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內鬥升級殃及管理層 “陳天橋系”遭清洗

4

繼去年11月完成私有化退市交易以來,盛大遊戲股東間的矛盾屢次成為業內焦點。先是因均可利用盛大遊戲借殼標的,兩大股東中絨集團和礫系基金展開瞭激烈爭奪,而後,盛大遊戲管理團隊將所持股份轉讓給銀泰旗下控股企業,令股權紛爭愈發激烈。如今就連遠離股權糾紛的管理團隊也未能在新資本角力下幸免於難。雖然盛大遊戲新CEO謝斐在上任之初就豪言要結束盛大遊戲的“資本連續劇”,現在來看,這部“連續劇”離劇終尚遠。

黑墨鏡、黑T恤、黑褲子,位於碧波路690號1號樓的盛大遊戲總部最近出現瞭很多“黑衣人”,這些“黑衣人”替換瞭原本盛大遊戲的保安。與此幾乎同時進行的是盛大遊戲管理層的更迭。

6月28日,盛大遊戲新任CEO(首席執行官)謝斐發出人事任命,委任譚雁峰擔任公司副總裁,負責市場傳播等工作,並表示,不少原盛大遊戲離職人士已回歸出任高管職位,證明雖然股東背景幾經變換,但“盛大系”在盛大遊戲的公司運作中依然發揮著中流砥柱的作用。

而在此之前,有媒體報道稱,謝斐成為盛大遊戲新任CEO僅一個月後,元老級“盛大系”人物CFO(首席財務官)姚立和CAO(首席行政官)張瑾就被當場解職。

6月29日,一位接近盛大遊戲的人士向《國際金融報》記者確認,姚立、張瑾以及副總裁朱笑靖三人確已離職。其中,朱笑靖是主動離職,而姚立和張瑾則是“被免職”,具體方式和傳聞中類似,“是被強行帶出辦公室的”。



很顯然,隨著銀泰系的入局,原本波折不斷的盛大遊戲私有化之路變得越發坎坷,資本層鬥爭已經禍及管理層。

“陳天橋系”遭清洗

雖然謝斐在上任之初就豪言要結束盛大遊戲的“資本連續劇”,“折騰”應該已經告一段落。但現在來看,這部“連續劇”離完結還很遠。

據瞭解,中絨集團於2014年9月成為盛大遊戲財團成員,即使擁有盛大遊戲實際控股權,卻一直無意更換盛大遊戲的原有高層,直至銀泰系空降後,原有格局被徹底打亂。

在獲得盛大遊戲9.02%股份及34.38%投票權後,今年4月29日,銀泰集團創始人兼董事長沈國軍直接任命謝斐為盛大遊戲CEO。

6月25日,有報道稱,在謝斐出任CEO僅1個月後,姚立和張瑾即被當場解職,辦公室內甚至被貼上瞭封條。而在6月23日,盛大遊戲剛確認,公司副總裁朱笑靖將於近日離職。

值得註意的是,姚立、張瑾、朱笑靖3人是盛大集團CEO陳天橋系人物,也就是說,現在陳天橋系無一幸免被清洗出局。

資料顯示,朱笑靖自1999年加入盛大效力至今。2009年,在盛大遊戲分拆上市後,其加入盛大遊戲,並於當年10月調入《永恒之塔》項目組,擔任市場經理一職,隨後任項目總負責人等職位。2014年底,朱笑靖升任盛大遊戲副總裁,分管公關、市場等工作。

張瑾則是2009年加入盛大。自2011年5月起擔任盛大網絡集團高級副總裁,分管企業對外傳播溝通和人力資源相關工作,是盛大集團新聞發言人,曾任盛大集團人力資源副總裁職務。2014年11月,張瑾被任命為盛大遊戲首席行政官,分管及協調非業務的內部管理支持工作。

姚立於2007年加入盛大集團,作為分管財務的集團高級副總裁,曾經擔任Actoz Soft的董事和首席財務官,並於2013年3月起擔任盛大遊戲的董事。2015年4月,晉升為盛大遊戲首席財務官。

中投顧問文化行業研究員蔡靈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這些出局高管都是盛大遊戲的中流砥柱,在高管層發生劇烈動蕩後,盛大遊戲“元氣大傷”,業務運營勢必會遇到較大挑戰。

不過,對於“清洗”說法,謝斐並不認同。6月28日,謝斐發出新的人事任命,委任譚雁峰接替朱笑靖擔任公司副總裁,負責市場傳播等工作,並表示,不少原盛大遊戲離職人士已回歸出任高管職位,證明雖然股東背景幾經變換,但“盛大系”在盛大遊戲的公司運作中依然發揮著中流砥柱的作用。

據瞭解,此次回歸的譚雁峰,2007至2013年曾先後在盛大遊戲擔任DOA項目產品經理、傳世工作室市場總監等職務。目前,除瞭譚雁峰外,被稱為“傳奇之父”的陳浩健也已回歸,出任傳奇工作室制作人;創造《熱血傳奇手機版》的唐彥文亦在回歸名單內,領銜新組熱血工作室;《傳奇世界》初代負責人蔡瑋回歸,憑借掌管浩方在線的豐富經驗組建崇德工作室,以傳奇MOBA開啟盛大遊戲的電競之路。

易觀互動娛樂研究中心分析師陳旭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分析,新任命譚雁峰等老“盛大系”回歸其實目的很明確,就是要穩定軍心。“銀泰在沒有跟中絨集團商量的情況下直接任命新的CEO,並對管理層進行瞭大幅調整。召回‘老盛大系’希望能穩定動搖的軍心,抵消之前管理層動蕩帶來的內外部人員的負面心理,同時達到順利控制盛大遊戲的目的”。

管理層任命受質疑

管理層的變動,讓大股東中絨集團坐不住瞭。

6月24日上午,中絨集團質疑銀泰集團董事長沈國軍直接任命謝斐為盛大遊戲CEO這一舉動的合法性,並在發出的《致盛大遊戲現有管理層的公開信》中發表聲明稱,未經盛大遊戲全體投資人一致同意,任何人或所屬公司無權任命和撤換盛大遊戲高層管理人員,及變更高層的職責權限。在盛大遊戲全體投資人協商一致確定新的CEO前,盛大遊戲現有的其他高層應遵循原有管理架構。盛大遊戲的管理人員和相關情況應維持現狀。

中絨集團表示,這一消息還是根據媒體報道獲悉,此前並沒有相關人士通知中絨集團。

中絨集團還指出,盛大遊戲(開曼)作為盛大遊戲附屬公司之一,無權任命盛大遊戲任何高層管理人員,沈國軍也無權任命謝斐為盛大遊戲CEO,對於謝斐在盛大遊戲的無效授權行為所導致盛大遊戲的損失,中絨集團將追究當事人相關責任。

6月24日下午,針對中絨發佈的聲明,盛大遊戲董事會立即向全體員工發出公開信,信中指出,在5月13日及5月16日,盛大遊戲董事會同意並簽署瞭相關任命,根據開曼法律,該任命是真實有效的。

資料顯示,謝斐擁有英國肯特大學工商管理學碩士學位,曾擔任華數傳媒網絡有限公司的副總裁,在新媒體業務領域具有豐富的管理和運營經驗,也曾任專註於TMT方向的風險投資合夥企業的副總裁。

股權轉讓惹爭議

《國際金融報》記者梳理發現,自2014年1月至今,盛大遊戲已經經歷瞭7次私有化財團變更。在第六次財團變更之後,形成瞭九大股東平臺,這九大股東又歸屬於三大派系,分別是中絨集團、世紀華通(19.500, 0.97, 5.23%)和盛大管理層。

而在今年5月,盛大遊戲管理層便宣佈寧夏億利達(13.540, 0.00, 0.00%)所持股份和投票權均已全部出售給銀泰集團旗下子公司JW HOLDINGS CAYMAN LP(下稱“JW ”),這也是盛大遊戲最近的一次私有化財團變更。

截至目前,中絨集團擁有盛大遊戲股份總數的41.19%和表決權總數的46.66%。世紀華通持有43%的股權和略高於16%的投票權。而銀泰集團持有9%股權及34.5%投票權。

蔡靈認為,寧夏億利達把股權出讓給銀泰集團主要是為瞭平衡中絨集團和世紀華通的利益,加快盛大遊戲私有化進程。“因為中絨集團和世紀華通作為盛大遊戲的兩大股東,在公司私有化回歸A股過程中由於利益點不同而產生矛盾,使得盛大遊戲的私有化陷入僵局,引入銀泰集團有利於打破僵局”。

不過,億利達的“好心”讓大股東中絨集團非常不滿。其公告顯示,中絨集團曾與盛大遊戲董事、聯席CEO張鎣鋒簽訂過一份承諾書,承諾未經中絨集團同意,張鎣鋒、鎣鋒投資、億利達應促使並保證億利盛達不得向第三方直接或間接轉讓其持有的盛大遊戲股份。而億利達卻於今年4月將持有的億利盛達全部股權轉讓給瞭銀泰集團子公司JW,並於5月對外公佈這一消息。

出於違背承諾這一原因,6月12日,中絨集團公告稱,已將寧夏億利達、上海鎣鋒投資及張鎣鋒訴至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中級人民法院,並申請追加JW為第三人,要求判決這筆交易無效。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中級人民法院已於2016年6月8日受理該案件。

公開資料顯示,寧夏億利達成立於2014年11月,包括上海鎣鋒投資在內共26名股東,實際持股者多為盛大遊戲內部管理層。其中,上海鎣鋒投資為張鎣鋒個人獨資的公司,並且是寧夏億利達的公司法人代表。

有業內人士分析,如果這筆交易被判無效,張鎣鋒和上海鎣鋒有可能要購回股份,盛大遊戲私有化財團將面臨再一次變更的命運。

6月24日,對於這份承諾函,張鎣鋒予以瞭否認。上海市錦天城律師事務所接受張鎣鋒委托,針對該“承諾函”發表律師聲明稱,張鎣鋒從未簽署過該“承諾函”,得知中絨集團已經向相關法院提起訴訟,但是目前尚未收到法院訴訟材料。

在蔡靈看來,盛大遊戲當前的困局對其他上市公司有一定的啟示。“當公司的大股東之間股權比例相當接近,其他小股東的股權比例極低,在這種情況下容易形成股東僵局。合理的股權結構是,不能太集中,也不能太分散,大股東的持股比例在25%左右較為合適”。

復旦大學管理學院企業管理系副教授唐躍軍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最近股權爭鬥事件頻繁出現,股東的治理、董事會的治理應該要有系統性的反思。要想公司治理具有持續性,必須在制度上進行精心的安排。

from:國際金融報

Comments are closed.