從業者面前的一個亟待破解的命題。

from:上方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