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遊戲前CEO譚群釗創業:從遊戲到電商

GAME2.TW遊戲攻略:


去年某個夏日,譚群釗發出了一封辭職信給陳天橋,後者並無多言迅速批准。就這樣,在盛大供職十三年,歷任盛大總裁、盛大遊戲董事長兼CEO的盛大創始人及二號人物,如此簡單地完成了一次別離。 (同年底另一盛大創始人陳大年也選擇離開)。

離職後幾個月的時間裡,譚群釗的微博和微信上分享最多的,是他陪家人各處遊歷的照片。年紀尚輕卻準備搭上退休專列?並非如此。此間記者與譚群釗兩次見面,第一次他說自己還在玩,而第二次他已經做好準備重出江湖。

從老師到老闆

1996年,四川籍湖北人譚群釗從上海華東科技大學本科畢業,並且順利通過“擠破頭”的競爭,留校成為老師同時準備考研。這段日子裡,譚群釗不單從自己的學生中找到未來生活的伴侶,而且為即將到來的事業奠定了基礎。

工作第一年,譚群釗的月薪是400元,一年後漲到800。遠不及剛畢業女友的2000元。不過他有另外的賺錢之道:編程。後來譚群釗幫一個台灣老闆寫程序,一個禮拜就能賺300美元,相當於月薪過萬。拿到第一筆美元並找黃牛兌換後,譚群釗心想:發財了。



作為程序員,譚經常登錄華師大老師開辦的“大富翁論壇”。當時混在這個BBS的還包括盛大創新院副院長郭忠祥、阿里雲OS首席架構師潘愛民、CSDN創辦人蔣濤、看雪黑客的創始人等。後來傳奇的人馬也基本是從這個論壇招募而來。

更重要的是,在BBS的線下聚會中,譚群釗認識了小自己幾歲的陳大年。後來陳大年把譚介紹給他的哥哥陳天橋。 1999年,三個人開始了盛大創業。

一位盛大高管回憶說,當時的分工就是陳天橋負責戰略和資本,而陳大年則跟著譚群釗一起負責執行。起步的時候盛大主業是虛擬社區,譚群釗負責其中即時通訊(IM)的部分,類似騰訊QQ。據說當年馬化騰也研究過盛大的產品。

“那時陳總給我每月3000元”,譚群釗回憶說這些錢大多都花在打車上,“每天半夜下班太累了,打車回學校宿舍就得100元”。

再往後盛大峰迴路轉遇到網游。彼時譚帶領三個遊戲開發團隊:《傳奇世界》、《英雄年代》、《神蹟》。 《傳奇世界》成為盛大的支柱遊戲,《英雄年代》團隊後來轉投巨人成就《征途》,而《神蹟》班底則加入騰訊遊戲。

直到現在,盛大內部還有人對此頗為唏噓。如果這三款遊戲最終都能成功推出,盛大的巔峰期將會更長。然而這些畢竟只是假設。

現實的問題是,《傳奇世界》的成功變為陳天橋的一把標尺,以至於不可避免的成為了一種羈絆。據說,團隊想提升遊戲備份等級用以提升服務質量,但代價是服務器成本要增加三四倍,開發成本要增加七八倍。陳天橋就會問:“效益呢?”

又或者投入研發3D遊戲,研發成本會增加四五倍。

“收入呢?”

“估計比不上《傳奇世界》”

“那你做這個乾嘛?”

結果就是,對手做了盛大沒做,市場就轉到別人的手中。思維方式上略顯固步自封不僅於此,沒能及時跟上風向轉變也被看作是盛大在遊戲上衰落的原因。做個比喻,就好像盛大一直在馬車上投入,而對手卻紛紛開始研發汽車。

前不久,陳天橋再一次電話專訪中對新浪科技表示,“解決問題應該從體系的短板入手,這是一個邏輯思考的基本問題”。同時陳天橋也指出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要“關注最重要的事情”。顯然“現金牛”遊戲業務的當下收益,對陳天橋來說至關重要。

針對上述種種,譚群釗並不願多做回應。不過他說自己在盛大的這些年改變很多,例如從一講課就會緊張害羞的助教,成長為可以在台上流暢進行“脫口秀”的CEO。收穫不止於此,現在譚群釗的新事業就與他的老部下有關。

從遊戲到電商

像每個從盛大離職的高管一樣,譚群釗也沒有繼續扛起遊戲的大旗。現在譚群釗形容自己的身份,是投資人。而他投資的對象主要都是盛大系創業者。

作為投資人,譚群釗的興趣點並不是頻繁的看項目,而在於投入資金與時間在兩三家創業公司上。 “我現在不喜歡當一把手、主角,掌舵會讓我覺得很孤獨。以前是輔佐陳總,現在用另外一種方式輔佐別人”,譚群釗對新浪科技說。

現階段譚最重要的一項投資,就是注資掌控店店通(365ddt.com)。

店店通是一種O2O的概念,試圖成為精品商家會員卡的集合。理想的情況是,用戶只需要辦一張店店通的會員卡,就能在所有合作商戶享受會員待遇。店店通最初是岳弢等盛大系員工的創業項目,幾經考察譚群釗決定投資參與。

電商在譚群釗眼中是“天下大勢”。在他的分析中,但在實物電商領域已經沒有太多機會,但生活服務電商領域還相對較為空白。所以當他看到店店通這種通用會員卡的模式後,覺得這個簡單的模式是一個切入點,未來有進一步深刻改變業態的機會。

譚群釗到來後,為店店通重新確定了發展的方向和節奏。第一階段是完善店店通會員卡交易平台,第二階段是引入評價系統和構建CRM(客戶管理)體系,第三階段就是通過CRM和用戶數據挖掘等手段,打通整個閉環交易體系。

什麼才是店店通應該牽手的商戶?最開始店店通企圖覆蓋所有店面,但很快發現這種快速推進無法保持品質。現在店店通的合作夥伴,已從上萬家縮減到600家,同時建立數學模型評估分析不同行業的單店開拓成本、周轉率、消費頻次等數據。

結論之一便是:絕不碰餐館。店店通理想的合作夥伴,一是行業本身有會員制的模式,二是吸收預存不是主要商業模式,三是存在長期穩定且反复的消費行為。所以店店通現在的行業拓展關鍵詞就是:美麗、健康、樂活。

店店通不只希望對接店面和用戶之間的需求,而且希望成為用戶的生活助理,能夠安排制訂消費計劃,同時處理相應的售後服務。例如根據此前的消費習慣,自動幫助用戶按照一定的周期,預訂某個美髮店某個技師的某個時間段等。

在這個模式裡,店店通怎麼賺錢?目前一個明確的途徑就是差價,即以批發的方式從商家先買斷服務,然後再零售給用戶。店店通的拓展團隊,被要求在店家最低折扣的基礎上,再談下半個點的優惠幅度,這就是店店通的利潤空間。

然而,店店通怎麼說服商家同意合作呢?畢竟這種模式多少也會帶來衝擊。譚群釗解釋說,根據調研本地服務的店面,開工率只有60%,所以空間不成問題。

挑戰在於本地服務多是非標準化的商品,想要建立標準化的預訂、消費、評價體係並不容易。 “我們正在努力把這個非標行業,進行標準化”,譚群釗說店店通有意採用百科的方式,為用戶提供某個店面的詳細服務信息。

掌握了商戶和消費的信息,店店通就有足夠的想像空間。

“上海這邊的本地服務規模很大,幾十億,如果我能吃下10%,就有幾個億的盤子”,譚群釗如此展望。同時他心裡也有個初步目標:年底前上海一地單月交易額過千萬。據透露,店店通目前月度ARPU(每用戶平均收入)為300元。

店店通的商業模式是否行得通,仍然需要進一步的完善和探索。值得注意的是,店店通已經和微信等達成合作協議,借勢更大的平台進行發展。同時值得一提的是,譚群釗的投資佈局中,除了電商還包括遊戲等領域。

勝固欣然敗亦喜

為什麼要重出江湖?譚群釗將此歸為一次新的“自我實現”,這已是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中最高的一級。他說喜歡這種創業的感受。

“《傳奇世界》那段時間,是我前後幾年裡面最開心的時候”,譚群釗說,“因為我就一個目標:做這個產品,大家都是協同一致的,沒有什麼雜音和阻力”。 2003年,《傳奇世界》服務器端的周邊程序都是譚群釗​​一個人寫出來。

譚群釗對互聯網有種信仰。這跟他上學時期,偏好閱讀的《真名實姓》、《神經漫遊者》等科幻小說有關,這些科幻故事都與互聯網息息相關。

後來MMO(大型多人在線遊戲)成為譚群釗構建網絡世界的途徑,但過去的模式已經失去熱情和想像空間。所以藉助互聯網改造現實成為新的選擇。然而這些似乎還不是全部。人總是得找點事兒做。尤其是想要證明什麼的時候。

從盛大離職之時,陳天橋公開給出譚群釗“有功有過”的評語。而當時譚群釗也在微博上發出一張照片:他靠在椅子上,背後是一副“人生百味”四字的書法。

譚群釗會怎麼想?

很難從譚群釗的口中,聽到他誇下海口或者言辭激烈,他也幾乎從不在交流中使用不雅詞彙。所以,很難探知他對陳天橋複雜情愫的全貌。

對於這次啟程和過去的經歷,譚群釗對新浪科技說:“我想像中的巔峰沒有到來,但有可能已經過去了,只有試過才知道”。至於以何心態面對,譚群釗想起下圍棋時學到的蘇東坡詩句:“勝固欣然,敗亦可喜”。

from:sina

台灣遊戲網:更多遊戲資訊,遊戲攻略,請關注www.game2.tw 台灣遊戲攻略網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